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0页     寄秋
  “向晚,我不介意你吻久一点,我的心情正在好转。”他是小人,但是她的唇吻起来该死的令人沉迷。

  “真的,你要带我去看你的收藏品?”她想,再吻一次不会损失什么。

  “要法式长吻。”他得寸进尺地要求。

  咦?我哪会。“法式长吻要怎么吻?”

  他笑得有点卑劣。“来,低下头,出微张,我教你第一步,舌头要……”

  放人。

  毫无热吻经验的何向晚,根本是被骗去人生中第一个法式长吻,当他的长舌倾入她口腔中大肆翻搅时,她根本无力反抗,只能随波逐流地学着口吻他。

  一个吻容易繁殖无数个吻,接吻好手的齐天豫丝毫都不担心她气不足,因为他非常乐意哺波氧气给她,一口一口又一口,尝遍三十二颗白牙仍不知足。

  甜美的兰花味,叫人意犹未尽,多么柔软的胸部

  快进展到限制级画面,看不下去的雪儿转身一走,差点撞上一堵人墙,她吊高眼睛一瞪。

  “你认为她是天才还是白痴?”秦东峰扶着她的腰避免她跌倒。

  她用眼角一瞄吻得火热的两人。“就艺术层面她是天才,但是感情方面却是低能。”

  “深得我心呀!有智慧的女人。

  “不知道谁比较可怜。”她指整个软化在齐天用怀中的女人。

  “轮椅吧!我想它一定在抱怨两人的热情。”空间太小,不适合做爱,而且还有一个行动不便。

  雪儿会心地一笑。“泰医生,想不想追我?”

  “死心了?”他激讶地注视她,发觉此刻的她充满女性的性感。

  “欺负一个白痴很不厚道,我怕她嫁不出去。”大概只有齐天豫这个傻子跟得上她。

  他好笑地排开落在她发上的叶。“孔安雪,我决定追求你。”

  很沉寂的感受,像是亲临缩小比例的黄山,奇石怪百恍若听到千古回声,低鸣的呜咽来自受困的灵魂,声声切切泣诉着古老岁月的无情。

  黑,是惟一的颜色。

  无形的压力由四面八方袭来,仿佛控诉人类多事,自私地将吸收天地灵过的灵石汉五初在幽闭的空间。

  没有和风,没有露珠,没有巨大水柱的冲洗,发光的表面因为失去生气而显暗沉,愤怒地发出全然的黑,它们是寂寞的。

  叹息声的远而深沉.根轻很淡地回绕人们耳旁,是敬畏也是感动,历经无数的四季变化,看遍万物的兴盛与萧条,它们的智慧广阔如无边的天,安安静静地接受石头的宿命——

  无声无息,不再发出怒吼的抗议。

  囚闭的生命是如此安宁,声音已不是声音,心在倾听着,石头的心在唱歌。

  门,由外而内地推开了,明亮的光线照满一室的清冷,兰花仙气带给它们一阵雀跃,鼓噪得扬起黑色笑容,黑与白光融合成诡异的波动。

  难以形容的紧缩力量,双手贴着胸口的何向晚像在承受身体最强烈的震动。

  他如何办到的?无一丝杂质的黑,即使室内灯光大作,空调的转动嗡嗡作响,反射出的幽暗光线仍带着寒意,冰冷而无情地瞪视着打扰它们宁静的人类。

  蓦地,她闻到很浓的玉石味道。

  “天豫,我可以摸摸它们吗?”她晓得有些收藏家、石头迷不愿人家碰触他们的最爱。

  是基于保护的心态,怕粗心的人一碰,会毁坏看似坚因其实脆弱的岩块。

  “我有阻止你吗?你大可放手尝试.它们硬得像石头。”他幽默地应允。

  她会意地一笑。“你收集了很多年吧?真的很不简单,非常治大的工程。”

  在她看来是不可思议,有些是海水沉积的岩石,微细的晶体颗粒,有些是钦酸盐、钠酸盐、神酸盐之类的结晶,以各种不规则的形态展现自我。

  镶着各类宝石的原岩粗扩豪气,显示出五石的气度,非凡人所能承受得起的贵气。

  她看见一块和人差不多高度的黑色水晶,平滑的多角校面叫人忍不住去拥抱,而她做了。

  “啊!好冰。”

  用好笑地拉开她。“身子差的人别大靠近具有党性的晶石,我可不想它吸干你的能量。”

  “太夸张了吧?你在吓我。”她只听说过,某些宝石及水晶能改变人体内的磁场。

  “市售的一颗小小水晶有调气作用,你瞧它风如巨昨,要吸收多少人气能应性成黑呢?”他从不轻视石头的力量。

  她微颤了下抓稳他的手汲取温意。“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它比我老很多。”

  要尊敬先知。

  “这里每一块石头都是我们的祖先,刻画着你、我所不知的历史。”爱它也很它,他憎恨力量的来源。

  不记得从何时收集第一颗石头,那是童稚无知的年代,一颗白色的石英,然后是白云母、海泡石、星叶石、鱼眼石……清一色的白,代表无邪和光明。

  自从进人纷争不断的齐家,父亲的多情,母亲的失意和兄弟的不和,一切的一切像是晴朗的天空逐渐转阴,厚重的乌云停滞不前。

  那一天,是他告别私生于正式人俗的日子,也在同一天,他失去童颜和所有喜爱的石头,一个八岁的小男孩趁大人不注意时推倒他,并抢走石头丢进后院的小池里。

  白,成了他的禁忌,他的心是森冷的黑。

  不久后,他懂得竞争和掠夺,开始收集黑色的岩石,不择手段地求取好成绩,在同情间借得注目,为母亲的委屈争一口气。

  可笑的是,他发现女人的可塑性因时因地因人而变,向来温婉的母亲不再忍气吞声,性情大为扭转地尖酸泼辣,和另一个女人争夺丈夫的爱。

  求学时期,他大部分时间不是往山里去就是到海 边,搜寻他心目中的黑暗,一块块搬回他以前尚未回齐家,三个人共住的旧居。

  二十岁以后,兄弟俩的竞争更白热化,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和权益,他不再外出寻石,以齐家的财力购买更昂贵的宝石原矿。

  三年前的重创使他一豚不振,连心爱的玉石也不能恢复憎恨与生意,他几乎要丢弃它们。

  是那尊“绿涅观音”留住了它们,只是从此他再也不收集黑色玉石,而是她,何向晚的雕刻作品。

  “你为什么要收集一室的黑?很少有人会们爱全然的黑。”像他房里的黑色花岗岩就挺吓人的。

  他瞧着她明明畏惧又渴望的轻抚,不觉地勾起唇角。“它让我心情平静。”

  “骗人。”她感觉得到是愤怒。

  “我有必要骗你吗?是谁说我们不太熟。”他取笑地亲吻的沾上岩肩的手背。

  “你……你有随意亲人的习惯?”她眼神闪烁,想起林间因热烈拥吻。

  还差点失身,若不是突然压到他的痛脚,恐怕会在草地上翻滚。

  “只亲你如何?”泛着暖色的深扈让她心而意乱,无错地不敢看他。

  他的话像是誓言,用于情人间,而她并不想谈情。

  忽地,她身体一颤。

  “你闻到了吗?”

  “闻到什么?”他用力地在空气中一嗅,并无怪异气味呀!

  他的防嘲防湿一向做得完善,良好的通风不可能有发霉现象。

  “血腥味。”好浓好腥,非常强烈地灌入她鼻内。

  眉头一皱的齐天像以轻松的口吻打趣。“谋杀不是我的专长,你找不到尸体。”

  “不,和死人味无关,是杀戮。”尸横遍野的阿修罗世界。

  “你在说什……天!你的手好冰……”是这些黑石的影响吗?

  陷入重重呼声的何向晚甩开他的手,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打开相连的内室门,更加揪紧心房的悸动让她不能自己,下意识地抓伤胸口。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她看见了心里的黑暗,它是那么狰狞而完善。

  就是它,她心目中地狱菩萨的原形。

  雕刻它的欲望熊熊燃起,迫切地压挤她体内热烈的火焰,她必须立刻雕琢它,让潜伏的原身现于人世,焚烧的力量源源而生。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向晚,你怎么了?”着急的齐天豫板不动她,她像生根似的定住。

  两行泪滑下双须。“给我,你一定要把它给我,我愿付出一切代价得到它。”

  “一切吗?”他思索着她的执拗,眼神流露某种不明的诡计。

  “天豫,我要雕它,谁都不能阻止我。”她泪流不止地抱住半人高的血玉懦。

  他低沉地一笑。“好,它是你的了。”

  已然泛黑的血玉够发出低人冷芒,忽明忽暗地说着人们所不知道的秘密。

  第五章

  结构是三方,硬度七,比重二点零六一,折射率是一点五三到一点五四,双拆射零点零零四,化学成份为Sail,名称为“血玉田”。

  齐天豫烦躁地丢开一本有关介绍宝石的图维,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做傻事的一天,纵容他的小女人无法无天地忽视他。

  那破烂石头值得她花那么多心思去关注吗?活着的人不如死东西,她简直目中无人得过分。

  谁会相信一个瘦弱不堪的女人有惊人的意志力,明明臂膀不及他手腕粗,拿起大型的地质捶却有模有样,一手握着宽头凿子,一手拿着锥钻,脚边凌散各种尺寸的削刮器,抹刀、尖刮刀、除次刷、清洗液,和一大堆他说不出名称的雕刻器材。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