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1页     寄秋
  整整五天了,她关在他为她整理出来三十坪大的工作室里,三餐饮食全由佣人送进去,不见她探个头喘个气,雕刻真有那么多乐趣吗?为何她乐此不疲?

  艺术家都是疯子的说法一点也不假,她根本是着了魔丧失理智,镇日埋首在一堆砾石飞灰中不懂得珍惜自己。

  难怪她有贫血的毛病,老是营养不良的病美人模样,三卷不定时再加上熬夜和失眠,她那林黛玉体质好得起来才怪。

  现在有他盯着佣人照三餐送上二楼去喂抱她,但平时她一个人居住呢?是不是吃了早餐忘了午餐,或者干脆不吃不喝,只专注在她视同生命的雕刻上?

  够了,他的忍耐力已到极限,若再任由她继续胡闹地敲敲打打,神经崩溃的人肯定是他。

  对,他要找个人把她抓下来,不管她怎么苦苦哀求都不成,石头没脚不会跑,永远会待在那个烂房间等她,这次休想他会软化。

  “喂!你别用凶狠的眼光看我!本人刚投保的意外路还不能领全险。”因交恶友,秦东峰特地去加保。

  口气禁骛不驯的齐天豫冷气十足地一瞟。“去抓她出老鼠洞,猫饿了。”

  “不好吧!她比你还固执。”哭笑不得的大医生很想身不在此。

  可是不行,他正全力追求亲爱的复健师雪儿小姐,豺狼虎豹也得行。

  “秦东峰,别忘了你站在谁的地盘上。”他冷冷地一瞪。

  “喔!我也要提醒你,复健的时间到了,请移动你的奶油桂花脚。”天大地大,医生最大。

  要摆架子他在行,管他谁的地盘,他是不请由自来。

  “我发现你胆子变大了,学会油嘴滑舌。”他不屑地一呼。

  他笑得满面春风。“你没听过爱憎的力量大呀!缺少爱情滋润的你是不能体会的。”

  打蛇打七寸,哪里痛踩哪里,医生的责任就是抓你身上的病虫,明知道受人冷落在嫉妒,他偏要拨酸倒酷加把劲混匀好配人酒。

  “我怀疑雪儿的眼光,识人不清是她人格上的缺憾。”意思是挑错人。

  “有你这个错误的范本在先,重蹈覆辙的可能性是有,我是世间少有的优质男人。”他自夸他挺直胸膛。

  “的确幼稚,我只看见一只爱炫耀的孔雀在摇首摆尾。”齐天豫的视线往上瞄。

  自从脚受伤造成行动不便之后,他由原本二楼的主卧室搬到一楼打通的客房和书房居住,很少有机会再上二楼,因为骄傲的自尊不允许他求人。

  因此,意外出现的美丽佳人自然安排住进主卧房,他原先的健身房改建成工作室,供她在里面自由创作,没人敢去打扰。

  可恨的是,他也包括在内。

  近在路尺的楼梯也不过二三十阶,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强者,应该很快地由复健中站立,不需改装利于轮椅行走的坡道及电梯,所以飓尺也成了天涯,望之却步。

  她的到来等于是一道急急如律令,令他急于进步,希望能以健康的双腿走向她,拥抱她在怀中,而不是必须仰着头才能与她等高。

  由先前的七八步进展,如今他能不必依赖支柱行走十来步,但是要一阶一阶爬上二楼仍旧困难部分,他的腿无法拉扯过高,腿肌负荷不了全身重量。

  昨晚他试过要偷偷上楼,才爬了五所就冷汗直冒,逞强地硬要表现出不认输的气魄,连上了三阶就痛得两腿抽筋,不得不放弃地滑下楼。

  自作聪明的下场是自食恶果,今早差点下不了床,虚软地像跑完五千公尺障碍赛,浑身酸痛得看谁都不顺眼,每个人都对不起他。

  “望着葡萄却吃不到葡萄的心理我很清楚,尤其是浅尝了一口香甜无比,恨不得整颗都吞了。”孔雀先生用嘲讽的得意笑容朝他掀下巴。

  “我随时可以更换主治大夫人选,你想被列为拒绝往来户吗?”那串葡萄只有他能独享。

  他垮下笑脸用埋怨眼神斜睨。“坏人姻缘会三代没香火。”

  “我信耶稣。”用不着香炉,他从不祭拜祖先,因为私生子不受庇佑。

  “少扯了,你只相信自己。”秦东峰丢了条毛巾给他,要他开始做复健。

  雪儿排定了进度表,为了表示体贴,他可是自告奋勇来监督,让一个星期不到就荣任新女友的宝贝休息休息,他有当恶魔的特质。

  辛苦地起身,忍受沉重肉体的齐天用朝他伸出一手。“我要上楼。”

  “上楼?”他不赞成地瞟回那双微微发抖的脚,简直是不知死活。

  “不然,你有本事就让楼上的臭石头离开她的石头伙伴。”他得去看看她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

  她?离东这苦笑地耸耸肩。“有时我真怀疑她是不是人,心无旁骛地只专注于半人高的血玉石。”

  上次看了她几口,手上的雕刻刀不曾停过,两眼闪着闪闪红光,脸上的表情十分神圣,使人狠不下心去打扰她雕刻的憎绪。

  她专心的程度叫人咋舌,若不重重地出声唤她或是取下雕刻刀,不管是谁站在她身边,她都能练就视而不赌,当成是隐形体地只看着她的目标。

  “我不能容许她把身体搞坏,一边雕刻一边吃东西容易吃进细灰伤身……”他萌叨地提出请求。

  自尊和她比,是微不足道。

  惊讶的秦东峰再度苦笑地询问雪儿.“我能纵容他伤害自己吗?”

  “能走一半是正常进度,二十七阶是逞能,若想上了志宜接走到工作室,我会建议担架随传。”她不留何地给予忠告。

  “听到了没,大英雄,我要让你拿身体来赌一赌。”除非他胜了,把医生招牌给拆了。

  “那就准备好急救装备,我要试一试。”深吸一口气,他移出第一步。

  很好,没有太多负担,在能忍受的疼痛之内,齐天豫又移动第二步,第三步……到了楼梯口。

  “好吧!要病大家一起出,顶多让人家说我没医德。”他嘟呐一声。“雪儿,疏松喷剂和止痛药。”

  “两个疯子,要不要我洒些防滑剂?”以防两人被流着的汗跌个半死。

  秦大医生倒还好,身强体壮多反几个无妨,反正他上厚肉但当是运动,小丑型的人句本该娱乐大众,就算是向整也要起身雄受大家的掌声。

  但是她的主人齐先生可高危险性一族,每一根重组的骨头都相当脆弱,一个不小心就前功尽弃.这辈子别想再用得来不易的健康双记走路。

  成全两个疯子是不宜之举,可是和疯子对抗并非她的专长,只好随波逐流当个帮凶。

  “麻烦你,最好用两杯威士忌给我们,你晓得心中没力的人缺乏勇气。”做坏事的勇气。

  “别把我算计在内,如果我还能喘气。”他第一回觉得挑高的楼梯危机重重。

  “放心,我是医生,我会人工呼吸。”他故意嘟起嘴,做了个口对口的动作。

  齐天豫呼了一眼将手一放。“少用你的鳄鱼嘴对曹我,我怕吐在你身上。”

  “不但风趣的牛。”什么孤独的狼,分明是头不知感激的孺子牛。

  尽管口中说着讽刺的话,神情一致的秦东峰注视好友抬起的脚步,如影随形地证在身侧,一手谨慎地们在他背后三公分处,预防他力有未过。

  当然最辛苦的是坚持要上楼的男子,瞧他一步一脚印湿汗猛流,气喘如牛地固执己见,走三阶停五分钟,再走一阶任六分钟。

  在走走停停的情况下足足耗时了四十五分钟,而眼前还有三分之一的阶梯,光在一旁看的两人都冒出一身汗,挥着手要他放弃。

  带笑的美丽脸庞浮在齐天像眼前,出人意料的他微微一笑,竟像是吃了大力九似的连蹲了两阶,奋力地走完剩余阶梯来到二楼。

  最艰难的一段已经完成,背全湿了,他扶着墙壁宛若七十岁老臾,缓慢地“搬”动快失去知觉的脚。

  就差几步路了。

  手按在门把上轻轻一推,沐浴在阳光下的地位一尊庄严的女神,一刀一刀刻着已见雏型的如洗面客,手心却在流血……

  “该死的,就知道你不会照顾自己。”

  手中的刀突然不翼而飞,没法飓刻的何向晚慢慢回过神,她看见一道高大的影子遮住任外的阳光,不明白谁会多事地怕她晒伤。

  一滴带着咸味的汗滴落地项前,顺着细致肌理往下滑过鼻子,流人她口中。

  要然一震,她尝到了……爱的滋味。

  莫非是他?

  “天豫?”因为光的缘故,她一时看不清来者。

  “哼一!你倒还记得我这个人的存在,我该恭喜你智力未退化吗?”他在生气,非常的生气。

  不是气地而是气自己,为何有一双没用的腿,为什么受不了肉体的疼痛,为什么不及早上来瞧瞧她的情形,只会在楼下穷担心。

  才五天而已,她居然有办法将自己变成吸血鬼,两顿明显的凹陷不生肉,浮肿的黑眼眶究显眼自红血丝的张狂,玉石的粉末沾满一身,她到底多久没洗澡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