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2页     寄秋
  更别提她手上大小伤口都未上药,有些甚至起了曲包,两双崭新的手套弃而不用,她存心和自己过不去。

  是了,她不晓得他会心疼,任意伤害他心爱女子的身体,她同样令人气恼。

  “你怎么出成这样,满头大汗……一她拿起桌上的抹布要往他脸上找,坐太久导至血液不顺而发麻站不直。

  “小心,你别找死行不行?满桌满地的工具也不怕戳死自己。”他赶紧扶住她,一手撑住桌沿过免自己也跌跤。

  她虚弱地一笑,明亮的双眸命沉许多。“肉麻嘛!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少撒娇,你几天没怨过镜子了。”齐天豫接过雪儿的急救箱,坐上秦东峰推过来的长椅倒双氧水为她消毒。

  “嘶!这是酒吗?好痛。”她一脸可怜兮兮地偷瞄尚未完工的雕像,心想多让她刻几刀该多好。

  “看着我,你知不知道自己俟作得像个鬼,走出去没人敢靠近你。”他边写边上着药。

  “我一雕刻就这样……”不知为何,在他面前就是无法理直气壮,非常心虚。

  “再给我找理由试试,你以为每个人都该纵容你吗?别天真了。”伤成如此要几天才能痊愈。

  表情恶劣得象借了他的钱似的,阴沟不张的神色望久生畏,在门外那对“守望相助”的新情侣相识一叹,以眺望之举远高战区。

  因为他不会对心上人出手,但是闲杂人等不在此范回,尤其最有可能成为谷死克,不还远些是傻子,友低价虽高,私心人人有。

  坦白最重要。

  “我会照顾我自己,每一餐饭我都有吃。”她像个做臣事的孩子低下头挨骂。

  他托高地的下回用力一吻。“我有你伤痕满布的手可怕吗?干么不看我。”

  “你很凶,我……少说少错。”别人一凶,她就没办法,吵架是和风的专才。

  写小说时可以一人分饰好几角,互相马来骂去还不过羹,冷传热格齐飞,要人生不如死地活受罪,伯伯有些小朋友爱看得很。

  套句她的话,管他男主角、女主角,反正一本书里我最大,你们还通要听一枝笔的摆布。

  对了,她自称是电脑白痴,因此写了四十几本小说,还是用一枝十元的原子笔完成一本稿子,非常便宜——她说的。

  “错在哪里?”见她有认措的羞愧表情,齐天豫勉强原谅她错待自己。

  但是——

  “我没有按时用餐,每次只吃一半……”嗅!他捏疼了她的手。

  吃一半?好!是谁欺上瞒下,他非办不可。“还有呢?”

  “呢,我……我浪费食物。”没做过坏事的人很容易露出马脚。

  他顺着她惭愧的眼神一瞧,立刻火冒三丈地轻顾她打结的发。“我从不晓得家里也养猫,你倒了几次?”

  “三……三次。”她怯生生地伸出三根手指头。

  “嗯?”他重重一四。

  “五次啦!”雷公电母打雷闪电时她会躲床下,老一辈人家的说法。

  咦!工作室的床是木皮组合所以没空间钻,到时她要怎么办,躲工具柜吗?

  她要再想想。

  “才五次?”他用怀疑的口气问。

  不太专心的何向晚板起指头算,协他地说道:“有七次,这次是真的。”

  “七次?!”太好了,一天三餐,五天共十五谷,除去点心和消夜,她竟然有七次没进食。

  “天豫,你在生气吗?我保证以后每一餐都吃光光。”只要让她继续雕刻。

  “你的保证不如我的保证。”他会亲自盯着她吃完每一口。

  “咦?什么意思?”心思不集中的佳人老惦着她的地狱菩萨。

  “在你伤口好以前,不许再碰任何雕刻工具。”他要严厉执行她的饮食品管。

  “不行,我不……晤……”不同意的字眼含在他口里,他不容许反抗。

  齐天琢的铁腕措施是一再吻住她,直到她没力气反对。“你甜蜜的小口最好别说出我不爱听的活。”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知什么话你不爱听。”我的雕刻刀,她好想握住。

  再给她七天时间就好,她会雕出比“绿涅观音”更传神的佳作,只要七天。

  “不许在我面前偷瞄那块死石头,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他勇进地宜示。

  “它拥有生命,你没听见它的脉动声?”哆!哆!吟!好大的心跳声呢。

  他轻浮地将脸贴在她胸口。“不,我只感到你身体最柔软的部分。”

  “天豫,你全身都湿了,要不要先去冲个澡换件衣服?”现在她只听见自己如雷的心跳声。

  跳得好快,她敢说脸一定很红,连手心都在发烫。

  “你陪我。”他使性子地吻吻她耳后的敏感肌肤,有细砂的味道。

  “洗澡哪能倍?”

  “浴室就在那里,你可以自己走过去,我在外面陪……咦!你刚刚是用走的?”

  那时的黑影好高大,她必须仰高头才看得见人,脖子还有点欧,是她坐太久眼花了吗?

  “不用怀疑自己的眼睛出问题,我的确是走进来的。”她单纯得藏不住秘密。

  她惊讶地一城,“残废怎么会走路一一”

  奇迹吗?

  笑得最大声的秦东峰忍不住踏进地江区。“雪儿是复健师,你当她来招天豫包尿布呀!”

  “没个正经。”含着笑的雪儿装恼地打了他一下,怎么有人漫不经心到这种地步?

  “可是…他坐轮椅!”第一印象很难磨灭。

  而且第一次见面,天辟的弟弟就是喊他残废,因此她牢牢地格在心底,反正那时侯彼此也不熟,人家不提她何必主动问。

  接下来的相处没见他离开过轮椅,所以她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残历者,好奇地想借坐看看,回去好买一台省走路的力气。

  难不成他都偷偷复健,因此一天之中总会离奇地失踪几个小时叫人找不到?

  “天呐!杀了我吧!你也未免太迟钝,枉他把你当成宝律在手心上。”事实再一次印证她是白痴。

  “东峰,少说一句,晚儿是单纯。”齐天豫明显的偏袒再清楚不过。

  “喔!进展到晚儿了,改天我要不要唤声嫂子?”他戏泊地说道。

  他脸上一柔地抚抚她稍具血色的脸。“现在叫,我也不反对。”

  “不好吧!小嫂子脸皮薄,害臊就不好意思了,没入洞房盖上章就不算数。”

  “你哪位得什么不好意思,晚儿她一啊、向、晚——给我丢掉凿子。”才一分心就不安分。

  她反而退得死紧,死命盯着血玉。“我再研一下嘛!一下下就好。”

  他冷笑地板开她的手。“东峰,把这块烂石头初进保险库,所有的工具全部没收。”

  “不行啦!我的感觉正热着,你不能剥夺我的生命。”她拼命抱住黑色巨玉。

  “生命?”齐天豫故意握痛她受伤的手。“没良心的女人,我才是你的生命。”

  云雨之后,女子大方地光着身子走到落地用前,俯望底下的车水马龙,一根燃着薄荷味的薄烟,同在修长优美的两指间深吸一口。

  她觉得她的人生是一场悲哀,娶她的男人只是看上她的美色和财富,从来不用真心爱她,一旦人老色去便是她失宠的一天。

  自古男儿多薄幸,海教夫君觅封侯。

  当初为他付出一切持家育儿,不惜用家庭革命也要和门户不相当的他结婚,结果苦的是她和孩于。

  女人一生只能促一次,是她的绝不容许别人夺走,即使要与唐克汀交易也在所不借,她已经不年轻了,外表的美丽全是出自昂贵的化妆品,她有十年不敢卸下妆见人,怕眼角的鱼尾纹点出她的年纪。

  “宝贝,你好香,是香来儿的香水是吧!”足足小她二十岁的俊秀男子从后挽着她。

  “一张小甜嘴,你的宝贝有几个我还不清楚?少问米汤了。”她笑着轻拧他年轻的肌肉。

  看人脸色是他的专长,男子贴心地吻吻地。“有什么事不顺心?说出来我帮你想办法。”

  “我担心老头子六十大寿会有变化,那个小杂种可能会出席。”她心里老是不踏实。

  “喔!是他呀!一个残废不值得用心,他舍不走你的大饼。”

  “可是我不放心,他要是死在三年前那场车祸就好了。”她怪罪地瞪他。

  两人的关系得打八年前谈起,甫退伍的年轻人因为坐过牢、探性不好而找不到好的工作.于是来到女人家中当司机,待遇还算不错。

  家里头两位夫人老是用得不可开交,于是其中一位便借口浇愁,成为H用的座上客,不问个历国回不罢休,甚至拉着年轻司机陆地大辞一场。

  酒是穿肠毒药,喝多了容易误事,一个是深间寂寞的怨妇,一个是血气方同的男孩,两人就在车上办起事.从此走向不归路。

  “这事怪不得我,只能说他命长,撞上了火车还能不死。”本来他打算买通大卡车司机去压扁他,可惜慢了一步先过车。

  “都三年了,我担心他会报复。”他不是吃闷亏就不了了之的人。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