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3页     寄秋
  男子笑她多心。“你相残废会跳起来掐住你脖子呀!他没那么大本事。”

  “万一呢?他足足有三年不曾出现在人前,这回肯定有阴谋。”她要为自己的儿子设想。

  “花人忧天,我会帮你看好他,大不了再控他一次。”不死也成植物人。

  “你说的啊!可不许食言。”她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依偎在他精壮的胸前。

  既然能用钱得到爱情,她有权对自己好一点,挑个年轻力壮的雄马来满足虎狼般的欲望,丈夫已经引不起她的兴趣。

  “宝贝,你一定不够累才会胡思乱想,我再来疼你一回。”他拦腰抱起她往床上一放。

  “你喀!贪吃鬼。”

  一场男欢女爱就此展开,原本应该在美容院做脸的贵夫人,勾着她司机的腰挂上一送,交合的呻吟声并起,性爱比任何保养品更能让女人容光焕发。

  而太阳正斜挂在西方。

  第六章

  “吃!”

  哭丧耷一张胜的何向晚掂起一根生芦笋沾着盐,放在口中慢慢地嚼.而且最少要嚼三十下才可以吞下肚,听说这样才不会伤胃。

  好遥远的二楼,趁“狱卒”喝白啡时她瞄了一眼,泣血的心十分难受,她有七天没拿雕刻刀了,感觉就像死了丈夫的寡妇茫然无从。

  喔!不能提寡妇,他又因她的分心在瞪地,说她心思干净得和白纸一样,心理想什么就会反映在脸上。

  有吗?怎么地都不晓得,雕刻便是她的世界,她所有的想法应该表现在作品上,哪能由一张脸得知。

  可是,每回地未开口他就猜到她要说什么,邪门得叫人心生陪鬼,他该不会输练设心术或震心术之类动特异功能,一同看穿别人的心享。

  “吃你的东西,少猜测我是不是会读心术,砂朗牛排和你没仇,大可吃了它。”吃个饭老是云游四海,要不得的习惯。

  她实在吃不下。“天豫,我可不可以等会再吃?肚子好胀。”

  “不行,把牛排吞了再说,别让我亲自喂你。”她还是没长什么肉。

  奇怪了,三餐服猪养,下午莱是奶酪蛋糕和蓝甚甜饼,消夜是高热量食物,一大包牛奶增田时备着自人她不听话的嘴,可是抱起来仍是轻得住个女鬼。

  脸色已红润些了,凹陷的双姐因人些肉,其他部分仍是不长进,拿雕刻刀的手腕细如竹竿,怕一用力会折了它,根本是白费心。

  她吃得不少呀!为什么总是养不胖?让身为男人的他很没有面子,不知们的人还以为他闹了心上人几顿,活像非洲的难民面黄肌瘦。

  他不相信什么特殊体质吃不胖,不把她养得像头小白猪绝不罢手,他会盯着地吞下每一口食物。

  “天豫,我的手已经好了,人也恢复过康,可不可以……”她绝向二楼的眼神充满渴望。

  “不可以。”他一句话使我断了她的希望。

  沮丧得快哭的何向晚扯扯他的手。“两个小时就好,时间一到我马上下来。”

  那里的地狱菩萨在呼唤,他好想……

  “别想,你待会要陪我做复过。”哼!她的两个小时肯定无限生值,瞬间膨胀了几倍。

  “怎么又要做复健?你走得很好了,不需要人扶。”每次她只要提起工作,他的搪塞理由是陪他做复过,她实在好无力。

  “上下楼梯还有些不稳,我若摔死了你会额首称庆用!太自由了。”他卑鄙地使起苦自计。

  她哑着嘴发出不平。“人家才不会那么忍劣,我一定帮你打电话叫救护车。”

  她舍不得他死。

  对爱情迟钝并不代表永远不开窍,两个红娘左一句、右一句地江物地白痴爱情论,说她身在扬中不知根,不值得借相借爱的女人会烂手,以后会没办法拿际刻刀民刘,吓得她治下心思考。

  她不能不明白,人似乎也推不开爱情,她有些认为地接受爱情的来临。

  除了勇追、不讲理、田管东省西、不准她雕刻,大征说来他对她非访好,好到她不禁要偷笑,这个以案五的为人生目的的男人居然爱着她,真是不可思议。

  何向晚是个雕到家,其他什么也不会,这是一种幸运,她再不知足就真的天妒人怨了。

  但是——

  她还是好想雕刻。

  “感激到五体投地,我想你在打完电话就会直奔二楼,对着那块烂石头刻刻搓控的。”齐天豫讽刺地切了块牛排放在她面前。

  她语塞,支支吾吾地。“你……你不是锁到··,…呕,保险……箱。”

  而且那不是一块烂石头,是十分罕见的纯天热血玉忆,不护人一丝杂质,经时空的转换由暗红沉淀为全黑,世上可能仅有这一块。

  “你以为我的保险箱和银行金库一样大,客得下半人高的石头?”随便说她也信。

  她眼中闪着兴奋地抓住他手瞩。“它还在我的工作室?”

  “不。”他喜欢她将自己融人他的世界里,“我的”听起来很顺耳,“工作室”三个字可以去掉。

  “不?”

  “我把它藏起来了。”他故意胡诌,谁有力气搬动那石头,她太好骗了。

  好坏心的人。她用生气的大眼区他。“你几时才要让我去二楼。”

  “等你再增胖三公斤.我的女人大在抱起来没肉感。”他盯着她小笼包形状的胸部。

  “好色。”她举手一捂。“我才不是你的女人。”嫌她没肉不会去找位奶妈呀!

  她可以免费出借她家的爱尔兰奶妈,胸前的大椰子足以砸死他。

  “小晚儿,你的失忆症又发作了吗?”他古出地一扯,接她坐在他大腿上。

  她掣眉一说:“我二十七岁了,别叫我小晚儿,我很清楚答应过你什么。”

  是女朋友,和女人差之十万八千里。

  “女朋友和女人有什么差别?你就是我的。”点着她的唇,他明白召告。

  “你又是谁的,我能挂上专户名称吗?”她要学着不吃亏。

  齐天豫笑得眼睛快眯成一条线。“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欢迎你在我身上贴上何向晚专用男人的字样。”

  “为什么我有一种把自己卖掉的感觉?”她狐疑地摸捏他往上扬的唇线。

  “错觉,错觉,你太爱我的缘故,我能了解。”爱情省障开始启蒙了。

  谁提到爱了,自作聪明的家伙。“你要做复健了吗?大摔哥。”

  他听成大帅哥,高兴地在地后上一吻。“多巴结巴结我,也许我会允许你每天人工作室雕刻个三五个小时。”

  “真的?”他一向说话不算活,信用出临破产。

  “嗯哼!我是很开通的人.绝不会限制有才华的人。”他老实例外。

  老婆,多美妙的字眼,他该找个机会用她进礼堂。

  他在骗鬼呀!“雪儿呢?她是你的复位师。”

  “总要给人家放个假去谈恋爱,地老大不小了,再不找张长期仅只就滞销了。”

  “你说谁说大了?”冷冷的女音骤然响起,吓了浓们蜜意的两人一跳。

  “雪儿,你回来啦!”

  何向晚的声音充满欢乐,多个同盟才不致老受天豫欺负。

  可是抱着软玉温香的男子可就不满意了,好不容易设计这对电灯泡出门日对我我,干么像吃了炸弹似的妨碍他抱爱人的乐趣。

  “孔蜜雪,你被秦大医生抛弃了可别来垂涎我,二见钟情的戏码已经下档。”

  在气头上的雪儿一院。“你放心,是我甩了秦种马,而且绝对不会赖上你。”

  “秦种马?”这可稀奇。

  “大老板,你该做复健了,我会好好利用你。”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用了,我家晚儿就够了,你的杀气风风让人害怕。”他可不想当某人的代罪羔羊。

  “你敢不做?!”她用庞大渡的眼神下咒,冷同用地板起指头。

  何向晚玩味地靠近齐天豫耳边说:“原来雪儿吃醋的模样好可爱。”

  “谁吃酸了?我管他会不会烂根。”她看不见满口酸味。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惹得你大发脾气?”头一次看她不掩饰真性情。

  “风流史还能治病吗?”看到旧爱就忘了自己是谁地已过去,简直和发着的狗没两样。”幸好感情下得不深,及时抽手还来得及。

  喔!醋海生波。两人有共实地相识一笑,秦大医生这下们估了,他会死得很反。

  “他没解释吗?”

  “谁理他,我可不是等着主人召唤的宠物,他爱和谁聊多久是他的自由,想我不奉陪。”她说得有些意气用事。

  一顿牢骚发得足足有三十分钟之久,听得津津有味的两人不时穿插一句问语,难得见冰山美女发火,复健工作一延再延,没人有心情提起。

  “他最好死在外面不回来,基于朋友的情分,我会去上个香,掉两滴眼泪。”

  “哇!最毒妇人心呀!我不过转个身就给我记得不见人,你知道我在广场找了你多久……”

  “风尘仆仆”的男主角正式登场,气急败坏的满头大汗直挥,袖子卷了一半,钮扣掉了一颗,看起来做是很焦急找人的模样。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