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4页     寄秋
  他的情形很叫人同情,但是女主角像是下定决心和他划分你、我,偏头不理会他的申诉,又是一条难行的情路。

  一个生灵活现的小脑袋在外面探了探,像是发现新大陆艇冲了进来。

  又一次,某人忘了关上门。

  累。

  气喘得像一只垂死的天鹅,曼妙的年轻女孩绑着两条麻花瓣晃呀晃的,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累上加累,全身骨头像要分家似的。

  一句低咒顺口而出,是什么样的任人有公寓、大厦不住.非要爬到深山野岭隐居?此人着不是丑得很抱歉就是钟楼里那口钟,敲起来笨重又找人。

  鬼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走了老半天也没只且尸跳出来说哈平,一个人走怪农害的。

  要不是四间环境相当优美,鸟语花香风光宜人,她真以为来到死人墓地,喊来喊去只有自己的回音,小松鼠在枝头一探,愣头愣访的表情似在问笑她。

  全怪自己贪财,为了和民表祖区区三千元的的路费,不辞千辛万苦,死也要用到铁地千里寻人,就当是出外远足一样兴奋。

  她还背起很可爱的无用以小包包,两瓶汽水一个波萝面包,医圣经组A来的进口苹果,一位五百元地算赚到了,另外一盘瑜士巧克力,原是东方大将…··呢,东方哥哥拿来孝敬弄欢姐的。

  神经质的人不适合吃大多巧克力,而且上了“年纪”的女人容易发胖,她是善良又热心的打工族小妹,不怕出死地代地消耗卡路里。

  毕竞十九岁的青春少女运动量钞,多吃一点才会长大,三十三C的胸部可囊性仍有无限发展空间,她会拼命地补回一点,不浪费粮食地成为波涛汹涌的傲人美女。

  不像老是粮间食物的何家姐姐。

  兰花都快谢了,怎么还走不到?捶捶两条面粉腿,这次亏大了。

  大部分兰花的花期都很长,高达一两个月,和她苦命的双腿有得比。

  叹!她好像听见车子急驶而过的声音。

  不会吧!荒郊野外哪来的路?她在一条小径走了快……香汗淋的来大佛子看了一下表。

  哎呀!我的妈,五个小时耶!她一定要申请担文补助残,上麦当劳点份超值汉堡好好慰劳慰劳自己一番,兜底探险才有意义。

  一阵毛骨依然的战栗凉了她的背,她真的看见一辆汽车你赶着投股似的在她的方林间穿梭,难不成大白天见鬼,还是那辆车效地特优,住山涉水都行。

  一幢百年老屋在她眼前台立,到了上头往下一看才知道上当了,原来真的有一条路,各地白走了许多冤枉路。

  “喂!这位忙碌的大哥哥等一等—…·”

  他真的好忙,居然没理会地这个未来的波霸美女.行色匆匆地连门都忘了关,她跟进去回民热门也好。

  “你别乱吃飞回好不好,她只是我以前医学院的学妹,和旧爱新欢扯不上关系。”他打死不承认和旧俗人费项丝连。

  顶多喝喝白啡、看看电影,不小心牵了她小手,顺便上上床,在以前。

  “好热情的小学妹,一见面就抱着吻个不停,问你有没有空去上床。”完全无祝她的存在。

  “呃,这个……她有些人来疯里开玩笑,当不了真。”他局促地扯扯农废,空气变得好习而。

  对,因为在山上的关系,绝不是心野,他只是来不及推开投怀送抱的美女香吻,吓得回吻了一下。

  “原来你过感情都抱着游戏态度不能认真,我了解了。”他的确不适合的,她太糊涂了。

  急得快抓征的秦东峰百口莫辩。“雪儿,你要相信我对你的一片真心,绝非玩玩而已。”

  “一片一片就有两片,哥哥你的借口好牵强。”一个莫名的大声闯了进来,但同即被扭祝。

  “心包在沟里太深沉,反正我们谈不上什么男女朋友,分了也好。”在受伤前看清他的真面目。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和她早就是过去式,偶尔见见回不过是朋友交增,我自对不会和你分手。”他好不容易乘虚而人才追上她,怎么也不肯放弃。

  他承认一开拍是打算将地介绍给好友,但是人们处久了总有感情,在她心头有人的情况下自然不好介人,有其他女伴是无可厚非。

  当地开口要他追她时,他简直高兴得飞上天,什么也不顾地和她谈起恋爱,一时忘了切断以前的风流的享,只想与她并效于飞。

  怪就怪在他太忘神了,一见到飞奔而来的店用就住了限,下意识地回吻了她几秒钟,被地注珠炮的抱怨,震得不知该如何回应他巳有新女友的享实,怕伤了人。

  想到他的多情反而伤到自己最在意的人,一转身就看不到她的人影,心增大受影一地回不得旧俗人的哭哭啼啼,再见都没说就急着去找人。

  他知道这下麻烦大了,可是分手他绝不同意,不管如何他一定要迅到地回心转意,好好表现出他专情的一面。

  她抓到语病地冷问热讽。“好个过去式的学妹,你们在床上见面是吧!”

  “天地良心,我真的不傲采花贼相久了,洁身自爱地只对你一人忠心。”他指天立地’言真心。

  “为才会忠心,人最花心了,哥哥不以采花出改行偷香窃五,还不是一样下流/狗看到电线杆就会想撒尿。

  “你的忠心留着发霉吧!以后公事归公事,没事别来找我。”雪地决心要和他划清界线。

  “对对对、人心难恻,千万别再相信他,有一就有二,风流王永远有田四。”她是女性联盟的会长。

  “雪儿,你怎么可以不相借我,耍我新鸡头发管吗外耍他不找她,比让他断条国坯痛苦。

  “鸡和你有什么后仇?就算你是贫民积也不出来拜年。”无辜的是小鸡仔。

  “少用花言巧语来起香,你当我是十七人岁的无知少女吗?”她冷笑。

  “抗议!我十九岁,但是不无知。”可不爱花言巧语,打工事业就让他忙得不可开交。

  “我哪敢当你是……哇!你是哪来的小鬼,几时插在我们之间?”她还绑着好玩的麻花瓣。

  秦东峰分心地拉扯她的小辫子,没发现雪儿气得扭头就走,他就是难有专心的一刻。

  好感动,终于有人发现她的存在,可是—…·这样的感动让她好伤心,人家是正值豆过年华的十九岁有为少女,于么当地是小女孩扯她的辫子。

  呜!好疼呀!要退钱—…·不,是加倍讨工资,她的打工人格被践踏了。

  “喂,别拉了啦!我的头皮快被你扯离脑袋鼠了。”为了打工尊严,她勇敢地从恶龙手中夺回自己的辫子。

  “小鬼,你打哪来的?私网民宅可是犯法的。”再过几年,地肯定是祸水级人物。

  清秀小女王。

  她笑得清纯可人。“总比你把美丽的姐姐气走有前这,你路掉的是一生。”

  “雪儿?”回头一看,秦东峰整个人苦成一张国字脸。“这下子真是欲哭无泪了。”

  “别担心,我借你一瓶绿油用就有泪了,反正体哭起来也不可能美得像梨花轻颤。”收保费要先收一成。

  他没好气地一旦。“人小见大,少年队没抓你去关个三年五我呀!”

  “因为祸害如你都设抓去关,他们不好意思残害善良的我。”她已过了法定犯罪年龄。

  呸!呸!呸!差点中了他的口水毒,不良大人的不良教育不能学,不仅会变成不良少女。

  “你可以考虑将来去当个律师,你有潜质。”牙关嘴利。

  “对不起,脑性机能故障的大哥,我就是T大法律系的高材生。”她很骄傲地宜布,但……

  “天呀!T大的素质怎么越来越差,达国中生也收外他还是校友见!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你……我十九岁了,大叔。”难怪他会连跑女朋友,水准大低。

  他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的贝比地。“你的父母养你一定很自们,出遗传给你成长的基因。”

  来怜怜用更同情的目光扫视他全身。“阿伯,你用欧苦也来不及了,可能得用一斤股金素来扶你老化的角质层。”

  “吓!好毒的嘴。”他倒吸了回凉气。

  一串银铃般笑声轻泻而出,转移了两人的无聊对话,注人愉快的气氛,少了山风欲来的雨味。

  “何姐姐,你心地很坏俄!怎么可以嘲笑甜美又乐观进取的小妹我。”完了,又阵亡了一个。

  不过,代表她又多了一条打工生财的路子。

  连饭和懒得吃的女人居然会坐在陌生男子大同上,其文情不言可喻,无敌跷家不归坯让人家以为地横尸荒野,正打算动员全大压住户的人林大肆扫街拜托呢!

  十二在居的女人运气都不惜,到目前为止都活得好好的,再撑个五十年应该没问题,何况她的他好像根回给,想死不容易。

  何向晚板开齐天豫环腰的手走向她。“谁出钱请你跑路?”

  “表姐喽!谁管你死活,我们准备在钱帮你买到棺材……”必杀光线耶!她懂得看风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