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6页     寄秋
  “悲观的齐天豫,你的眼镜莫非全是黑色的?”像他收集的玉石。她将手心贴在他的左胸上。

  心的位置。

  他一笑地握起她的手一吻。“乐观的何向晚,借你的彩绘眼镜一用可行。”

  “借你,不用归还,我的眼里已染上各方色彩。”她眨眨调皮的眼。

  “你幄!是我的良心,害我一看到你就做不了坏事。’他宠溺地一点她鼻梁上的灰尘。

  “做坏事不好,我该挪挪位子让出个空位,给你一把雕刻刀共同雕心中的佛。”或是、…··欢喜佛。

  好笑的齐天琢揉揉她的发。“下一步你不会要我剃了发改吃素吧!”

  “笑人家,你剃光了头发不好看,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她羞怯地说道。

  “说爱我。”他静静地望着她,爱意无从隐藏。

  “嗯?”怔了一下,她睑红得好厉害。

  “说你爱我!正如我心无旁碍地爱着你。”全心全意,一如圣洁的“绿涅观音”。

  一朵美丽的笑靥在她睑上徐徐绽放。“我爱你,纯净似水。”

  “嗅!我的宝贝,真不想带你去受浊气污染。”他深情地吻着她,久久不愿分离。

  吻,有时会变质。

  当欲望来临时,理管是挡不住的,只能冷眼旁观看欲望燃烧,随着火的灼热加人助燃,互吐的爱意便是最佳催们累。

  有什么能比肉体的结合更能表现出凡人的爱,精神上的爱太空灵,人们追求水乳相融的炽烈爱憎,即使烧成灰也要长相厮守,魂魄相随。

  凡人嘛!你能要求什么,七情六欲不就是他们无法成佛的笔碍,谁能强求呢?

  神也不能。

  交逐的口舌是神圣的承诺,爱抚的双手是彼此的坚定,燃烧你的心来燃烧我的身体,两具火热的身体倒向地板,菩萨黑色的空洞眼眸中闪过一丝红光。

  “喂!两位还在磨路什么,时间快来不及…哇!非礼勿视。”要命,他会长针眼。

  赶紧转身的秦东峰在心里同情自己,他于么好死不死地批人家在恩爱时开门,早个几分钟不就没事了,欲求不满的男人最恐怖了,会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匆匆一瞥不如人意,春光外泄的情况不严重,他只看到一点点,瘦归瘦,胸部还挺有肉的,比小笼包大了些,还有条乳沟呢!

  “你看到什么?”

  哇!耳朵痛,打雷了吗?“你的背。”

  他不上天堂,所以说谎没关系。

  “真的?”

  “真的,我发誓。”好冷的声音,他听见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

  ……

  “你发誓的话要是能听,狗屎都能成黄金。”同样冷的女音在门口发出。

  “雪儿,夫妻一条心,你怎能们帮外人?”她是他的“内”人。

  她轻问了一声。“我和你不熟,少张冠李自地认错人。”

  “我和你不熟”这句话快变成经典名句。

  “老婆,你到底要气多久。要不要我端脸盆院算盘赂罪?”他快价驴技穷了。

  “不敢当,秦大医生的太座我冒犯不起,算盘珠子由别人投去。”她出谢不敢。

  “我美丽又高贵的雪儿小姐.你当真要我上山当和尚呀!找不到老婆只好出家。”

  她冷笑地扬手理好的典雅发型。“你已经在山上了,一休大师。”

  “呜!”他祖丧看着已空理好衣物的两人。“天豫,你的二位师欺负我年老色去。”

  年老色去?何向晚叹味地一笑。

  “现建议你去换肤拉皮,颈部以上彻底切除。”省得老做鲁莽之事。

  闻言东峰吞吞口水。“老朋友了就别吓我,我全身上下就这张脸的见人。”

  “是风流花心的本钱,秦大医生说错了这句话。”雪儿不但不改色地讽他一讽。

  “唉!我是祸水,我是烂货,我会死无卯身之地,我受人唾弃……”每念一句,他就往脸上掴一下。

  心中一惊。

  “你发神经呀!打肿你的脸可勾引不了大人。”

  “你别拉着我,我有罪,到应该天打雷轰、五马分尸,死后受刀刨火舌之刑。”他要自己忍住别停手,成败就在一举。

  微微一愣的雪儿只好投降:“别演戏了吧!你的苦肉计非常有效。”

  “你原谅我了?”他的心里在偷笑,表面上装得根惶恐,打算再掴睑以求宽恕。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如有再犯,你自己找块豆腐撞死算了。”他太狡猾了,利用人性之色。

  “是是是,我亲爱的雪儿,我保证对你忠心不贰;不再乱瞄第二个女人。”发誓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

  通常,女人是情绪化的动物,心软是其中之一。

  “即使对方美若天仙?”

  “这个嘛…”他迟疑了一下,天仙下凡当然要瞧一眼,没见过嘛!

  “秦、东、峰——一”总有一天,她会气得失手掐死他。

  他皮皮地一笑。“我相信仙女下凡时,你也会好好地偷瞟一下。”

  “你……”真拿他役办法,他说的不无道理,“先生,整装部队正在等着你和何小姐见!”

  艳光四射的孔蜜雪穿着一件银质及地的亮片礼服一颗小小水钻服恰在令男人最为蠢动的位罡,叫人S了心痒加麻却动不得。

  本来这场宴会是齐天像父亲的六十大寿,哪能盛装赴宴,为了保护不善交际的白痴艺术家,她和秦东峰是联袂祝贺的一对,自然要打扮得有模有样才不致叫人笑话。

  相对之下,尚未妆扮的何向晚就像朵不否吸引人注意的空谷幽兰,清清谈谈地散发温香。

  “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去。”

  上流社会的浮华景致,衣香鬓影,航筹交错,窃窃私语的笑声总是流人有心人的耳中,一传再传,直到所有人都笑开了。

  烫金的双寿字贴在两端,云集了各界仕外名媛,他们是来祝贺一件喜事,同时见证一对新人互许文定之札,齐氏企业有了新的掌门人。

  美丽的女孩身着粉色华丽礼服,郁郁寡欢地注视会场每一张似曾相识却又陌生的脸孔,心中没有一丝喜悦。

  像一具失去灵魂的娃娃任人搀,无人倾听她的声音,人来人往的恭贺多么虚伪,互相以假面具用探对方有多少实力。

  是敌是友,全在棋盘下运作,昔日的敌人成了今日的伙伴,当初大谈豪情壮志的朋友翻脸无情。世事多变。

  “笑,别摆着一张苦瓜脸,让人以为你嫁得不用二。”又不是寡妇,一脸悲苦。

  葛红霞强国欢笑地扯扯脸皮向祝贺的人说声谢谢。“我是嫁得不情愿。”

  “你……”他用力折了折她的手问施压。“最好别做出丢你、我两家脸的事,你承担不起。”

  “我知道自己已无退路,你大可放心。”她习惯性地抚抚小腹。

  曾经,这里有个小生命,却因为她任性的举止而流掉了,如今他又来投股,心槽上的感受大为不同,他无法受这个孩子。

  三个月大的胎儿会有什么表情?是憎恨来人世受苦,还是高兴再世为人?

  她是一个失败的母亲,保护不了所爱之人的孩子,却受不了她现在孩子的父亲,连带着也对他心存怨恨,怪他来得不是时候。

  好相像的两兄弟,得不到最爱的男人,她退而求其次和议她所爱的男人订婚,这种企业联姻很可笑,还是她亲口允诺的。

  爱—个人是痛苦的,被爱是幸福,真是这样吗?她不能理解。

  他说,被你所爱是条地狱火历,他宁可舍弃。于是,她失去他。

  失去今生的最爱。

  “晴!瞧瞧我家红二多漂亮,新娘子的喜气馁定旺夫。”风韵犹存的丰老徐娘夸闪着自个未来的媳妇。

  “是吗?我怕是会克夫,我的天液就倒霉了,希望你儿子不是下一个。”咒诅似的讥消出现在一张细致的妇人口中。

  春月,你别斯人太甚。”真想撕烂地的截用,双抢她男人的骚蹄子。

  “我说错了吗?沈曼妮,拉我儿子不要的破鞋也乐得像中头奖。”没志气的女人。

  齐家两位夫人的明争暗斗早已白热化,虽然不致在人前大打出手,一阵刀光剑影的辱骂是少不了,不少人专程来看两个老女人的互相厮杀。

  早年为了抢同一个男人争得头破血流,后来不甘心地想要更多财富,各自培桩心腹人主齐氏企业,希望能多分一杯上。

  齐天琢尚未残废前,齐氏是二夫人姚容月当家,人人将她服侍得蜂皇太后,不太理会儿子没长进的大夫人沈是妮,总以为齐家的天下将由底子继承。

  谁知一场车祸风雨骤变,二夫人失势,败家子成了人人吹田的黄金贵儿,走路有风的大夫人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甩失宠的深宫怨好形象,一面倒地拥护地掌权。

  两个女人由年轻吵到老,焦点从丈夫转移到儿子,无所不争的程度可能带进棺材里,到了底下继续争。

  “一个没用的废人怎能和我儿子相提并论,是红霓聪明,懂得选择四肢俱全,能带给她幸福的人。”大夫人讽刺二夫人的儿子是性无能。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