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7页     寄秋
  葛红霓只是微笑,苦涩的酸液往肚里吞。“大妈,都是齐家的人,何必攻人弱点。”

  “听见没?你家的红霓心中只有我儿子一人。”目前势力不张的姚春月得意地昂起下巴。

  “她是客气怕你难堪,我可不承认你们是齐家的人。”沈曼妮怨媳妇的不贴心,等娶进门一定要好好地调教一番。

  正室的好处是受到合法法律的保障,她再怎么屈于下风也是个妻,人籍的妾是娶来暖床用,说话大声可会引来社会公众的舆论攻汗。

  大老婆永远占优势,人家声援的气势较理直气壮,而小老婆是所有家庭主妇的最恨,她破坏了现今和谐的家庭制度,是啃合婚姻的囊虫。

  “你不承认,恩哥承认就好,我是他最爱的女人。”她故意提起丈夫的宠爱来扳回一成。

  姚春月和沈曼泥是完全不同典型的女人,前着温柔可人会撒娇,甜吨的嗓意哄得男人心花怒放、在外的一切不顺畅自然消再。

  而出身高贵的正室难免骄性重,不懂得讨好丈夫只一味地要求他忠心,老是盛气凌人仗着财势要人屈从,所以在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就被打人冷空,形同弃妇。

  “是最贱的女人吧!他要真爱你,今日的你就不会只是个妾。”她狠狠地一刀回去。

  心中的痛让她狼狈。“是思进可怜你没人要,有钱有势却没有女人味。”

  “你……”痛苦的神色让她充满根意。

  和她柔情似水的小女人姿态一比,拉不下身段示爱的沈曼妮就显得刚强、蛮横,不像一个好妻子。

  “你们两个都给我安静一小时,什么场合还吵吵闹闹,像话吗?”齐家大家长开口了。

  姚春月脸色一柔,变得小鸟依人。‘’对不起嘛2恩哥,人家太大声了。”

  五十岁的女人用这种哮音撒娇实在令人反胃,但是她得天独厚又保养得宜,看起来宛如三十岁上下的美丽女子。

  “今天乖一点,别让我为难。”面对她,齐正思口气放软了许多。

  “哼!装模作样的贼婊子。”偷人家的丈夫。

  他脸一沉。“曼妮,人的容忍是有限度,你在间接骂我是嫖客。”

  “于么?你想替她出气呀!别忘了你有今天的成就是靠我娘家的庇荫。”她动不动就抬出施恩的嘴脸。

  “要不是念在你父亲给我的帮助,我早休了你。”他毫不顾念夫妻情分地说道。

  明眼人都看得出,齐正思较偏爱与他同过甘苦的小老婆,反之对趾高气昂的大老婆嫌弃不已.她要是肯收敛点锐气,他会给予同样的关爱,可惜她太骄傲了。

  红了眼眶的沈曼妮不露神色地扬起高傲的下颚。“你敢吗?公司有一半股份是我父兄出的资金。”

  “你!”

  几位政商大老的恭贺声打断了他的怒喝,他扬起从容的笑脸于以回应,看在葛红霞的眼中更觉悲哀,悄悄地移了几步。

  一只蛮横的手及时抓住她,两人笑着掩饰心里的真感情咬着小耳朵。

  “你想去哪里?别忘了你可是今天的主角。”齐天近警告地抚抚她手指上五克拉的订婚钻戒。

  他的心中有着掠夺的快意,她终于和他有了实质的名分,能助他更顺利地获得董事会的支持,再过一会就会宣布他在齐氏的真正地位。

  兴奋的狂热在血液里沸腾,打败私生子是他一生最终的目的,他要得到他的全部。

  包括事业、女人和父亲的爱。

  “我身体不舒服,想去阳台吹吹风,你晓得孕妇不适合站太久。”她以怀孕提出借口。

  他恼怒地一瞪她腹部,微露一丝柔光。“再忍一下,待会你就能休息了。”

  每个男人都摆脱不了初为人父的喜悦,象征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在子宫里成长,那是他的孩子。

  “我真的很难过,反胃想吐。”按着胃部,她装出十分虚弱的模样。

  演戏,是身为企业家之女必学的课程。

  眉头一皱的齐天琪扶着她。“如果我告诉你那个杂种今天可能会出席,你是不是肯待久一点?”

  “天豫要来?”

  她倏然迸发的惊喜让他很不是味道,想毁掉她的希冀。

  “你别妄想他会拯救你,一个废物连自己都救不了。”他哪里比不上个残废。

  “天像只是受伤太重,能活着已是上天的思惠,你何必落井下石?”满腹的爱意无从诉。

  他不爱她,要她的原因只因她是一粒很好用的棋?

  “拜你所赐他才会成为残废,现在才来假惺惺不觉得丑陋吗?!”他冷笑地看着她骤然发白的神色。

  那场车祸的原因,是葛红霞亲眼目睹自己当时的未婚夫和其他女人上宾馆开房间,一怒之下前去抓奸,不分青红皂白地哭闹不休。

  齐天豫不耐烦地带她上车后,她仍是张牙舞爪地大发雷霆,惹得他一个不快扬言要取消婚约。

  她慌了,急得整个人失去理性地冲向他捶打,抢他的方向盘照油门,根本不理会他们正行驶在危险重重的马路上,非要他收回前言不可。

  煞车失灵并非她所能预料,平交道的栅栏已然放下,及时悔悟的她仍达不过命运的残酷,硬生生地撞上火车的第三节车厢。

  他从此无法站立,得倚靠轮椅过一生、而她因此流出了两人的孩子,一个她尚未得知就失去的无助生命。

  就算后悔,她一生也难以弥补,曾低下头求他原谅,而他只冷漠得近乎残忍地说要解除婚的,此后两人再无交集.他恨他。

  她最爱的人恨她,是不是很讽刺呢!而他们差点就结婚。

  “他……现在好吗?”

  齐天琪故意伤害地,报复地心不在他身上。“他好得很,有美女相伴,每天乐乐地当个废人。”

  “他有女人……”不可否认,实来的讯息仍剜伤她来不及设防的心。

  “不仅美丽动人还温柔善良,不用昂贵香水自拉出发一股兰花香味。”那味道让他记忆深刻。

  “你见过她?”意思也见过他。

  他不怀好意地接近她一吻。“美得没话说,我要征服。”

  见过两次面,到了第三次他就被拒于门外,他们居然用头狼来阻碍他的好事,他非得到她不可。

  “你有了我还不知足,何必去招惹无辜的第三者?”人为什么会心痛,她知道是为谁而痛。

  齐天豫,她至今依然深受的男子,即使沦为较劲的棋子也无妨.她仍自私地想拥有他,不愿他别有所爱,她嫉报他身边的女人。

  突然一笑的齐天巡眼神阴沉。“你瞧!坐在轮椅的废物不就来了。他的女人多美丽呀!叫人想亲一口。”

  “什么?”她惊得撞倒传者盘中的鸡尾酒,两眼震惊地着向大门口。

  那是一道光呀!她差点睁不开眼。

  好出色的他,风采依旧地令人迷恋不已,贪婪的眼在瞧见他温柔的眼光落在身侧绝白女子的脸上,那一刻的眼波交会彻底击垮了她的自尊。

  他们相爱。

  第八章

  “呼气、吐气,你太紧张了,可怜的小东西。”整个人绷得像铁条似的,她真的很不习惯接触人群。

  更正,是厌恶人们的靠近。

  “知道人家可怜还强迫我来,他们看起来好可怕。”像一群披着人衣的凶猛野兽。

  不怕鬼魁,她只怕人。

  “放心,不会有我可怕。”他先对她微微地温柔一笑,随即换上冷峻的愤世表情让人退避三舍。

  “虽然我不喜欢你现在的阴沉,但是我不得不说很有效果。”她好笑地在他脸上一啄。

  “女人,你很无礼幄!”眼睛在笑,他的神情冷得像刚从坟墓爬出来的死尸。

  “真对不住幄,我亲爱的霸王。”她看得出他的贪心,低下头吻住他温暖的唇瓣。

  瞬间软化的线条让人喷喷称奇,纷纷猜测昔日商场的冷血阎王是否转了性,允许女人在他身上造次。

  如同摩西扬起他的神杖分开红海,齐天豫的出现有着相同效应,横行无阻的轮椅声嘎嘎作响,人们自动地往后退三步让出一条“车”道。

  他在商场的狠厉和赶尽杀绝的手段仍叫人心寒,即使他坐着轮椅矮人半截,浑身散发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没人敢轻忽他的存在。

  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随即分散,市侩的俗眼像是发现一块圣洁无比的玲玉般亮了起来。

  一身的纯白不带任何杂质,简单的线条未缀上繁复饰花,可她在人们眼中就是圣母的化身,一抹恬淡的气质在眼波流转间快速攻占所有人的心。

  一黑一白,很突兀的一对却显得相容,使人有种同时处于寒暖交接地带的错觉,慑于他的寒粟,爱近她的温暖。

  “不公平,都没有注意我。”故作抱怨的秦东峰,企图以玩笑式的轻松口气化解何向晚的紧张。

  “等你的葬礼吧,我相信每个人都会上前致意,恭维你一生的成就。”只怕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哇!好毒哦,“雪儿,你不能给我一点面子吗?我是你的男朋友耶!”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