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8页     寄秋
  “留校观察期的不及格男友,你可以再表现大方些,我正愁没理由和你一刀两断。”她意指与会虎视眈眈的女人们。

  哼!用着垂涎一块上等肥肉似的饥渴眼光盯着她的男人,他还愁没人注意吗?

  不敢左右乱瞄的秦东峰诞着笑,护住他的爱人。“宴会野狗多,你千万别乱笑,他们会误会你想赏根骨头。”

  开玩笑,他哪敢再胡乱多情,一群等着抢他女人的衣冠禽兽正两眼发光,他不寸步紧跟着怎么成,男人的劣根性他最清楚。

  朋友妻,可以欺;敌人妻,人人欺;不是朋友或是敌人就是大家都有机会,先下手为强,管他身边是不是有男伴,一夜情是上流人土的最爱,他曾是过来人,不会错认狼群眼中的讯息。

  “雪儿宝贝,你在践踏我的真心。”她好狠心,一脚踩疼了他的心。

  “少装疯卖傻了,别忘了我们今晚的任务。”保护娇弱的白痴艺术家。

  “白痴艺术家”一直是她对何向晚的看法,有天分没神经。

  守着你别被恶狼侵袭也是我的首要任务。“是的,女士,我们是骑士与侍女。”

  她瞪了他一眼。“为何你是骑士,我是侍女?”不能高级一点吗?吐不出象牙的狗嘴。

  “不然你能想象跟在国王、皇后身后的小喽兵该如何称呼吗?”爱计较的小女人。

  “随从和女官,笨蛋。”孔蜜雪冷斥地走上前,尾随在轮椅之后,隔开接近何向晚的人群。

  “嘎?!”他好想吞下一颗鸵鸟蛋,原来堂堂的大医生只配当个跑堂的小佣人。

  哀怨归哀怨,他的表情看不出一丝卑微,笑容满面地和熟知的商界人士寒暄,别有用意地介绍自己的女朋友,要他们最好别轻举妄动。

  除非他们能保证健健康康到百年,否则得罪医生是件不智的事,如果有人想在肚子里留一团棉花或纱布就另当别论。

  “喔!天豫,我的心肝宝贝,你让妈妈好挂念。”发挥母爱的姚春月先一步趋前拥抱了爱子一下。

  “妈,别来无恙。”容光焕发,看来她的日子过得“多彩多姿”。

  “小没良心的也不来看看我和你爸.哪天病死了都没人送终。”她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言重了,妈,我可不是你批斗的对象。”她算是好母亲,而他却不是个好儿子。

  至少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还给了他完整的童年时光。

  “是是是,瞧你眼底满是柔意,不介绍一下这位小美女吗?”她瞧了极满意,比葛家女儿更出色,清灵灵的像个仙女。

  “晚儿,她是生养我的娘,妈,她是你未来的媳妇何向晚,秋水向晚天的向晚。”他促狭地提及诗中含意。

  未来媳妇?身子一僵的葛红霞几乎快昏厥,千针穿着身体般难受,他们居然已论及婚嫁?叫她情何以堪。

  “伯母,你叫我向晚好了,切理会天豫的卖弄。”含怨的眼中一膘,里头的情意淡淡轻染。

  姚春月惊讶地直笑。“好好…终于有人可以管住我家的野猴子。”

  她头一回看见有女人敢瞪她儿子而不惹火他,这回她真的要有个好媳妇了。她欣慰地想着。

  “妈,你拿梯子给她爬她也不会爬,想她管我可难了。”齐天豫取笑地亲吻爱人的手背。

  “什么话,家里有只猴子就够头疼了,我于么让她有样学样和你一样野性难驯,人家多乖巧呀!”一副好人家女儿的模样。

  “她乖巧?”他不敢苟同地挑挑眉。“你该看看她为了一把雕刻刀想和我拼命的表情,凶得像母老虎。”

  面上一腼的何向晚娇喷地四起性感嘴巴。“人家哪有你凶,一天到晚月人家吃东西、休息。”

  “哼!你好意思把自己的恶形恶状召告天下,二十七岁的老女人还不懂得照顾自己,老要人操心……”

  “咳!儿子呀,向晚没你老妈老吧!”二十七岁算老女人,五十岁的她不就是老巫婆。

  齐天豫失笑地敛起柔意。“妈,是不是该向亲爱的父亲大人拜个寿?”

  他等得快冒火了。

  “对对对,是该去拜寿,省得他老是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儿子,大好的江山都全给败家子浑江掉了。”她说话的口气突然变得尖团。

  一时不能适应和蔼妇人蜕变的刻薄嘴脸,顾不住心事的何向晚愕然一讪,定位的脚步要不是雪儿的带领,她大概打算生根了吧!

  好怪异的气氛,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看笑话的气焰,她下意识地握紧齐天豫的肩膀。

  感觉到她的不安,他将她的微冰小手握在手中,始终不当放过,交握的掌心传达着彼此的爱意,她稍微轻松地微笑。

  “很不错的女孩,在哪认识的?”齐正思赞赏地点点头,惊讶她的非凡容貌和脱俗气质。

  “山上。”他简短地回答。

  他了解地一笑。“山上的别墅捡到一位迷路的仙女,你运气很好。”

  “老天是公平的,总要补偿我所失去的。”他一语双关地微仰着头。

  “叫什么名字来着?”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何向晚。”

  “何向晚……咦!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很熟,一时想不起来。

  “该不会在酒店或是舞厅上班的小姐吧!现在很流行清纯的大学生坐台。”不客气的嘲讽出自另一位高雅的夫人。

  “我不是……”她像受了刺激地往后退了一步。

  何向晚一向认为人比鬼可怕,事实再度印证了。

  “少说一句,曼妮,人家受不住你的泼辣劲。”娶此恶妻是他贫富举权的报应。

  沈曼妮皮笑向不笑地抚抚头发。“那你是做什么工作,陪男人上床吗?”

  “不……我的工作是雕刻……”

  她尚未说完,齐正恩已由雕刻二字恍悟她是谁。

  “你是那个何向晚?”天呐!他简查不敢相信国宝级的雕刻家是个年轻女子。

  她微窘得说不出话来,不知该不该吐实地左右为难,一脸犹豫地看向齐天豫,知情的人暗自偷笑她又要发作了。

  “爸!她不是那个何向晚,向晚只是爱雕刻而已。”他也不想引起太多的骚动。

  “她明明是呀!我在七八年前看过她。”难怪他觉得眼熟。

  他严肃地一瞄好奇的群众。“爸,你不想搞毁生日吧!”

  “喔!我了解了,她绝对不是那个何向晚。”她已经够引人注目了,不需要名声来添红加绿。

  秦东峰忍不住笑出声,右脚被雪儿的高跟鞋踩了一下,每个人都知道她是举世闻名的雕刻家何向晚,可是却要故意伪装不知道她的名气,实在令人好笑。

  “齐老,生日快乐,祝你得如东海深、寿比南山高,小小薄利不成敬意。”他不慌不忙地送出手中礼酒。

  “秦医生,人来了就好,何必破费?”他笑着接下礼物交给一旁的管家。

  “应该的,应该的,人生得意须尽欢。”哎呀,她怎么又捏他。

  “待会多喝几杯别客气,尽兴一点地玩。”他用主人的口吻要他别拘束。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自己的。”医生嘛,照顾别人之前先照顾自己。

  齐正思八面玲惑地招呼一下,心思回到久未下山的儿子身上。

  “你有什么打算,要回来公司吗?”他的才能是商界引以乐道的。

  “不一定。”他不直接回应,模棱两可的态度惹怒心不安的齐天巡。

  “爸,你不要为难大哥,坐着轮椅的主管可不风光。”他看似维护的口吻,实则暗讽同父异母的兄长丢人现眼。

  让人猜不透心机的齐天豫淡然一笑。“总要给残障人士向上的机会,我得养老婆呢!”

  他的明指让何向晚羞红了脸。“天豫……”

  “别害羞嘛!难不成我还要靠你的雕刻来养我?”他相信她养得起,如果她肯以市价卖出手中作品而不是低价廉让。

  知晓齐天豫有多富有的莫过于秦东峰,每个月三家俱乐部的收支都几乎破亿,而他还有意在北、中、南三处盖休闲中心和高尔夫球场。

  台面上的生意已叫人眼花撩乱,据说他私底下也玩起操盘游戏,在上升下跌的股市自由进出,趁机捞了不少油水,真正的财力难以预估。

  不然,哪来的余钱买一堆贵得要命的石头把玩,他一直想A那颗黑钻来做救命的酬劳。

  “站不起来当然要吃软饭,不过雕刻能赚几文钱,要不要我每月施舍个几万贴补家用?”沈曼妮嘲笑地抽出支票本,填了个侮辱人的数字。

  两万八,司机一个月的薪资。

  “不用了,你留着拉皮吧!眼角的鱼尾纹快进不住下垂的眼皮了。”他冷嘲地将支票赏给一位外烩人员。

  她眼底跳动着全然的怒意。“不知好歹的小杂种,我可不想将来听了人说你在夜市行乞。”

  “曼妮——”齐正恩声音一沉地警告她。

  “我是担心你这个残废的私生子无一技之长,好心地要给予资助,穷人的架子还真大。”敢当面让她下不了台?她绝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