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9页     寄秋
  “穷人也有穷人的志气,夫人的心更贫困。”唉!人为何要互相攻击呢?

  何向晚的轻唱像是一阵微风,轻轻拂过所有的心,当场一片静褴,仿佛世人的纷争亵读了仙子的圣洁,使她身上的光芒蒙上一层灰。

  很乱的家庭,她必须说活在这种环境下的孩子非常可怜,人格的扭曲造成下一代心理不健全,她在天豫眼里看到怨世的愤怒。

  人,生而平等,无谁轻谁重的殊分,死后不就一方净土,生前的浮华虚势转眼成空,带不走的。

  父子、夫妇、手足不全是最亲近的人,为何像世仇一样互相敌视,和睦相处具有那么困难吗?退一步海阔天空,少说一句彼此太平。

  “你……你说我的心穷困,你是谁家的野丫头,敢来嘲笑我?”沈曼妮恼羞成怒地指着她。

  “大妈,注意你的风度,贵夫人的仪态可别失礼。”冷冷的声音使室温降了十度。

  她优雅地咬咬银牙。“残废也来教训我,你以为齐家还是你的天下吗?”

  “在于我要不要而已。”他自信地说着。

  “凭你?”自大的废物。

  “我……晚儿,怎么了?”正要反唇相槽的齐天豫停了一下,望向摇着摇首的佳人。

  今天,她是他的骄傲。

  “别为我伤了和气,争吵的场面会让我气浮不定。”雕佛的人最忌心浮气躁。

  “抱歉,家族特性,劳你多包涵了。”拍拍她的手,他有些后侮带她来此污浊之地。

  她笑笑地反握他的手。“别太在意我,我有一颗坚定的心。”

  两人瞪着的目光充满令人羡慕的爱恋,心中隐隐泣血的莫过于齐天琪和葛红霞,一个不甘认输,非要夺走那分甜美,一个暗自神伤,泪往肚里吞,想去拥着他哭泣。

  但是,厉害的沈曼妮可就沉不住气,别人的幸福在她眼中是一根刺,提醒她错误的婚姻是多么可笑,人人等着她成为下堂委。

  “再坚定的心也抵挡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贫贱夫妻百事哀。”

  何向晚困惑地掀掀长睫。“有爱不成吗?你认为财富能比快乐更让人觉得有意义?”

  “当然,有钱有势才能买到一切东西,快乐算什么东西。”钱也可以买得到。

  “你买不到爱情。”她一针见血地说道,心里同增的成分居多。

  金钱腐蚀人心,造就了心盲。

  “谁说的,他不就是我买来的丈夫,金钱制度下的看门犬?”她不屑地一睨表情一变的丈夫。

  “说话别含刀带枪,不吠的狗往往伤人。”他早晚会抓到她不贞的证据诉诸离婚。

  妻子有多淫荡,身为丈夫的男人一清二楚,他隐约感觉到她偷人,只是苦无证据,因为他已经很久不找她做那档子事,她是耐不住寂寞的。

  “伯父,夫妻是百年修来的缘分,要珍惜而不是视为理所当然,是人都需要尊重。”她实在看不惯他对妻子的态度。

  她的话叫全场的人为之一震。

  “咳!我没有不尊重她呀!是她常常无理取闹。”头一回听小辈说教,他觉得非常新鲜。

  “我不懂你们在争什么、抢什么、闹什么、要什么,人生不过百年,是是非非真有那么重要吗?”争来夺去都是一杯黄土。

  齐正恩为之语塞,认真地思考他这一生愧欠的两个女人,他并没有给予她们足够的安全感,因此她们为了争名分、争地位、争财产而闹得全家不宁。

  春月的温婉性情因他的别娶而变得焦躁精悍,原本高雅端庄的妻子也因为他的薄幸冷了心,昔日的体贴成了今日的不安和强悍,一心要将所有人掌控在手中。

  一个人改变了周遭所有人的一生,他拥有无尽的 财富却无法回到最初的快乐,他在求什么呢?

  “好厉害的小妖女,你想来妖言惑众好叫我先生把 大权放下,全留给你的姘夫是吧!”

  好难听的说法。“我没有,你误会了。”

  “哼!外表装得清纯无邪,肉里包藏祸心.你和那个杂种休想染指齐氏企业的一分一毫。”中金钱毒过深的沈曼妮,生伯她的正面形象会影响丈夫对继承人的决定。

  她不能冒险,她只剩下儿子和权势能留得住丈夫,尽管只有人而无心。

  “齐氏很大吗?”有她爹地设在台湾分公司的规模大吗?她不了解。

  齐天豫笑着安抚她,凌厉的眼神射向大夫人。“你想要吗?”

  “我……”她刚要开口说不,沈曼妮尖锐的讽刺又再度响起。

  “正恩,你还是赶紧宣布天选是下一任继承者,免得有人痴心妄想,想做麻雀变凤凰的梦。”她娘家绝不会坐视外人瓜分她的权益。

  “爸,你放心把公司交给天琪吗?我怕他难担重任。”他的话引起某些在场董事的动摇。

  一直不出声维持稳重形象的齐天琪,忍不住为自己站台。“我年轻,有学习热忱,要接下公司绝非难事。”

  先前的容忍是为了表示泱泱气态,他要让父亲重视他,以他为荣,不再是个吊儿郎当的浪荡子,反正吵吵闹闹向来是齐家的前奏,因此他不急着出头。

  但是事关他未来的定位,他要是再保持无动于衷就叫人看扁了。

  “光有热忱是不够的,做生意要有天分,你太生嫩了,不出一年公司一定培在你手中。”齐天豫的眼中只有残杀手足的快感。

  现场一片轰然声,低声地讨论要不要买卖齐氏股票,一时间让齐天琪下不了台,母子俩脸色都非常难看。

  “难道要交给你这个残废吗?你未免高估了自己。”他气愤难当地握紧拳头。

  “天琪,这是你对兄长说话的语气吗?”齐正思严厉地谴责小儿子。

  在两个亲生儿中,他的确较中意大儿子接班。

  “爸!你总是偏袒他,我也是你儿子。”他是齐家推一的孩子,他没有兄弟。

  “学着成熟吧!你还有很多地方要向天豫学习。”要是两兄弟不反目就好了,两人相辅相成必能造福齐氏企业。

  他表情一奥地蔑视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你要我学他买张轮椅坐吗?两个残废的儿子好作伴。”

  “你……你太放肆了。”还以为他变乖了,原来仍是件逆乖张。

  “父不父,自然子不子,你对我不见得有多用心。”齐天琪气得扭头就走,不管身后的未婚妻有没有跟上来。

  他不在乎了,反正有齐天豫在,他永远也出不了头。

  难堪的情况在齐天诞离开后落幕,接理而来的宾客让齐家主人和两位夫人无暇多待,来不及爆发的争权场面为之冷却,叫人少看了一场笑话。

  悠扬的音乐轻轻响起,一道美丽的身影挡在齐天豫的轮椅前,用着恳求及哀伤的语气开口。

  “天豫,我可以私下和你聊聊吗?”

  他的表情不带任何感情。“没有必要。”

  “求求你,只要一会儿工夫,我保证不会打扰你太久。”葛红霓的眼神令人怜借。

  “我没时间应付你,请你让开。”他懒得和她周旋,都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了还来纠缠。

  “应付?”身子一颠,她失魂地低哺。

  善良的何向晚扶了她一下。“天豫,你就和她谈谈嘛!我放你十分钟的假。”

  “你知道她是谁吗?”她的求情让他不悦地沉下脸。

  “不管她是谁,相信十分钟不会改变我的一生,我对我所爱的男人有信心。”她笑得十分恬雅。

  他横照了一眼,满是纵容地轻拧她鼻头。“给我跟好雪儿和东峰,不准和第二个男人交谈。”

  “知道了,老大爷。”她在他脸上轻啄一下,挽起雪儿的手在秦东峰的护守下离开。

  羡慕,是葛红霓眼底惟一的颜色。

  “是我变丑了还是失去引人注目的魁力,为什么她能放心地相信你?”她不懂,真的怨恨起她的自信。

  他收回注视爱人的痴恋目光。“因为她有一副宽怀为本的胸襟,相信自己所爱的人。”

  “她不怕我勾引你吗?我不认为女人有多大的雅量,能容许自己的男人去亲近另一个女人。”突生私心地想去破坏他们。

  眼前的男人本该是她的,三年来她日思夜想的身影全是他,她没有理由就此放过他,他有义务还她一个未来,还有当她孩子的父亲。

  女人天生善妒,没有人能若无其事眼看情人与人眉目传情,状似亲呢地谈笑。

  一只玉手自若地放在轮椅扶手,轻倚在他身侧三寸处,从远处望来似亲密的情人拥抱,她轻笑着,像是他说了件有趣的事逗笑她。

  “不用试探她,心胸坦荡的人不会质疑别人的真心,你高估了自己。”他冷笑地嘲讽她无谓的举动。

  “我不相信她真的不在乎,我们不能再重来一遍吗?”爱他,是她惟一的信念。

  “我不爱你,你不是一直知道的吗?”因为爱,他学会宽容。

  本来今天他要来实行报复手段,将曾经所受的伤害还诸意图加害他的人,但是他的“良心”却一再告诫他,人不该互相争斗,浪费美好的时光在无谓的争权夺利是非常不健康。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