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0页     寄秋
  美丽的“良心”在微笑,那一身纯白与她的心思一般,一位幻化的人间仙子,他的晚儿。

  “时间能改变一切,我对你的复始终不变。”她情绪激动地蹲下身抱住他。

  “放手。”他不为所动地低喝,不想造成更多意外,人没有犯过的本钱。

  她搂得紧紧的,不管四周的窃窃私语,“吻我,最后一回。”

  “你在做梦。”男人的力气终究大过女人,他奋力地扯开她的手。

  “得不到你,我宁可你同我一样痛苦。”葛红霞冷不防地吻上他的唇。

  虽然只停留一秒钟就被推开,但她得意地扬起笑脸,谁说女人不嫉妒,他的她不就过来兴师问罪了,还一脸着急的模样。

  终于怕了吧!你的放心也太早了,男人是感官动物,经不起女色的撩拨。

  “天豫,不可以对女人出手。”何向晚急奔而来不是因为吃醋,而是阻止他伤人。

  “她吻我——”深红的脸满狂肆的愤怒,她不该挑衅。

  “吻一下而已嘛,回去我吻你十下百下补回去,你别再生气了。”她在他唇上吻了几下才安抚他的怒气。

  齐天豫心中不快地瞪着表情怔愕的葛红霓,“若不是晚儿及时拉住我,我会违反不打女人的原则。”

  任何人都休想拆散他和他所爱的人。

  “为什么她不难过、不误会,我吻了你呀!”人真能因爱无私吗?

  何向晚徐徐地回答她,“爱其所爱,爱其所择,如果你连自己所选择的人都无法信任,相对也否决了自己爱人的能力。

  “我爱天豫,相信他不会以背叛回报我的爱,若是有一天我抓奸在床,我会先问明理由,再决定要不要继续爱他,爱若消逝了,强求也没用,我还有最重要的雕刻。

  “就知道你爱雕刻胜过爱我,天生的爱情白痴。”什么抓好在床,将他的人格贬到最低。

  “别那么挑剔嘛,至少我还知道我爱你。”她小声地扯着他,表现出小女人的娇态。

  勉强接受的齐天极拉下她一吻。“雕刻和我,你只能择其一,你会选谁?”

  他问得很认真,她心很虚地支吾其词。“呢,这个,你一嗯,我一不会逼我选吧!”

  “你—-”他瞪了许久,最后无奈地一叹。“自找苦吃我于么要问这个无聊的问题。”

  “人心,和雕刻一样重要,真的。”她强调地用力一点头,体内的天平成一直线。

  “算了,谁叫我爱上一个视雕刻为生命的女人。”他突然站起身,伸手挽紧她腰身。

  在场的宾客发出一阵惊呼声,凸出的眼珠子简直快掉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再揉了揉,尤其是表情变得铁青的沈曼妮,她有大势将去的恐惧。

  不,他不能活着,他必须死,一定要死。

  “美丽的白痴雕刻家,陪我跳一支舞吧!”随着旋律他拥着她滑入四散的人群中,舞姿优雅。

  “我不喜欢她吻你。”她闷闷地在他胸前一靠,语气酸酸的。

  “我也不喜欢。”他咧开嘴,低下头吻住她。

  全场都为这对金童玉女喝彩,真正的喜悦浮上齐正恩和姚春月泛泪的眼眶。

  “祝福你,我得不到的爱。”苦涩地一笑,黯然失色的葛红霓悄悄退场,没人发现她眼角的泪。

  强求的爱啊!

  第九章

  是夜。

  一切莫名的大火突然烧了起来,熊熊的火光照亮一山的沉静,虫鸣声大得惊人,鸟兽齐动地朝山下移动,生怕被炽热的火舌波及。

  整整燃烧了一整夜,一幢百年老屋烧得只剩下一个空壳,黑色的浓烟直冲天际,烧得断垣残壁一片乌黑,再也分不出是什么颜色。

  唯独收藏室的玉石不受影响,漠然地承受无情大火的洗礼,一昧的黑是它们沉默的抗议。

  “联合女子出租大厦”的四楼兰花居变得拥挤而热闹,再一次打破男宾止步的限制,连警察都涌进来问话,使得其他住户发出小小的抗议才请走他们,回归原有的平静。

  “她睡了?”

  “不,在工作室雕刻。”捧着热腾腾的花茶,齐天豫小声地回答,向左边的橘色房间瞄了一眼。

  “她还静得下心雕刻,我真佩服她的处变不惊。”女人幄!有多重面貌,老叫人看不透本质。

  他微微勾动着唇角。“她说心很乱,必须雕刻才能稳定她颤抖的手。”

  “很怪的说法,不过,她的表现着实跌破专家的铁口直断。”不习惯喝花茶的秦东峰皱了一下眉头。

  随俗,主人只有花茶,他只好将就地喝了,至少能解渴。

  “晚儿的镇定源自她对雕刻的执著,要不是她半夜偷偷爬起来做磨光去砂的工作,我们都活不了。”他不由得感慨。

  他最恨的“情敌”居然成了他的救命恩人,以后他还有什么理由和雕刻争宠?顶多管制她的工作时间和照料定时的三餐。

  “听说她把重达三十公斤的成品由二楼搬下。”是听说吧!听说容易夸大。

  他没好气地一叹。“我真的很想接她一顿,她竟然先救雕石才来唤醒我们,可想而知我们有多不值钱。”

  当时他气得吼声连连,差点不肯同意她带走一尊已然成形的菩萨雕像,人命可比一块死石头有价值多了,何况石头烧不烂。

  如果她能省去搬石头的时间大喊一声,火势不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全员进行抢救或许还能及时扑灭火源,减少财物上的损失。

  可是不知她脑子在想什么,笨到喊一声都没想到,事后才怪他没提醒她,害她搬得腰酸背疼,每上一层阶梯都担心摔下去。

  天呐!她当他是神呀!可以预卜先知地告诉她有大火灾要来临,赶紧收拾包袱好逃命去。

  千金难买早知道,要是早知道他会预做防备,也不致手忙脚乱得不知所措,随手取出重要文件就看着一幢房子烧成灰烬。

  出动三十几辆消防车,两百多位义警消洒了一夜水才告扑灭,附近的林木也烧得焦黑不堪,明明白白的一条路不用遮遮掩掩,看来不会有人来得再由小径上山。

  “哈,…你说她舍人先救雕刻品,准备让你们被烧死?”笑得乱没气质的秦东峰遭他在腹上击了一拳。

  “你觉得很可笑?”他狠狠地一瞪,表情和菩萨的脸一样狰狞。

  “呢!我、…··咳……”为了止住不停的笑意他呛了一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还好他昨天傍晚就接走雪儿,不然她也会狼狈不堪地逃生。

  刚一接到报讯的电话他还以为是开玩笑呢!打算一路驱车上山笑话一番,没料到一到山脚下就看到一道浓烟冲天,难闻的烟味顺风而过,那味道真是超级恶心。

  答谢了各方前来援助的消防人员,他掩着鼻近看房子的外观,真不是普通的颓用,推倒重建可能比较划算,不然人家会当成鬼屋来取景。

  “少说体面话,我要你拿来的调查报告书呢?”他的不死代表有人要付出代价了。

  想饶他们都不成,非要他大刀阔斧整修一顿。

  他表情一整地抽出厚厚一叠。“再闹嘛!连命都可以拿来斗。”

  “哗唆。”他接过报告把过第一页。

  每翻一页,齐天豫的眉头就锁得越深,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害他的人是亲手足,毕竟两人形同不合的水火,互相争斗了二十年,没有一人倒下是不肯罢休。

  但是今日一瞧,主谋者另有其人,他策划好的计划就得做些调整,困扰一个家庭二十年的三角关系是到该做了断的时候了。

  每个人都该由错误的婚姻解脱出来,再陷下去是无底洞,他只想平平安安地和心爱女子厮守一生。

  他的晚儿,一位令人生气的雕刻家。

  “小嫂子没意见吗?又搬出一堆救世净心的大道理来感化你。”秦东峰指的是他的雷霆手法。

  “她无情得很,一回到家就拿起她另一组雕刻刀做最后的修饰,根本不管我死活。”他还得自己上药,清洗烧伤的表皮。

  “痴迷的雕刻家,你能怎么样?打她是你心疼。”女人永远是男人心头最放不下的一块肉。

  像他的雪儿。

  宴会那日,他乖得如同一条忠狗寸步不离,只不过不小心撞到一位波赐美女说了声抱歉,她马上大作文章地说他乱抛媚眼。

  飞醋一吃,连气了三天不理睬他,好说歹说地才哄得她开心,两人因此有了进一步的亲密关系。

  但止于亲吻和爱抚,他还停在观察期,只因他是素行不良的前科犯,有必要接受时间上的考验,等确定了才允许他“侵犯”她。

  有时他不禁怀疑,自己的人格具有那么可恶吗?为何她不能像小嫂子信任好友绝不会出轨的态度来相信他?他们之间的感情太薄弱了。

  也许他该去整型,那双桃花眼给人花心的错觉,其实他也可以很专增,只是偶尔允许他瞄瞄大胸脯女人就好。

  “我比较担心晚儿,她一向太相信人性,我怕她会受伤害。”她是他的弱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