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2页     寄秋
  她渐渐地笑不出声,流转的笑声换上轻呢的廖咛声,在他双手的撩拨下失去控制,转为吟哦的呻吟声1

  衣服一件件飘落地,喘息声溢满一室,单薄的底裤覆在所有衣服的上面,在呼痛的那一刻,他们结合。

  亘古的律动总是带给情人们欢愉,一波波的潮流冲击了两人,他们不知足地一要再要,像是关不住的洪流,非要淹没村庄和农作。

  天黑了,他们仍在床上动来动去,不觉饥饿地以性为食,直到日出东方,天白。

  该怎么说这一对夫妻呢!

  男的稳重威严,女的高雅秀丽可是一身的打扮却叫人不敢领教,从外表看来,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他们已经年近半百,甚至有个二十七岁高龄的女儿。

  丢下孩子不闻不间可不是他们的家族传统,是她先抛弃父母,因此怪不得父母一乔,整整七八年不曾来探望过女儿。

  不过,主要的原因是进不来,在强烈的自尊心受损下,他们发誓和所谓的人性化科技周旋到底,不相信打败不了它,因为他们的副业是一

  神偷。

  “爸爸呀!咱们的小心肝长大了,你瞧她都没穿衣服呐!”带着欣慰表情的女贼拭拭眼角的小泪滴。

  女儿终于有人要了,不会再当老姑婆,好叫人期待,他们就快有小外孙可以抱了。

  瞧瞧!不先考虑嫁女儿先高兴有外孙抱,这女人的心态可议,难怪女儿不要她,怕变得和她一样怪怪的,走在路上引人非议。

  “妈妈,咱们先叫醒她好不好?虽然我是她父亲,但是你们中国人不是说过‘非机勿札’。”

  “你这个死阿督仔,教了你三十年中文还说不好成语,晚上不准你抱我。”什么叫非视勿札;人都被他瞧光了才来马后放炮。

  算了,马后炮他一定听不懂,嫁了个英国人只好鸡同鸭讲一辈子,谁叫她刚好爱上他。

  “老婆,没抱着你我会睡不着,我发青回去勤学成语。”男子撒娇地搂着妻子磨磨蹭蹭。

  “少来了,你的发誓越来越没信用度,罚你待会帮我捏脚好了。”反正没人在一旁打呼也很无聊。

  “是是是,谢谢老婆恩典。”他愉快地对她又亲又吻,热情的举动一点也不像冷漠的英国人。

  在做梦,肯定是的,她怎么听见“失踪”父母的声音?是幻听,她太累了,绝对要承认是幻听,她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们,她童年的恶梦。

  拉高被子盖住头,何向晚装鸵鸟地漠视。她是少了父母的孤儿,不可能见到“死而复活”的两人,她什么都没看见。

  睡吧!睡吧!是梦。

  醒来万事皆空,他们是不存在的幻影,肯定是天豫忘了关电视,是电视机的声音。

  “女儿呀!你要装睡到几时,不起来招呼久别重逢的双亲吗?”女子在她臀部拍一下要唤醒她。

  “走开,你是幻觉,少来烦我。”好真实的梦,大概是鬼压床。

  她哀叹的声音带着取笑。“爸爸呀!咱们的女儿又嫌弃生养她的父母了,我要哭给她看。”

  “妈妈呀!你乖别哭,我打她给你看。”男子安慰妻子地轻抚她的背。

  “嗯,打死她,就当没生过这个没良心的小心肝,我的心都碎了。”就会伤父母的心。

  “拜托,别再演戏了,你们让我安静地死吧!”她伸出一只手投降。

  “不行,你给我活过来。”女王蜂的特性又展露了,她一把扯开被子,露出女儿大半个赤裸身子。

  “天呐!恶梦成真。”

  抱着头哀号,何向晚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可是她宁可就此死去也不愿吓死,他们又来了。

  她的父亲,英国的弗特子爵,四十四岁,十七岁被她自称是偷遍天下无敌手的母亲给偷上手,从此妇唱夫随,动得像血娃一般不曾分开过,连上厕所都要坐同一马桶。

  她的母亲,台湾望族之后,五十岁,年轻时是受尽宠爱的独生女,家族里惟一的继承人,因此头一个女儿的她只好从母姓继承香火,惟一的兴趣是偷,今生最大的成就是偷人——她的父亲。

  而最叫她受不了的是母亲有变装癖,在耳懦目染之下,惟妻命是从的爱老婆俱乐部的会长也跟着疯了起来,忽男忽女的玩得不亦乐乎。

  “爸,你好歹刮掉那撇山羊胡,很难看。”如果他不穿着维多利亚时代的蓬蓬裙和戴上金色假发。

  好在自己不像他;不然她宁愿不曾出世。

  他委屈地说道:“妈妈最爱我这道山羊胡,她说很有男性就力。

  大早相爱的关系,年龄上又相差了六岁,他一直存在少年时期的不安,相妻子嫌弃他的“年轻”而不要他,即使两人在一起已二十七年。

  “她随便说说你也信 等等,你们怎么进来的?”号称全宇宙无法破解保防的电脑失灵了?

  “还是我们家的柔柔可忠心,谁像你没良心。”优良管家的下一代当然是精英。

  只是遗传基因不好,长得像她场手租用的父亲。

  “她出卖我。”可恶的温柔柔,她要换经纪人。

  “啧啧—一女儿呀,你有一个多月没交作品给她,也没通知你是死是活,她自然要通报我们来收尸,做父母的责任一”

  死人还能报讯吗?要她托梦呀!“直接说明你们的来意,咱们的亲情比纸还薄。”

  “死没良心的—一”她最怕女儿瞪眼了。

  “好啦,我说就是,你几时要生个小孙子让我们抱抱?”

  “你们几时来的?””好让她知道有多少人见识过这对变态夫妻的杰作。

  “昨晚就来了,可是你们在忙,我们就四下逛逛了。女儿正努力地制造孙子,她怎好打扰呢?

  “偷不到东西是吧7”希望她不会手贱到连电眼都要怕。

  “我可有偷东西?看看风景嘛!”死电脑,她早晚拆了它。

  “除了我住的这一层楼你哪儿也去不了,别想去我的邻居家‘观光’,她们都不好意。”知母莫若女。

  不然她何必辛苦地逃脱。

  不贴心。

  “小心肝,你要不要搬回家住?”

  何向晚拉起被子卷住身体地下了床。“爸,麻烦把你贪心的老婆抓回去关,叫她别妄想我的兰花居。”

  “你—一不好,坏小孩,爸爸,你女儿欺负我。”她哭不见泪地勾起莲花指跺脚。

  “妈,你够了没,门就在那边,请自便。”她要叫电脑更改密码,让他们有门进不来。

  唉!又被赶了。“小小晚,妈咪和爹地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意思是给她好看。

  头又开始痛的何向晚连忙找止痛剂,断了八年的恶梦又要上演了。

  第十章

  “我的天呐!你要大采购也用不着一次买齐,你在大卡车去载吗?”

  刚处理完家务事的齐天豫甫一人门,就被一屋子堆到天花板的绒布娃娃惊得说不出话,他记得她说过她一生最恨只有两样东西,一是芭比娃娃,一是绒毛熊。

  而现在只能用惊奇形容,有些娃娃已经停产,有些是限量生产,整体来说,每一个都出奇的昂贵。

  她不怕窒息吗?他要怎么转身,直接躺在绒毛娃娃身上还沉不下去,可见数目有多惊人,塞得相当结实,毫无空隙。

  “卡车根本装不下,是港口的货柜车。”她无力地说道,非常想哭。

  “呢,晚儿,你要不要解释一下,我的神经有点打结。”他快不能呼吸了。

  “别理我,我心情不好。”雕刻刀呢?她要去弑亲。

  他拉拉领带,失笑地丢出几个超大型娃娃,才得以见到窝在角落的情人。“有没有叫人来处理?”

  “我找不到电话……”她闷闷的声音像在哭。

  找得到才怪,一屋子的娃娃。“用我的手机好了,你别难过。”

  “不,我不难过,我只想杀了那对变态父母。”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有父母?”他惊讶地停下“清除”的工作,门外的走廊已被他丢出十来只的娃娃,而身后还有一堆。

  她瞪了一眼,在稍微可以走动的空间换个位置。“谁没有父母,你当我从石头蹦出来呀!”

  “一直没听你提过,我以为你是孤儿。”咦!她刚刚是不是说变态父母?

  从他开始收集“何向晚”的雕刻作品,他就做了一番背景调查,除了年龄、性别和名字之外一无所获,全是空白。

  幸好他把收集品搁在地下收藏室未受祝融波及,否则损失才叫大了。

  “我也希望自己是孤儿,可是未能如愿以偿,他们还活得好好的。”像是人妖。

  “没有人会诅咒自己父母早死吧!他们看来很爱你。”他继续搬出娃娃,好笑地见她吐了一口气伸懒腰。

  “无福消受,你要的话免费赠送,我可以帮你打包。”他们是故意整她,报复女儿的不孝。

  一早听见电脑通知她楼下有快递,因此她不疑有他地请电脑过滤有无危险性,确定安全了才放行。

  谁知她眼睛还来不及眨,一只只橘色工蚁就忙碌地用推车推进令她惊叫连连的娃娃制品,一车又一车来来去去,她挤到窗边往下一瞧,居然是辆货柜车。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