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3页     寄秋
  当场她有死了一遍的感觉。

  为什么她要当他们的女儿?老天给了她雕刻的天分,同时开了她一个大玩笑,让她拥有一对与众不同的怪胎父母。

  他苦笑着。“你忘了我的父母也好不到哪去?咱们半斤半两。”

  “你处理得怎么样?”她是比他幸运几分,不会有人想要她的命。

  “摊牌喽!让他们各安本位。”一切回到原来的最初,谁也得不到好处。

  “嘎?”她不懂地席地而坐,准备听他细说分明。

  齐天豫丢出第一百零七个娃娃,客厅空了一大半,他也坐下来接过她递来的兰花茶。

  “三年前叫人剪断车子的煞车线是我大妈主使的,也是她要人放火烧房子,希望一举烧死我这个杂种。”

  语气苦涩,他说起前尘过往,一幕幕不堪叫人心疼。

  搜集好全部的犯罪资料,他不急着转交各政单位,而是先将所有涉案人及关系人全聚集在家中,一口气解决长久以来的纷争。

  首先是谋杀部分,他公开沈曼妮和司机通奸的相片和录影带,让她羞愧得不敢大声辱骂,借此成返她和父亲离婚好使母亲正名,他不想将来的孩子被冠上私生孙的臭名受人指点。

  但她死也不肯签名霸住正位,因此他亮出司机的自供,以及她娘家企业的大半股份,迫使她在丈夫和坐车之间选择其一,不然他立刻让沈氏企业在一夕之间宣布破产。

  “为了娘家财势她屈服了,在离婚证书上签下名字,快三十年的婚姻终告结束。”

  “这样也好,不愉快的婚姻只会造成下一代的不幸,我支持你的做法。”缘尽了就该断,欲断不断最后人。

  “你不认为我太狠了,赶尽杀绝不给人留一条活路?”他重视她的看法。

  她笑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嘛!人没有必须准依赖谁才能活得下去,她会明了的。”

  “像你只要雕刻就能活得有意义。”她是自主惯了头,成了无政府状态。

  “又吃醋了?”她将头靠在他胸前依偎着。

  齐天豫轻抚她的发。“你没闻到浑身酸味呀!我快恨死你的雕刻了。”

  “是汗臭味吧!你搬了一堆娃娃不流汗才怪。”她放作难闻地拧紧了鼻子。

  “不搬要和它们共存吗?我可不想你也变成绒毛娃娃。”要她动手是不可能的事。

  他未说完的是,母亲虽然同意和父亲办个正式婚礼成为正牌齐太太,但是和大房闹了一二十年竟心生不忍,决定搬出去和她共居,把房子留给两头落空的怔愕丈夫。

  指望由他继位的父亲也失望了,因为他当场把私下购得的齐氏企业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登记在弟弟齐天琪名下,明摆着不与他争继承人一位。

  而他也大方地公自己的财产,承认他是私心地想营管自己的事业,不愿接替父亲打下的江山。

  经此一释权动作,兄弟之间起了些微变化,齐天琪居然红着眼眶地喊他一声大哥,不包含嘲讽和讥消,抱歉他生母对他的恶意伤害。

  说开了,齐天琪对他的感情很复杂,他一直希望有个手足作伴,可是高傲的母亲怕疼不肯生第二个,因此突然有个兄弟他非常高兴。

  但是母亲不断灌输他着那母子是来抢父亲的,要他不能对私生子好,要心存仇视,直到把外侵者赶出去为止。

  再加上课业其他方面的表现都差人一等,于是他把手足孺慕之情藏得很深,以为自己是恨这个多出来的兄长,其实说穿了是想亲近他、模仿他,成为第二个齐天豫。

  他听了以后很难受,一旁的沈曼妮也哭得泣不成声,反要他母亲安慰她,两人的姐妹情顿时流露,姚春月又是二十年前那个温婉的善良女子,而沈曼妮也不再高傲,像个洗尽铅华的风华美女。

  惟一损失惨重的是他父亲,同时失去爱他的妻子和他爱的妻子。

  “天豫,你要不要去洗个澡?你身上有焦土的味道。”汗臭和焦味混在一起并不好合。

  “要臭死你……”他故意搂紧她问腋下的汗味。

  “哎呀!不要啦!呵……你好讨厌……”她钻来钻去地扭动身体。

  “还敢说讨厌,我特地上山看看房子重修的状况,难免染上一身味。”她好香!

  那股淡淡的兰花香气始终不散,那是她的体味,不加人工香料。

  “能修吗?雪儿说拆了重益还差不多。”烧成那样,要她住她也不肯。

  “外墙补强再上一层油漆不成问题,里面就真的要大肆整修了。”他要置一间新房迎娶她。

  “要花不少钱吧!需要我帮忙吗?”他好像没在工作。

  “你有钱?”他斜眼一睨。

  “几千万吧!不过我父母更有钱,你要A尽量A,兔得他们被钱压死。”她的存款不过是他们一年的零花。

  但她的币值是台币,而他们是英镑。

  “你父母到底是谁?”咦?多怪异的说法,他们不是不合吗?

  “听过英国的弗特家族吧!”她推推他,要他去洗个澡。

  齐天豫边走边点头,准备伸手打开卧室的们拿换洗衣服,“英国的十大首富之一。”

  “我父亲是弗特子爵,弗特家族惟一的继承人。”没落前最后一个盛世。她想。

  “什么?!”他整个人冻结在当场,她……竟然比他还富有!

  “还有。”她真不想提,可是又怕他无意间打死两个闯空门的贼。

  “别吊胃口,你一次说到底。”他扭开门把打算进人。

  “他们的副业是神愉。”她羞于启齿,英国最富有的人居然爱当小偷,身为他们的女儿实在没脸见人。

  “神偷——”

  突然一阵衣潮冲倒他,齐天豫拨开覆在脸上的蕾丝裙。

  “我妈的变态嗜好,芭比娃娃的变装服,成人尺寸。”忘了提醒他房间已塞满各式娃娃的衣服。

  他顿时哑口无言,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有对奇怪的岳父岳母,而他能退货吗?只要他们的女儿。

  万头钻动,四方喧腾。

  闪光灯由早到晚间个不停,成群的记者像虎头峰一样穷追不舍,各方富豪企业争先出价,不惜出动大批业务高手和名嘴游说。

  如同三年前的“绿涅观音”,法相的庄严和沉静深深吸引八方众生,纷纷探问何时人世。

  本来不想大肆招摇的何向晚躲在角落,都怪她的经纪人温柔柔的嘴太快漏了口风,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地传到不可收抬,必须公开展览。

  今天是首展,她却有种被设计的感觉,一大早就有专人来为她打点门面,豪华礼车横行街道,还有人沿路放鞭炮,着实诡异到极点。

  她不要出席,绝对不要,谁也不能勉强她。

  但是,她还是来了。

  一尊尚未掀幕的菩萨正坐中堂,网路标价高得吓人,居然还办个公开招标,价高者得,为何没人来知会她一声,她只是雕刻的工具吗?

  “欢迎国宝级雕刻家亲自为我们揭开这尊创世纪的‘地狱菩萨’。”

  鼓掌声如雷响起,在雪儿和温柔柔的两面夹攻下,进退无路的何向晚僵着笑脸走上前,心里咒骂着始作涌者,她要把他千刀万剐。

  原意要草草地拉开布就走人,谁知布一滑落,全场的人便震得无法动弹,为菩萨的狰狞面孔骇然不已。

  地狱不空,苦不成佛。

  人们的心中同时浮起这八个字,膛大的双眸像是受到莫大惊吓无法阁上,只能盯着菩萨如夜叉般的恐怖面容而全身发寒,不敢心生邪念。

  渐渐地,他们看见全身墨黑的法身发出淡淡红光,非常非常谈,可是却让人心填平静,仿佛一下子心灵全部净空,干净如新生婴孩。

  在群众中有人开始流下泪,一个、两个、三个……无声的泪爬满每个人的脸庞,他们的心瞧见菩萨眼里的慈样和和善,渡人于幽冥之中。

  地狱菩萨为众生的罪孽而流下红色泪滴,众生惊讶它凝成血珠冻结在左眼眶下方,同时兼具狰狞与祥和来净化不知悔悟的人们,慈眉目怒地俯视云云众生。

  是无与伦比的顿悟,所有人的心在那一刻全都放下,没有人移得开视线,眼泪不曾停过,直到……

  “今天是‘地狱菩萨’的创造者何向晚小姐,和齐氏企业齐总裁的兄长齐天豫先生的结婚之日,恳请各位来作个见证。”

  结……结婚!

  谁要结婚?是不是司仪念错名字了,她怎么会结婚,不可能嘛!

  可是,捧着一束全白嘉德丽亚兰的盛装男子不就是天豫,正满脸促狭的笑意朝她走来。

  可恶,她被设计了。

  “美丽的兰花仙子可愿嫁予深爱你的我?请接下这束象征爱情不渝的淑女之兰。”

  接不接都觉得为难,就在此时,她看见两道熟悉的身影接近地狱菩萨,打算伺机而动地偷走它。

  真是死性不改,连女儿的雕刻作品也偷,休怪她不仁不义。

  “啊!有贼。”她突然高声一呼,伸臂一指。

  全场的视线同时汇集,一位高得出奇的旗袍美女以华丽的小把扇掩着口,另一位身材较娇小的东方美女则一手扶着佛像打算行窃。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