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8页     寄秋
  “开几包退烧药以备不时之需,还有拿几瓶综合维他命,血糖低的人也得存两包糖……”他叮嘱的态度太过认真。  秦东峰敛起笑意地说道:“你确定是她吗?她可是那个何向晚。”

  “别玩绕口令的游戏,我们都知道她是谁。”独一无二的何向晚,雕他心佛的美丽女子。

  “好吧!不开玩笑,你决定留下她了吗?”两个世界的人好遥远。

  “我会让她留下。”他语气坚定。

  好怪的语句。“她没被你那张英俊的脸孔迷住?”

  不会吧!万人迷先生踢到铁板?这是不是叫报应,谁叫他无视雪儿的一片痴心。

  “你那是什么口气,看我想力尽失取悦了你变态的幸灾乐祸。”他非常的不痛快。

  是,他是故意拖延带她去看以前珍惜得要命的收藏,到她来了之后全成了不屑一顾的废石,她对它们的兴趣远胜过他,让他心口发酸。

  人不如死的东西有何高兴,他现在真想把它们全砸了,叫她的目光全留在他身上。

  使了点手段套出她一些小秘密,城府深沉地挑动她不曾心动的心房,眼看就要有进展,她却冷不防地晕倒在他身上,令人错愕地成了手脚。

  此刻想想不觉劳尔,他越看她越是喜爱,哪有人先预告晕倒后就软了身子投怀送抱,害他空欢喜一场。

  “天豫,你还是考虑要报复吗?”他瞄了防脸色恢复红润的“病人”。

  “你怕她会是我的弱点?”从不知难受的他忽感胸口有股郁气。

  “如果照你的关心程度而言,她绝对会成为你的致命伤。”他没见过好友对其他女子有如此认真的表情。

  包括和他订婚一年,差点走进礼堂的未婚妻。

  他果决地提起她的手。“我有能力保护她。”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意外为什么会叫意外不叫意内,因为不可预测。”他半开玩笑地提醒。

  齐天豫报复的孟念稍有移动。“就算我放过他,他也不可能放过我。”

  “说得也是,你们像两头争地盘的牛,谁也不肯让一步。”两个狭路相适,不死不罢休。

  “狼。”

  “牛直到死进了还是牛,怎么会是很呢?狼……”咬!谁在说话?秦东峰打了个冷项。

  “他是一头狼,孤冷离群,独自守着自己的山头不许其他公狼进人。”所有雄性动物的特性吧!

  出辟的分析吸引两人的注意,他们看向已然张开眼的虚弱美人。

  “你醒了?”一抹笑意飞向齐天豫的嘴角。

  她很自然地回应。“嗯,我醒了。”

  “身体好些了吗?我叫人送些食物来。”他打了打手势,门外的下人随即去准备。

  “身体……”她想起来了,突觉丢脸地伸手掩面。“别看我,很羞。”

  他笑着拉下她的手。“不,是我们太恶劣了,让客人走了七个小时上山。”

  “七个小时?!”身旁发出惊呼声,不禁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你是怎么办到的?”

  天呐!不能笑,女孩子的感情非常脆弱,身为医生不该嘲笑他到晕倒的病人,有失医德。

  虽然离谱得想到开天才的脑瞧瞧,是不是大脑的发育不均衡,少了零点一的开发,因此必须花费七个小时走完寻常人三个小时的路程。

  可见天才也有一些白痴的基因。

  “你叫他走开啦!我知道自己很笨好不好。”她微撒着娇,懊恼自己净做些傻事。

  “听到了没,秦医生,病人不想看见你那张丑恶的脸。”齐天豫故作严肃地一斥,淡淡笑声流泻其中。

  “我认为她指的是你,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会恩将仇报。”又不是笨蛋,他干么对号人座。

  “他”泛指所有人。

  “刚才是谁说她无药可救的?”他挑起左眉,细心地按住她插着什头的手避免扯动。

  他立刻高明的撤清原罪。“没病的人干么吃药,不像某人有备无患,要命似的点了一堆药要人快马加鞭地送来。”

  当他家里开药局呀!内科、外科、小儿科的药都得备齐,搞不好等会要他充当妇产科大夫,开此请经补血的药来试试。

  刚这么想,马上就应验了。

  “东峰,记得拿些补血的药,她贫血。”差点忘了她缺铁。

  他该去摆算命摊了。“先生,要不要我顺便拿两瓶通乳丸,算你八折优待。”

  奶大好哺乳,大小通吃。

  “你留着自己用,将来变性正好。”他没好气地一阵,心想还有什么没考虑在内。

  这点,何向晚代替他说了。

  “访问一下,那些药是要我服用的吗?”体质差不算大病吧!

  秦东峰以为她没钱,因为饿到晕了嘛!“你放心,药费我会找他拿,不花你一毛钱。”

  “不是啦!下山要走好久的路,背一堆药很奇怪呐!”唐三西西天取经,她是上山求药。

  也不对,家里中西药多得柜子摆不下,她拿药回去于什么?

  “下山?!”

  “你要走?!”

  两人怪异的表憎让她心头毛毛的,难不成她晕倒的时候撞坏价值连城的古董,人家要她赔。

  “我是不是打破你家的明朗花瓶?”有钱人家最爱装阔,她家也摆了十几只。

  “没有。”他闷闷地说道。

  “摔坏了乾隆皇的玉扳指?”没看到玉碎片。

  “没有。”他的语气更沉。

  “摔烂了唐朝的唐三彩?”

  “没有。”

  “成吉思汗的矛?”

  “没有。

  “博仪的眼镜?”

  他眼一阵。“你到底要问什么?你并没有破坏任何东西。”除了把根针人他的胸口。

  她明显地呼出一口气。“那我回家有什么不对?这里又不是我的家。”

  两个大男人互视了一眼,神色都不太自然,不知该怎么回答她。

  “对了,我几时能参观你的收藏品?”

  第四章

  有钱人真是麻烦,收藏品放在家里怕小偷窃取,非得要存放在银行的保险库才行,他到底多有钱,连石头都搬进去,实在叫人想不透。

  说好了要借她看两眼,迷住了三天,别说是一块黑阳石,连普通石砾都没看见,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镇日陪他在眼前滑来滑去,好生羡慕。

  没有腿…呃,腿受伤的人真幸福,不用费力地用双日走路,手一按就有轮子代步,下山后她也要买一部回去试试,多便利呀!

  何向晚无聊地四处闲逛,在郁的林本让她倍感亲切,作是多年不见的朋友伸手拥抱她,延伸的枝于充满熟悉的原始气味。

  她暗笑自己的傻气,又不是寄生在树木的兰花,乐会有重回老朋友身边的感觉呢!

  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声,似乎在说,你是我们树木的好朋友呀!你就是兰花仙子,千年前移植广寒宫的美丽花神。

  可惜她是凡人,听不见树木的声音,优用地漫步林荫底下,享受微风拂面的暖意,静静呼吸自然的味道。

  菩萨的面容在她心底沉淀,当初的澎湃激动化为涓涓细流,心清才能雕出好佛相,灵净赋予其真正的慈悲,雕佛而非雕石。

  心雕,手只是辅助工具。

  “你是谁?”

  谁叫唤我?她回过头看到木桥旁立了位冷艳女子。“我叫何向晚,你呢?”

  她对女人向来不设防,不认为穷乡僻壤的山上有谁会认识她。

  “你就是那个何向晚?”她惊讶地一指,诧异多过于欣喜。

  “我是何向晚。”她不明白地一应,她就是她,并没有多出一只手臂或是一条腿,于么张口结舌。

  女子很快地恢复正常。“你来这附近散步?”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

  “是还不是?”她的口气变得很冲,好像不满意通人戏耍。

  “是。”好凶!和风波人吵醒也是这样,一副要拿刀找人拼命的模样。

  雪儿察觉自己的恶形恶状似乎吓了她一跳而和气了几分。“你住这附近吗?”

  “算是吧!”目前。

  “这里是私人产业,未经允许最好别增人,土地的主人不欢迎外人。”她善意地劝告。

  “你说这一大片都是他的呀!”好惊人的财富,跟她家的牧场差不多大。

  “是他外公留给他……等等,你说的‘他’是谁?”听她的口气似乎认识他。

  “齐天豫呀!天豫说四周的环境很优美,要我住多久都没关系。”可是她好想回家握握她的雕刻刀。

  天豫?!她叫他的名字?“你在向我示威吗?表示你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他。”

  哈!好大的笑话,才三天而已。

  她只不过请了三天假没来,他身边的真今天女就现世了,是不是很大的讽刺?她到底在拿什么乔,要且弄自己到几时。

  那天在门外听见那句令人心碎的话——“她不是我要的女人”,情绪一直难以平复,想放弃又不甘心.几度和自己对话,像个疯子一样。

  考虑再三,她决定给他也给自己一次机会,人若太亲切会看不见彼此小指上的细线,要退开距离才能知道谁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伴侣。

  因此,她借故三天不出现,看他会不会想念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