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幽兰送情 >  幽兰送情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9页     寄秋
  人是一种惯性动物,一年多来他依赖她做复使,两人发展出病人和复健师之间的默契,只要一个眼神或是手势就能了解彼此的意思,所以她相信他少不了她,除非他不想康复。

  分开,是一种测试,对爱情的测试,但显,然她做了最思蠢的事,让他心目中念念不忘的幻影雕刻师实化成真人,在她来不及防备的空档闯了进来。

  任何以堪。

  好笑,好笑,真是太好笑,她被自己出卖了。

  “我听不住你的话,我并不认识你呀!”十分困惑的何向晚并不晓得她在怨什么。

  “我是雪儿,天豫的妻子,他没向你介绍吗?”她恶意地进行破坏。

  一时的妒和恨蒙蔽了她的善良天性。

  她恍悟地朝她一笑,不带任何芥蒂。“原来你是齐太太呀!我只是偌住几天,你千万不要误会。”

  “你相信我说的话?”雪儿睁大眼,为她不争不吵的恬际感到生气。

  “为什么不情?你是天豫的妻子,应该都是好人吧?”她能分辨出谁恶谁善,表相是骗人,心最重要。

  说得好像理所当然,莫非是自己多心。“你不怕我的出现会抢走他?”

  “你讲话很难理解,你本来就是他的妻子,我干么要抢?我的世界又不需要男人!”男人比一根钝了的雕刻刀还麻烦。

  “不需要?!”雪儿冷静的声量出现高音,似是看见狗在啃胡萝卜一样的不可思议。

  她难道不晓得爱情是女人的全部,没有人不需要契合的另一半?

  “你好大声哦!这样会吓坏树上的鸟雀和松鼠。”她此刻说活的神情化如一位红尘绝念的仙子。

  雪儿看呆了,久久不能回神,小鸟为何会主动飞到她肩上歇息?!

  她轻声地说道:“忘记告诉你,雕刻就是我的生命,我所有的热情邀通奉献给它了。”

  何向晚故意要安抚她的疑心,夫妻的事外人不好插手,虽然心里有一丝丝不舒眼,但是这样也好,把未衍生的可能性斩除体,她才能专心于雕刻。

  一心两用超出她的能力范围,他的关怀和体贴的确在她平静的心湖投下一颗不小的石子,激起的波澜起了连锁反应,在心里画出一道道美丽的涟说。

  可是,他不属于她,他是有妇之夫。

  线断得正是时候,她的生活容不下太多杂思,除了雕刻,她无法对某件事或某个人维持长久的兴趣,所以这样最好,最好……

  “你不喜欢天豫吗?”她的反应让雪儿觉得自己好龌龊,亵读了一位灵秀女子。

  她不假思索地回道:“喜欢呀!他是一个孤独的人,和他养的‘奔跑’一样。”

  “你也知道奔跑?!”她不怕吗?

  “奔跑很可爱,非常善解人意,它是一只好狗狗。”就是有时候眼神显得孤寂。

  她想,它是在想家吧?

  “狗……”雪儿顿感无力。

  “何向晚”三个字代表传奇和神秘,人人在猜测能雕出“绿涅观音”的女孩该是如何聪慧敏锐,小小年纪便能领悟剔透的佛意,创造出举世震惊的出世观音。

  没想到她是个单纯近乎白痴的女人,狼和狗都分不清,不知该失望还是好笑她是个人,并未神格化。

  “我知道它是一头狼,可是我觉得它比较想当狗。”因为它老望着赵先生家那只有黑白斑点的母狗。

  赵先生是退伍的老兵,养了一群爱吠的狗儿。

  “呃?!”她是不是被戏弄了?雪儿的表俗是诸愕。

  “是吗?我倒认为你该被打一顿屁股,没本钱生病的人最好给我安分些。”

  何向晚尚未回头,一件布满男性体温的外衣已轻按在她激凉的肩上。

  “是你!”

  瞧她什么表情,一副见鬼的模样连忙跳开,他很恐怖吗?懂得跳上一旁的树根,谅他再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把轮椅“开”上去。

  有人天生体质差吃不胖,一天五餐外加水果、点心和消夜,看起来依然像一块破布不堪一擦,稍微起点风就要担心她会用走,不绑颗石头实在不放心。

  好心地带了件衣服怕她着凉,前后来回地转了好几圈才遇上人,具有那么不禁吓,她的胆子自称比天还大,他不相信她会突然转性。

  莫非得不到他关注的雪儿在她耳边碎嘴,编派了不利于他的种种流言。

  “向晚,你不是很想坐轮椅去兜风?上来呀!”他向她拍拍大腿,意思要她坐上来。

  坐轮椅去兜风……眼睛睁得不能再大的雪儿用力呼吸,冷静专业的形象毁于一旦,敲出左胸确定心脏仍在跳动,天才和白痴大概是画上等号。

  她眼中流露出渴望.但……“不好吧!你太太在这里,我怕她误会。”

  “我太太?!”他看向雪儿,似笑非笑的冷酷像一把利箭。

  “开开玩笑罢了,她实在不像我认知中的何向晚。”差距太大。

  “你的玩笑显然有人当真了,让我很痛心。”那个笨女人。

  人家说说她就信,哪天蹦出个孩子叫爸爸,她是不是也要他把财产分一半给别人家的小孩?

  雪J儿不在乎地耸耸肩。“听过天遣吗?忽略别人感情的人,同样被人忽略。”

  “你在指责我吗?”他没有要她爱他,自私的爱不该要求平等。

  “不,我在嘲笑你。”是的,她很想痛快地大笑,她头一次敢抛弃自我地正视他。

  “嘲笑?”他的表用变得危险。

  她当真笑出声。“正确说法是同情,你心目中的女神是个情感智障。”

  心感智障!多好的形容词,他失笑地凝视他所受的女人。“向晚,你打算种在树根吗?”

  拥抱着大树差点睡去的何向晚横瞪一眼,挨着树根一坐迎向凉爽的风,其想如他所言地与树相依偎,从此天长地久。

  没有爱,没有情,烦恼皆空,静静地听着树下来回人们的心声,与鸟儿合唱四季之歌,用热绽放美丽的花朵供人惊叹,不与百花争艳。

  孤芳自赏,绝艳于空谷深林,幽幽一生。

  “唉!本来想带某人去看我收藏的破烂石头,没想到她不领情。”按按钮,他转动方向要离开。

  雪儿差点被口水噎死,他那些“破烂”石头每颗最低市价十万元.最高超过八百五十万,而且不包括行家垂涎渴得的黑钻。

  何向晚一听,精神一振地拉住他轮椅的把手。“等一等,你现在要带我去看了吗?”

  “心情不好,某人诚意不够。”他刁难地将脸一撇,不高兴她把石头看得比他还重。

  “那……那就算了,等你心情好一点再说。”她失望地不为难,垂下头盯着沾上泥色的鞋子。

  气她轻易放弃的齐天豫,扯不下脸来她回心转意,同时因她闷闷的小睑心疼不已,她简直是十足十纯金的笨蛋,就不会说两句好听话来讨好他吗?或是撒个娇。

  举世闻名的雕刻家是个智障,他终于了解雪儿口中的同情是怎么回事,爱上一个情感低能的女人是他的不幸,表示他会比别人辛苦好几倍才能教会地“爱”

  “当我心里不好就想丢石头,那堆破烂丢进湖里好了。”他的敌人就是那些破烂石头。

  越想越气.真想心一横全扔进山谷。

  何向晚大城地抓紧他的手。“不可以,在我看过之前绝不能丢。”

  听听,她的阻止多冷血,原来她没中意的就可以丢。“我是玉石的所有人,我要丢就丢,心情不好的人有资格发泄。”

  “你要怎样心情才好得起来?我不会扮鬼脸也做不来小丑。”我只会雕刻,她在心里默念这一句。

  “谁要你玩些小孩子的把戏,成熟一点的诚意你不憧吗?”她扮起鬼脸一定很可爱。齐天豫的眼底含笑.口气却装得很凶。

  她苦着一张睑一筹莫展。“你打算去哪里丢石头?”

  “干么?”

  “我去捡呀!省得糟蹋了……”好可伯的脸,他……他在气什么?

  一旁的雪儿忍得好痛苦,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按着肚子问阔地笑,先前的郁闷全一扫而空,老天为她报了一箭之仇,谁叫他不爱她。

  这会儿真正的报应来了,她该落并下石还是伸出报手呢?

  淡淡的释怀柔化了她脸上的冰艳,没人规定受不到就一定得给他死吧!诚心的祝福不就表示她宽宏大量,爱不到她是他的损失?

  “咳!何小姐,我建议你给他一个吻,我保证他心情好得魂都掉了。”她是伟大的女人,把心爱男子推下断崖……呢,是推上幸福云端。

  “吻?”她马上双额一红,立刻红似樱桃。

  “他心肠很不好,肯定会瞒着你把石头丢掉,要不要吻就在你一念之间。”她表情十分严肃地说。

  何向晚一急,低头看着一脸怒容的男子。“天豫,你千万不能丢。”

  “我……”第一个字刚说出口,蝴蝶般轻吻即在他度上点了一下。

  有效耶!何向晚高兴得漾开一朵笑花,整个人像出发银白色光芒,谈谈的兰花香识进齐天豫迷恋的体内。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