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媄娮 > 情钟小药娘 >  情钟小药娘TXT全本下载
返回  下一页

第1页     媄娮
  第1章(1)

  天刚破晓,云间一道光亮,照醒了沉睡的山谷。

  靳湄琴踩着轻盈的步履,行走在裸露于溪床的石头小径上,看着走在她前头略显佝偻的身躯,她皱着眉问:“爷爷,你确定这个时期会有玉簪花吗?”

  现在不过是春末初夏的交替季节,这么早就出来找全草的玉簪花,会不会太急了些?

  对于孙女的提问,靳友奕略显佝偻的身子挺直了下,瞇眼扫视周遭的环境后,才缓缓地开口:“没有也要找,现在这味药在城里可是缺得紧,如果能找到全草的玉簪花,就能卖个好价钱了。”

  “好吧!那我们就赶紧将花给找出来,省得古二伯伯又要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靳湄琴做了个吐舌的鬼脸,她最受不了药铺里的伯伯,说话时总是激动不已,害得她每次跟他说话,总想自备把小伞,免得被喷得一身唾沫星子。

  “妳这丫头,让妳做点事,倒像是把妳累着似的?”靳友奕忍不住轻斥着。

  “唉~现在连说个话都惹人嫌了,我看,我还是乖乖找花去喽!”担心爷爷又搬出大道理来训斥她,靳湄琴一个箭步往草丛中钻去。

  见宝贝孙女鬼灵精怪的模样,靳友奕也只能付之一哂,将目光放在所要找的药草上。

  钻进草丛中的靳湄琴,即刻感觉到身上的衣物被晨露给沾湿了,回头看了眼在水地附近翻找草药的爷爷,骨碌碌的大眼,闪着灵活慧黠。

  “我看我还是乖乖的把玉簪花找出来比较要紧,如果今天找不到,包准爷爷隔几天又会嚷着要出来采药。”太了解靳友奕脾气的她,开始认真的依着印象中药书的记载找花。

  她依着花的生长特性,往阴湿的地方找去,虽然没找着她想要的花,却看到不少春末之季未凋的草药,她蹲下身,将看中的草药,用小药锄小心地挖了起来放进药篓里,然后再次确认目前所搜寻的地方,没有她所需的草药后,本想转移阵地,眼角的余光却被某样异物所吸引。

  “那是什么?”依照多年采药的经验,她很清楚那个“东西”绝不是山中的野兽,仔细观察,比较像是……躺了一个人。

  虽然感到好奇,但直觉告诉她,走过去就会招来大麻烦,因此靳湄琴决定转身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唔……水……水……”

  只是身后那“东西”突然飘出了呻吟声,害得靳湄琴的罪恶感顿起,迟疑了半晌,她缩了缩脖子,决定继续当做没听到,举起脚步就要离开。

  “……我不恨你,可是……”模糊的呓语声,断断续续的敲进靳湄琴的心坎,本欲离开的步伐,硬生生被留住。

  她偏着头,侧望了声音出处,最后实在敌不过“良心谴责”,她改变心意地靠了过去。

  果然,草丛堆里躺着一个全身血污的男人。

  根据目测,倒在地上的男人虽然体格高大健壮,但满身的血渍显示,他应该身受重伤,如果没有人发现他的话,最多也只能再撑个二、三个时辰就会死吧?

  “看他手边掉落的剑,还有身上所受的伤,九成九是与人结怨,遭人砍杀的结果,就算费力救了他,早晚又会被人砍杀,那又何必白费力气呢?”靳湄琴,人如其名,对于靳家村外的陌生人,一向抱持着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没情。

  就在她抱定主意要见死不救时,却眼尖的发现濒临死亡的男人手边,正巧就长了一株全草的玉簪花。

  瞧瞧,那长长的花茎与细长的花苞,还有叶片上白色的纵纹,那不是玉簪花是什么?

  “找到了!”靳湄琴揉揉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她唇角微勾,慢慢地趋前摘花。

  虽然没有想救人的意思,可是靳湄琴一双好奇的眸,仍是忍不住的瞥往正躺在她脚边的男人。

  首先她看到他散落的长发,微微遮住他的脸孔,注意到他的唇因为缺水而泛白干裂,再细看一眼他身前凝满的血渍,发现他身上竟有一处贯穿身体的伤口,鲜血在他的身下滩了一片,如果不是因为还看得见他胸口微微的起伏与细微的呼吸声,这个男人简直跟具死尸无异。

  “看在你帮我找到玉簪花的份上,等你咽气之后,我会回头帮你收尸的,这样应该算是对你有良心了吧?”靳湄琴一边小心翼翼的将玉簪花给收进药篓里,嘴里还不忘对眼前将死的陌生人,施予她难得一见的同情心。

  重伤的男人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应。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我明天再来帮你收尸,不过你得先保佑你自己的身体,在我回来前,别被狼啊狗的叼走,知道吗?”看着他深锁的眉心,这才发现他竟有张令人着迷的脸,可惜却是短命之相。

  嘱咐完毕后,靳湄琴决定带花走人,只是当她挺起腰杆站起身时,那双原本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一双如鹰眼般的锐利黑眸直勾勾的瞪着靳湄琴看。

  “妈呀!”没料到“死人”居然会复活,靳湄琴被吓得尖叫出声,整个人因为一时腿软,瘫软在地。

  担心他还会有惊人之举,她连忙手脚并用的往后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听到惊叫声,靳友奕连忙朝声音处跑了过来,“丫头,怎么了?”

  “殭、殭、殭尸。”靳湄琴指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语调因为惊恐而结巴。

  记得爷爷曾经跟她说过一些乡野轶事,其中包括死人若被猫跳过尸身,便会成为殭尸的故事,初听时还不以为意,而今眼见为实,才知道自己的胆子,并未如想象中的强壮。

  见宝贝孙女吓到脸色惨白,靳友奕也不禁凝起了眉头,虽然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殭尸,可是……

  “别怕,爷爷看看。”扶起全身颤抖的靳湄琴将她护在身后,靳友奕缓缓地靠近躺在地上的陌生男子。

  眼见爷爷居然还想靠近,靳湄琴连忙伸出拉住他,“爷爷,你不要去,他……是殭尸。”

  “傻丫头,殭尸是不能见光的,妳瞧,天都亮了。”靳友奕抬了抬下巴,示意她仰头看天。

  天光乍现,朝雾渐散,的确是天亮了没错。

  “可……可是……”有爷爷壮胆后,靳湄琴稍稍定下心,她攥着爷爷的袖子,躲在他身后,以害怕的眼神瞅着地上的男人看,心里不禁怀疑起,地上的男人明明已经奄奄一息怎么会突然睁开双眼?而且那双利眸炯炯有神,实在不像是垂死之人,难道是回光返照?

  一连串的问号,让靳湄琴鼓起勇气跟着爷爷的脚步靠近,看到男人的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如纸,难道是自己一时眼花吗?

  而靳友奕则发现他一息尚存,连忙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丹塞进他的嘴里,好互住他尚存的一口气,将他带回去医治。

  “丫头,妳连人还有没有气息都分不清楚,以后怎么当个好大夫呀?”这一次不能再叫她罚抄医书就了事,看来他得再想想别的惩治办法才行。

  “爷爷,你怎么可以把碧玉丹给他啦!”真是浪费,那碧玉丹可是救命圣药,无论是碰上多么严重的伤员,只要吞下一颗碧玉丹,绝对能护住尚存的真气,等待医治。只可惜,碧玉丹的炼制方式早已失传,因此非常珍贵,就她所知,爷爷身边仅剩两颗,怎么可以如此暴殄天物,将碧玉丹让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呢?

  “别啰唆,快点来帮忙。”靳友奕探了探男人的脉膊,确认还有救,解下背上的药篓交给靳湄琴,弯下腰欲扶起他。

  接过药篓,靳湄琴立刻提出质疑,“爷爷,你不会想救他吧?”

  “废话,人都伤成这样,难道妳想把他丢在这里,见死不救吗?”靳友奕停下动作,偏头瞪了她一眼,颇有责备之意。

  接到爷爷责备的眼神,靳湄琴倒抽口气,还是决定将话说清楚,“爷爷,我不同意带他回去。”知晓爷爷的仁心仁术,但前车之鉴时犹未远,她不愿意再重蹈覆辙。

  闻言,靳友奕有些恼怒的将男人放躺回地上,然后调整目光,准备好好教导孙女身为大夫的责任,但在看到靳湄琴的忧心眼眸后,他明白了。

  原来,她还在意当年的那段往事……

  第1章(2)

  靳友奕伸手揉了下眉心,试着动之以情,“丫头,我们是大夫,身为大夫治病救人是我们的天职。”

  “爷爷,你现在说的这套理论,仅适合用在靳家村里的人,对于外界的陌生人,我一概不承认,也不接受。”就是因为那套理论,才会害她家破人亡。

  “丫头,我们做人做事,不能以偏概全,妳不能因为过去的事,就全盘否决其它人的善良本性,况且,妳爹给妳取的名字,其意境就是指临水岸焚香操琴,可不是要妳变成没情义的冷血大夫。”靳友奕对于靳湄琴这个孙女儿,除了自家人外,对待陌生人皆无半点医者之心的行径头痛不已。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