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媄娮 > 情钟小药娘 >  情钟小药娘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4页     媄娮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心之所系的女人。”在靳湄琴面前说不出来的话,在一名陌生女子面前,他终于找到宣泄的出口。

  他的话震憾了她的心,圆睁的眼里流动着错综复杂的情绪,甚至激动到说不出话来。

  第8章(2)

  因为看不见,所以骆雨樵不知她纤细的娇躯正因为他的话语而颤抖不已。

  “小青姑娘?”他若有所思的开口。

  他的轻唤,唤回了靳湄琴的思绪,她微哑着声回应道:“呃……不好意思,你刚才说的话,让我有点惊讶,因为……我从没有听她提起过这件事。”

  “以我对她的了解,这种事情她是不会轻易对人说的。”骆雨樵记得那日他要离开时,靳湄琴还别扭的说她灶上热着馒头,叫他等待再走的往事,现在回起来,倍感怀念。

  “是吗?你就这么了解她?”靳湄琴垂下眼眸,同意他的话。

  关于感情事,别说陌生人了,就连对爷爷,她也滑吐露半句,即便爷爷将话说得很明白,她仍是嘴硬不愿承认。

  “不!我不了解她……真的……不了解。”不然他也不会落得不知该如何向她启口的窘境。

  在她失去爷爷的那段日子,不知多少个夜里,看着她哭红双眼,他总想走上前去,轻搂着她的身子,然后跟她说明一切,但是所有的话,总是被卡在喉咙,满满地……说不出来。

  听他说不了解,靳湄琴只觉得心被刺了一下,心里同样想着,她也不了解他,因为她真的不懂,为什么他会说辟毒珠已被他拿走,还说他骗了她的感情、骗取她的信任……想到这里,她心念一转,开始转变话题。

  “我看你眼睛伤的这么严重,是否要我帮你找靳大夫替你看看?”她的提议,让骆雨樵怔愣了好半晌,才慢慢地开口:“不……不用了,我只希望小青姑娘能为我捎来她平安的消息。”

  “你……真的不想再见到她了吗?”

  “我……我没有资格再见她。”如今他已双眼失明,不但保护不了她,还会连累她,见面只是徒增伤感。

  “可是你的眼睛若再不医治,怕有失明之虞,之前曾听靳大夫说过,靳爷爷有颗名唤辟毒珠的宝珠,能吸取所有毒物,如果能请靳大夫拿出辟毒珠为公子医治眼睛,那不是很好吗?”

  “辟毒珠……”他喃喃地重复她的话,眉宇间的忧愁似乎更深了。

  “嗯,辟毒珠……公子也知晓此物?”靳湄琴以话探话,为的就是想从他口中套出关于辟毒珠的消息,只可惜,骆雨樵的嘴巴象是紧闭的蚌壳,对于辟毒珠只字不提。

  看到他若有所思的模样,靳湄琴心中的气忿与疑惑更甚,心里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她都得想办法将辟毒珠找回。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湿气。

  大雨前的闷热空气,让藏着心事的靳湄琴更加心烦意乱。

  “快下雨了吧?”她仰头望天,听到山洞里断断续续飘出的低吟声,她敛下眼皮,垂放在身侧的一双小手紧握着,轻叹口气,抬起眼,悄然无声的踱步走进山洞里,望着洞内篝火熊熊燃烧着,她的鼻头不禁发酸了。

  为了要逼骆雨樵交出辟毒珠,她故意等到他体内的残毒再次发作时,开口说要离开。

  “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没问题的,你不用担心。”察觉到凶猛的毒性,正在体内蠢蠢欲动,他吸了口气,试图运气将残毒逼到双手指间,可惜在这过程间,也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

  看他满头大汗的拼命忍耐,靳湄琴虽然感到于心不忍,不过……心中的恨意让她选择视若无睹。

  “我这次回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来,你确定真的不需要我找人来帮你?或者在我离去前,你有什么东西需要我先去帮你带来的?”她试着提醒他联想到辟毒珠。

  “真的不用了,我与小青姑娘萍水相逢,姑娘能将我安顿于此,我已感激不尽,其他的就不劳姑娘费心了。”他并不怕面对死亡,只是心中还牵挂着伊人。

  “好吧!骆公子,请保重了,有空我会再回来看你的。”最终,她还是没能套出他的话。为了不让他起疑,她仍然铁了尽的假装离开他们栖身的山洞,她待在山洞外徘徊许久,本想真的狠下心对他不理不睬,可是想到他的眼伤,那双本该狠心绝情的眸子,硬是频频回顾,看着看着……也就留下来了。

  知道就要下硕士的靳湄琴,才刚走回山洞里,雨就忽地哗啦哗啦地倾盆而下,瞥望了一下天色,她依着山洞的岩壁抱膝蹲坐。

  为了不想让骆雨樵察觉到她的存在,她刻意坐在离他很远的地方,但还是能看得到他的一举一动。

  一双担忧的眸子,远远的打量着山洞内的他,她看到他正痛苦的以手捂眼,也看到他疼痛不已的在地上换气翻滚,靳湄琴的心被狠狠揪紧,知道他已经抵达忍痛的极限,知道他已经快负荷不了。

  山洞内痛苦的低吟声,一声接着一声,不断传进靳湄琴的耳里,每一个痛苦的抽气声,都绞拧着靳湄琴的心口,她放开抱膝的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试图减缓胸口的窒闷难受,但心口的疼痛却象扎了根、烙了印,没有丝毫减退的迹象。

  “啊——”

  一阵阵椎心刺骨的灼烧刺痛排山倒海而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抽搐,最后终于压抑不住难以承受的疼痛,他不禁高喊出口。

  骆雨樵的痛,笔直的插进靳湄琴的胸口,她耸然地直打哆嗦,捂在耳朵上的一双小手,转而紧紧的覆在她差点也要低呼出声的檀口上。

  看着在篝火映照下,痛苦蜷缩的他,靳湄琴不忍的闭上眸子,再将小脸埋进环起的双臂间,紧紧抱着自己的膝。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靳湄琴,你不能心软,就是要让他痛到受不了,他才会把辟毒珠找出来用,只要他取珠,你的目的就达到了……“啊——啊——”一波接着一梁上君子的剧痛,象是存心要折磨人似的,让骆雨樵就算想晕死也不能。

  靳湄琴抖着肩,捂着耳,拒绝再听这令人心惊的痛苦呻吟。

  她又对自己说:“没关系,没关系,就让他痛吧!谁叫他是杀死爷爷的凶手,让他爱驼些折磨,也是他的报应,谁教他如此的忘恩负义,谁教他不把辟毒珠交出来……这是他自找的,根本不需同情他……”

  “呃……”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剧烈的痛楚仿佛要将他啃噬。

  忽然间,他不禁想起小青所提起的那颗辟毒珠。

  是啊!如果他手边此刻有了辟毒珠,即使身染百毒也不需再害怕,可是……就算他知道辟毒珠的藏处,他也不敢冒然取出。

  如果俞佑权还活着,如果觊觎奇珠的人仍不死心,他取珠之举,岂不是要再陷湄琴于危殆之中?

  “不——”他咬牙硬撑,任由剧烈的疼痛啃蚀,他决定不动用辟毒珠了。

  “啊——啊——”无边无际的痛楚,让骆雨樵咬破了唇,鲜血从嘴角溢出,也抵消不了毒性蔓延所带来的疼痛,直到此刻,骆雨樵这才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与肉体受到剧烈疼痛折磨的骆雨樵相比,靳湄琴的情况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躲在暗处的她,紧咬双唇,紧闭双眼,紧捂双耳,但去逃脱不了心痛的折磨。

  听到他痛苦的嚎叫声,她的心也跟着凄厉的呐喊。

  看着他生不如死的挣扎模样,她的心也疼痛到无法自拔。

  为什么她要留在这里受此折磨?她不是想给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一个教训吗?为什么现在却反倒陪着他一起活受罪了?

  在他因为剧毒而痛苦不已的同时,她也无法幸免的用那颗还爱着他的心,以名为恨意的复仇之刀,生剐着自己的心,血淋淋的……象是自己拿刀,一刀一刀的从心头剜肉。

  “啊——”终于,靳湄琴受不了这样心虐的折磨,她泪流满面的从远处,跌跌撞撞的奔到他身边,看着他因为体力耗尽而虚弱的瘫倒在地,她的一颗心都碎了。

  “雨樵,雨樵,你醒醒……”她颤抖着手,轻轻地摇晃着怀里的他,不敢相信她竟狠心地放任他痛苦成这样,她明明就有能力缓解他身上的疼痛,可是她却硬是狠下心肠想要报复,结果证明,她想要的目的非但没有达到,还害得她跟着他一起痛苦、一起受罪。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绝对不是。

  “呃……”昏沉中的骆雨樵,呻吟了下,嘴角溢出鲜血。

  “雨樵。”她心痛的喊着,连忙取出她的针盒,在他身上的穴道扎了几下,舒缓了他的疼痛,也止住了疼痛继续蔓延。

  “雨樵,我投降了,我不恨你了,我求求你,告诉我你把辟毒珠藏在哪里,我去取来帮你解毒,我们不要再折磨彼此了好不好?”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