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媄娮 > 情钟小药娘 >  情钟小药娘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9页     媄娮
  感应到女儿的心思,骆雨樵怜惜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说道:“湄琴,等一下回家,我再补喝两碗便是。还有,小茜也没有拉着我乱晃,她是看到开了满山的薄雪草,觉得很漂亮,才会拉我陪她出来看看的,你就别念她了。”

  “对啊!小茜很乖,小茜都有紧紧的看着爹,没有让爹跌倒喔!”

  小茜最怕娘凶起来的样子,因为娘只要心情不好,就会罚她看医书,小茜最讨厌看书了!看到书上那密密麻麻的蚯蚓文字,她的眼皮子就会很快的掉下来,然后昏死在书案上。

  “你啊!缠着你爹还不就是想学剑,你以为娘不知道吗?”靳湄琴环臂抱胸,一双水眸睇向小茜,颇有知女莫若母的意味。

  “人家真的很想学习剑术嘛!”在靳湄琴那似责备却又像调侃的眼神注视下,小茜不禁低垂了小脑袋,可是嘴里却不服气嘟嚷着,“谁说女孩子就不能学剑,不能闯江湖?小茜长大一定要当侠女,不要当大夫……”

  “小小年纪就想当什么侠女?我看你还是乖乖的多读两本书,多识点字,这样比较实际。”靳湄琴只要想到女儿粗枝大叶的迷糊个性,不对她口中所谓的侠女生涯,抱持很大的忧心。

  “爹——”眼见靳湄琴又开始泼她冷水,小茜一张小嘴又噘得半天高,拽着骆雨樵的大掌,要他帮忙当说客。

  被夹在两个最爱女人中间的骆雨樵,觉得既甜蜜又为难,感觉到自己成为她们两人注目的焦点后,他轻咳了声,才缓缓说道:“湄琴,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将来长大后,她有权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当然,我也希望小茜能够多识点字、多念点书。”

  “小茜,听到没有?爹也希望你多念书。”靳湄琴一脸得意地看着小茜。

  “娘,你才该听清楚呢!爹说他不反对我当侠女,也就是说,爹还是会教小茜习武的。”得到爹的认同与默许,小茜就像是吃了颗定心丸,满心期待着自己快快长大,好让她可以闯荡江湖,扬名立万。

  “爹是肯教你学武没错,可是你得先把书念好。”靳湄琴真是受够这个小鬼灵精了,明明是女孩家,却不兴女孩该热衷的事物,反而对骆雨樵收藏已久的剑起兴趣,想到那次要不是她发现的早,不知这个孩子会玩剑玩出什么乱子来?

  “我要先学剑再念书。”叫她看书准又要睡死过去。

  “小茜——”靳湄琴不高兴了,再想板起脸教训她时,骆雨樵已经用手势示意小茜到别的地方玩了。

  “雨樵,你实在太宠小茜了。”看着女儿蹦蹦跳跳的跑去扑蝴蝶,做娘的靳湄琴,除了叹气之外,也只能感叹黑脸不好当。

  “她年纪还小,很多事情还不懂得分辨好坏,你这么念她,她听不进去的。”骆雨樵笑了笑,感觉到靳湄琴伸出手扶住她的胳臂,两人就并肩坐在草地上。

  “我知道啊!可是江湖险恶,我真不愿,也不想她的心里,一直存有想出去闯一闯的念头。”小茜是她的心头肉,她可舍不得她在外面摔得鼻青脸肿后,才晓得家才是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

  “小茜是个聪明的孩子,她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骆雨樵伸手轻拍爱妻的手背,希望她别太钻牛角尖。

  “算了!反正我说不过你……”靳湄琴认命的抿唇。

  山间一阵阵凉爽的清风拂面而来,靳湄琴舒服的深吸口气,偏过头看着深爱的男人,看到那双虽然清澈,却无视的湛黑眸子,心里是既心疼又惋惜。

  他那双盛满柔情的眸子,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将她的模样,倒映在他的眼底呢?

  “雨樵,你还记得叔公提过的盼盼姑娘吗?听说她最近添了个胖娃娃,我们改天再去看看她,好不好?”自从得知是赵盼盼替他们夫妻俩洗刷冤屈后,靳湄琴的心中可谓百感交集。

  因为她一向不与村外人打交道,但是经历过一连串的事件后,她才顿悟当初自己排拒村外人的想法有多可笑,谁是爱她的人?

  谁又是会伤害她的人?她总算能看清现实了。

  所谓的好人坏人,是不会写在脸上的,人与人之间还是要经过相处,才会知道对方是否值得自己深交,像赵盼盼就是个最明显的例子。

  听到爱妻想去访友,骆雨樵自然顺从配合,微笑聆听着耳边银铃似的笑声,嘴角也不自觉的跟着上扬。

  他很喜欢听她的笑声,尤其是在他双目失明的这段日子,他更加用心的以耳代眼,去感受着她笑靥如花娇美的样子。

  注意到骆雨樵若有所思的模样,靳湄琴望着他的眼,心怜地低语:“雨樵,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医好你的眼睛的……”

  听到她的承诺,他缓缓地点了点头,脸上满是温暖的笑意,感觉到她柔软的发丝轻触着他的颈项,一股淡雅的香味沁入鼻腔,他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还有细嫩的脸颊,温馨而亲密的氛围充斥在两人之间。

  这几年,他其实已经慢慢习惯眼盲的日子,虽然对于无法亲眼看见爱妻与女儿的模样,心中仍感遗憾,可是知晓湄琴为了医治他的眼伤,已经付出最大的心力,他舍不得再给她压力。

  靳湄琴看到他唇边的微笑,撒娇的将脸贴靠在他的肩上,正想窃吻他的唇时,刚才还跑到远处扑蝴蝶的小茜,却兴匆匆的捧着许多颜色鲜艳的花朵,来到他们面前献宝。

  “爹,你看我采了好多好漂亮的花花喔!我带爹还有娘过去采花好不好?”小茜双颊红通通的,头发上还沾了不少草屑与花瓣。

  “小茜啊!你到底是怎么玩的?”靳湄琴一见到女儿变成小花猫,方才的闲情逸致一下子全跑光了,她站起身走到小茜身前,弯下腰帮她揩拭脸上的脏污。

  “娘,我跟你说喔!那里有好多美丽的蝴蝶,还有很多很漂亮的花,一大片一大片的喔!”小茜高兴到手舞足蹈。

  骆雨樵与靳湄琴终究还是拗不过女儿,一家三口边说边笑的走到小茜口中的美丽仙境前站定。

  那是一处人迹罕至之地,崎岖弯行的羊肠小径上,飞舞着五颜六色的美丽蝴蝶,满山遍野的花海,随着山风起伏,飘散着片片花瓣与醉人的花香。

  “哇!我们住在这里这么多年,怎么都没有发现过这里啊?”靳湄琴被眼前的美景迷颤了心头。

  “娘,这里真的很漂亮吧?”对于自己的新发现,小茜显得得意洋洋,然后迫不及待地从靳湄琴的手中,抢过骆雨樵的大掌,想拉着他一起分享这片花海。

  “小茜,你走慢一点,你爹眼睛不好啦!”靳湄琴对于女儿如此天真的举动,觉得既好气又好笑,没想到她的警告话语才落,就眼尖的看到小茜因为太兴奋,居然没看到草地上有个凹洞。

  “雨樵,小心!”眼看女儿跟骆雨樵都没有注意到地上,她惊慌的尖叫一声。

  才被女儿急拉着走,还搞不清楚方向的骆雨樵,蓦然间又听到靳湄琴的惊呼声,心一慌,直觉就想先保护女儿,岂料当他将女儿抱进怀里的同时,一脚却踩到草地上凹洞,一个重心不稳,父女俩双双往一旁倒去,骆雨樵还不忘用自己的身体给女儿当垫背。

  咚!

  当骆雨樵的身体接触到地面时,感觉到头部撞击到地面上的某样硬物,铺天盖地的昏眩与疼痛,瞬间侵占他的知觉,远处传来妻子的呼喊声,渐飘渐远……

  雨樵,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薄雪草吗?除了因为我偏爱那薄霜似的白花,铺满整片山头的美丽之外,我最珍惜的,便是那一夜与你共同遥望夏雪盛开的回忆。

  你相信吗?在你出现之前,都没有人陪我找寻过夏雪。因为对这座久居深山的人们来说,夏日的薄雪一点都不稀奇,但是很奇怪,我就是偏爱这夏雪,心里一直期待着,有一个人能跟我一样爱上这样的白雪,而你,就这么出现了……

  那一夜我们共同遥望夏雪,在我的心里其实就已经暗暗打定主意,期盼着你能年年陪我看雪,为了要实现这个愿望,所以我更加不会放弃医治你的双眼,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陪我实践梦想,不能轻易放弃……

  雨樵,我要你陪我看夏雪,你不能食言喔!我等你……雨樵……雨樵……雨樵……

  靳湄琴头痛的看着因为内疚而嚎啕大哭的女儿,她知道女儿心里对于自己的粗心与调皮,已经有在反省,所以靳湄琴其实并没有太苛责她。

  “呜呜呜,娘,对不起,是小茜不乖,小茜不是故意要害爹跌倒的……”小茜哭得泪眼汪汪,没想到因为她的粗心,居然会害爹跌倒,甚至还因此昏睡不醒,她真的很怕爹会因此死掉了,满心的无助与悔恨,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坏孩子。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