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媄娮 > 情钟小药娘 >  情钟小药娘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6页     媄娮
  赤足踩地,推开窗,确定屋外的景色,仍是绿意苍翠的夏季夜色,却不解为何那片白雪,会独占对山的山头?

  心中正感疑惑不解时,面带倦色的靳湄琴,端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

  “你醒啦?我帮你煮了一碗粥,吃点吧!”估计他也该醒了,所以靳湄琴下厨帮他熬煮肉粥,现在见他精神奕奕,纠结在心中的担忧这才悄悄地释去。

  “那是什么?”骆雨樵的确是饿了,所以就顺着靳湄琴的好意转回桌边,可是心思还是放在他所看见的那片白雪。

  “什么?”靳湄琴没听懂他的话,等见骆雨樵指着窗外对山的方向,她才恍然大悟。

  “没想到已经开花了!”她的眼底也有些微惊喜,因为住在这山里,她最喜欢的就是那些花,“那叫薄雪草,是一种只生长在高山的植物,每年的夏季开花,花开时远看就像薄雪覆盖,所以叫薄雪草。”

  “薄雪草?”眼里露出狐疑,可是手却自发性的拿汤匙舀粥,只是手才拨动热粥两下,碗又被靳湄琴端回手里。

  靳湄琴眼睛盯住他右手臂上的瘀痕,抢过他手里的粥替他搅拌吹凉,然后才继续解释道:“它还有个别名叫夏日薄雪,虽然这里冬天也会飘雪,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看到夏日的薄雪。”。

  默默地看着她搅动汤匙,袅袅的雾气,拌着浓郁的粥香,粥未入口,已先暖了胃。

  接过她散凉的粥,开始慢慢地吃了起来,目光锁在对山的夏雪,但眼角余光也注意到她的视线也停留在同一个方向,心里被她此刻恬适愉悦的神色所吸引。

  她的外貌虽不属顶尖绝美,可是却很耐看。

  弯弯的眉、小巧的唇,再加上圆圆的眼睛,让人会忍不住将目光放在她脸上,只要她不开口、不瞪人,其实给人的感觉十分舒服,但──

  “你看什么?”一记冷淡的眸光,教他将贪恋的目光从她的脸上,转移到手中的粥。

  “抱歉,本来说好要离开的,却又留了下来。”骆雨樵不会笨到自找苦吃,他挑了个较无害的话题,转移注意力。

  刚才被他灼热的目光盯得小脸隐隐窜红,正想冒火制止他时,却因为他的道歉,火气顿自动消灭。

  “你不需要太在意,反正等你伤势稳定后,你还是得离开。”

  “妳真的很讨厌看到我吗?”头略低,看似漫不经心的问话,其实心里相当在意她的回答。

  “我说过了,不是讨厌,是反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一颗心也莫名的鼓噪起来,但这些都是可以隐藏的反应,她轻吸口气,以冷漠的神色再次纠正他的说法。

  “其实不论是反感或讨厌,我都没有资格提出任何异议,我只是希望妳别把到手的幸福也一起排斥了。”在听到他的话时,她微微攥紧手心的小动作,他可没有错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话像是带着刺,毫不留情的扎了她一下。

  “我注意到了,妳相当孝顺爷爷,对邻家那对小兄弟也是关爱备至,虽然妳不欢迎我,但妳还是尽心尽力的做好身为医者的本分,这些都足以证明,妳是个很善良温柔的女子。”骆雨樵喝完粥,将空碗放下,温和的目光放在她身上,眼神很是恳切。

  “你说这些话,是想说服我,让你留下吗?”他的眼神像是藏了把火,总是不着痕迹的熨烫着她的心。

  “不,其实就算妳不说,我也无法在此久留,理由就跟妳所担忧的一样,我是个会带来纷争与祸事的江湖人,妳与靳大夫的救命之恩,我已经不知该如何偿还了,怎么能将自身的麻烦再加诸到两位身上。”他说出了重点。

  之前经历了人性的丑陋,原本已经变得愤世嫉俗,不过,靳大夫那声亲昵的“孩子”呼唤,率先打破他内心自我筑起的高墙,而靳湄琴温柔与善良,也唤醒他的和善本性。

  “你……真的是遭仇家追杀吗?”之前她见爷爷没提,她也忍着不问,可是现在他既然起了头,她自然也想明白他的过往。

  “妳会怕吗?或者我该问……妳后悔了吗?”他不答反问。

  “……”面对突如其来的反问,靳湄琴顿时征愣住了。

  她想到三年前,当她得知爹娘的噩耗后,她真的怕极了所有不熟悉的陌生人,因此在面对那些需要帮助的陌生人时,她都必须强迫自己漠视医者该有的良知,让自己变得冷血无情,内心的痛苦与煎熬,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不管怎么样,我衷心的祝福妳能得到幸福,我深信好人会有好报,这世间的天理循环,不就应该是如此吗?”虽然好人未必长命,但心怀善念,至少无愧于心。

  对于骆雨樵的祝福,靳湄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响应。

  其实打从昨日他整理包袱准备离开时,她的心口就没来由的隐隐作痛,虽然不舍,却又必须赶走他的矛盾情感,不断地折磨着她。

  后来又发生土豆落井的意外,见他奋不顾身的将他们自井下拉上来,她便知道她的情感动摇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靳湄琴的脸上满是困惑,她究竟该拿他怎么办呢?

  第4章(1)

  当靳湄琴手里端着精心煎煮的汤药走进房里,没有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只瞧见整洁的床铺与放在桌上的信笺,心里已经有了底。

  放下手中的药碗,她的目光紧销在桌上的信笺,平静无波的外表下,其实暗藏着汹涌波涛。

  他竟然真的走了,而且还是不告而别的离开!

  靳湄琴的一颗心绞拧着,眼角的余光却突然被某个远去的背景所吸引,心头一震,很快的就追出去。

  “骆雨樵,你站住!”靳湄琴穿篱越林,在骆雨樵尚在辨认方位准备下山的时候,及时喊住了他。

  “靳姑娘?”面带疑惑的骆雨樵,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因急步奔跑,而双颊染红的她。

  “你为什么不告而别?”靳湄琴气喘吁吁地瞪着他,美眸里挟带着愠火。

  “我有留言啊!你没看到吗?”被她当面这么责备,骆雨樵的表情讪讪。

  “我不管什么信,我只问你为什么不告而别?”其实她清楚自己一点也不希望他离开,可是她偏偏又拉不下脸来,推翻之前说过的话,于是她想了另一个折衷办法,便是绝口不再提要他离开的话,心里一厢情愿的以为,只要她不开口赶他,他就会愿意留下,哪知道这家伙居然还是说走就走!

  听出她话里的愠火,骆雨樵微敛眉,静看了她一会儿,才轻声应道:“你忘了之前的协议吗?我不想因为我的离开,而千万你与靳爷爷之间的不愉快。”

  乍闻此语,靳湄琴的妖颜上掠过一抹局促之色,要是填塞在胸臆间的不满,仍是让她不顾一切的表达自己。

  “以前是以前,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如果你肯留在靳家村,那么我便不赶你走了。”

  靳湄琴的这番话,不仅是骆雨樵感到惊讶,就连靳湄琴也为自己的坦白吓了一跳,她……她刚才说了什么?

  见靳湄琴慌乱困窘的模样,骆雨樵像是领悟到什么,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我是个江湖人,留下来必会惹来江湖事,这样你还愿意让我留下吗?”

  “我不管,我只想跟你说,如果你坚持就这么离开,以后也不要再回来了。”她嘴硬的威胁,心里却想着,她都已经低声下气的叫他别离开了,他居然还拿话搪塞,真是不知好歹。

  听到她负气的话,骆雨樵的黑眸里,藏了更多若有所思的沉默。

  对视的眸子互不相让,最后骆雨樵还是敌不过她那双坚持等待解释的目光,缓缓开了口。

  “我是个不祥之人,我一直没有勇气向你吐实我的过去,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知晓实情后,可能会对我产生的厌恶或讨厌,你对我来说很重要也很特别,就算我被所有人摒弃,我也不希望你亦成为其一,你……懂我的意思吗?”

  他突来的真情告白让靳湄琴愣住了,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脑海里不断反覆思量他的话中之意。

  “说吧!告诉我你的过去,我……我希望你能留下来。”深思熟虑后,靳湄琴鼓足了勇气,抛弃了矜持,直视着他的黑眸,将心底最真实的情感敞开。

  意料之外的坦率,让骆雨樵脸上的表情顿显怔忡,感受到她的灼热逼视,他有些手足无措,内心翻搅着许多说词,可是没有一个字说得出口。

  在世人的眼中,我是个弑师逆伦、冷血凶残的大恶人……我的存在,会为靳家村带来无可预知的灾难,这样……你还愿意让我留下来吗?

  骆雨樵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回望靳湄琴的眸,艰涩地开口:“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对你说清楚,但目前还不是时候。”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