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媄娮 > 情钟小药娘 >  情钟小药娘TXT全本下载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媄娮
  “你不信任我,还是觉得我不够资格采问你的过去?”她瞅着他,眼中除了浓浓的爱意之外,更有着显见的羞恼。

  他拒绝她了,他居然拒绝她了。

  “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骆雨樵将手搭在她的肩上,大掌透过衣料,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栗,他知道刚才的话,已经伤害了她。

  “湄琴,你别难过……”看到她泫然欲泣的模样,骆雨樵的胸口一阵揪疼紧缩,小心翼翼的张开手臂,轻轻地揽住她。

  靳湄琴软化了所有情绪,以恳切的目光望着他,语带哽咽的低喃:“你不要走,好不好?”

  “湄琴……”骆雨樵垂下眼眸,正想开口,但害怕被拒绝的靳湄琴伸出长臂,揽上他的颈,将唇贴覆在他的唇上。、

  “呃……”骆雨樵愣住了,他不料到她居然会吻他,所以有些狼狈的退了一步。

  相较于靳湄琴的直接,骆雨樵的反应就显得踌躇许多,他在张开双臂接住几近扑身而来的靳湄琴后,虽然有一瞬间,他的理智几乎要为了她而陷溺,可是强大的自制力却让他以最冷静的态度,迅速的停止她几近失控的情感。

  “湄琴,你别这样……我……真的有无法留下的苦衷……”他撑直手臂,将她隔离在一臂之外,看着她羞红的脸蛋,他的心也跟着悸动。

  自小钻研剑术的他,从没有将心思放在剑术之外的事情上,也不晓得原来爱上一个人,会如此的让人牵肠挂肚,面对这样陌生又汹涌澎湃的情意,他顿时明白自己做错了。

  他欣赏她,也不否认有想要拥有她的欲望,所以他会想对她好、对她温柔,可是他却没有想过原本讨厌他的靳湄琴,竟然也心仪于他!依照他目前的处境,根本无法回应她的深情,他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处理,心中无法留有牵挂,他只能忍痛拒绝她。

  第4章(2)

  没料到深情的表白,竟遭到他的拒绝,靳湄琴顿觉又羞又恼,她瞪着他,眼神含恨,“你不用再解释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曾在意过我,甚至在你的心里,还在嘲笑我,怎么会如此的一厢情愿吧?”

  她觉得好委屈、好难堪,不顾女性的矜持,向他表明心迹,甚至不知羞耻的强吻了他,而他竟然还是无动于衷,他是把她当傻子吗?还是花痴……正当她羞愧到无地自容时,骆雨樵却突然从怀里拿出两只草编的鸳鸯塞进她的手里,“这对鸳鸯你替我好好收着,等我把事情处理完,我会再回来找你的。”

  被塞进掌心的草编鸳鸯栩栩如生,就连鸳鸯的眼睛也是用鸳鸯豆镶的,她怔怔的眨了眨眼,不明白他此举的用意。

  看出她眼底浮动的疑惑,骆雨樵语气坚定的许下承诺。“只要你不讨厌我,还肯让我回来找你,我就一定会再回来的,相信我好吗?”

  闻言,心弦忍不住大力的震动,泪水也止不住夺眶而出,“你要我等多久?”

  她颊上的泪,灼痛了他的心,以指腹轻揩泪珠,诚实回答;“我不知道。”

  “我这个人很没有耐性的,更讨厌等待。”她不是王宝钗,无法忍受漫无上的的等待。“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是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看着她不退让的眸光,他的黑眸瞬间黯淡了下来,放开轻捧着她脸的手,然后慢慢地转过身。

  “再见……”看着远处飘忽不定的云朵,他知道自己给不起承诺,所以不该自私的霸占着她的心。

  “……”没有回音,因为她害怕一开口,就会彻底崩溃的嚎啕大哭,紧咬着自己的唇瓣,不想引来无谓的同情。

  等不到她的回应,他心痛的踏出迟缓的步伐,不敢再回头的离开了,所以他没有瞧见她因为离别而哭花的脸蛋,还有那双舍不得分别而泪湿的眸子。

  不属于靳家村的骆雨樵,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

  当靳友奕自外头送药返家,见到宝贝孙女坐在自家院子里哭得梨花带雨,起初还以为她是遇到什么坏人,可是转念一想,家里有骆雨樵在,理应不会让靳湄琴受到欺负,喊了她几声,却得不到半点回应,最后抱着满腹的纳闷回屋,看到桌上留下的辞别信后,靳友奕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走了,你很伤心是不是?”瞧她,哭到一双眼睛像核桃似的。

  “才不是呢,他要走便走,谁为他伤心难过啊?只是眼睛惹了风沙,弄疼了眼睛……”她嘴硬死不承认。

  “丫头,让他离开,你大概就只能在我们靳家村里,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宝贝孙女的那点心思,他这个做爷爷的怎么会看不出来。

  “是他自己说要走的,又不是我让他走的,还有,我要嫁给谁,也与他无关。”她是她,骆雨樵是骆雨樵,别把他们扯在一块了。

  “好好好,反正千错万错都是骆雨樵的错,这样可以了吗?”靳友奕看着骆雨樵留给他的辞别信,信中交待他不告而别的原因是“私事待办”,还请靳友奕别把他的离开,怪罪到靳湄琴的头上,靳友奕摇摇头,不明白这两个年轻人究竟是怎么回来?

  一个是打死不承认舍不得他离开,另一个则是爱在心里口难开,该说他们笨还是傻呢?

  “爷爷,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到他的名字了。”

  “唉,明明就舍不得他,为什么还要死鸭子嘴硬呢?”靳友奕摇头叹息,真不想自己百年终老之后,还得挂心她这个宝贝孙女没人照顾。

  “爷爷,你——”靳湄琴还想辩驳,靳友奕摇头晃脑的转身离开。

  瞧见爷爷老是偏心地替骆雨樵说话,靳湄琴不禁气恼的低吼:我说不想就不想,我说讨厌就讨厌,谁会去喜欢一个被仇家追杀的江湖人,我才不喜欢那个臭男人呢!“

  可是当她越否定对骆雨樵的感情时,他的五官、他的身影却越发清晰地在脑海里重现。

  想着想着,不争气的泪水又淌了下来……

  离开了靳家,骆雨樵先到那座长满薄雪草的山头,一方面是满足对奇景的好奇,另一方面也是想亲自了解,靳湄琴对夏雪着迷的原因。

  原本以为那花该是长的娇艳无比,可是等到骆雨樵自高山贫瘠之处,找到生长于峰顶碎石间的白色小花时,才知道他根本就低估了薄雪草的美丽。

  此花有着纯白的花瓣,星星般的可爱花形让人惊叹,其植株生的既优雅又含蓄,在美丽之中又透着冷静,骆雨樵被这少见的花种给深深吸引了目光,但……这点惊讶还不够,他在满山遍野的花海之中,还看到一座醒目的墓碑。

  他走到墓前,蹲下身看着碑文,竟意外的看见靳湄的名字。

  “这是……她亡故父母的合葬墓!”骆雨樵低喃,想起那日靳湄琴神色带凄切与激动的模样,他的心口似乎也跟着隐隐作痛起来。

  他能体会失去亲人的痛,因为他也失去了疼爱他如子的师父。

  “看样子她真的很喜欢这里……”骆雨樵捡拾起墓碑前堆簇着的薄雪草,抚摸着花朵上如棉絮堆成的茸毛,他的唇角轻轻地勾起,他几乎可以想你得到,她怀抱着无限的想念,将花朵串起,供在墓前的模样,想必她的心里还是很伤心吧!

  以肃穆的神情朝墓碑深深揖了一下,接着他的身影便从夏日薄雪草中渐渐地消失了。

  第5章(1)

  孩子,我错了,我不该把丑恶的权力斗争,强行加到你的身上,看到你不能再开心的舞剑,反而要整日与佑权周旋,我真的好后悔。

  师父,您真的不需自责,也不必烦恼,虽然接下掌门之位非我所愿,可是既然接了,我就会竭尽所能的做好掌门人的本分。

  孩子,我想过了,你是斗不过佑权的,你还是趁早离开吧!虽然我明知道近日门人频频遭人暗算是佑权的阴谋,可是身为父亲的我,还是狠不下心来对付他。

  师父,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些事是师兄做的,我相信师兄还不致于会泯灭良心到杀害同门,也许再跟他跟他好好的谈谈,他会改变的……孩子,你走吧!我担心你留在这里,迟早会遭遇不测的!

  我不怕,身为藏剑阁的掌门人,我岂能贪生怕死的当个缩头乌龟,我一定会好好守护藏剑阁,所以请师父不需要再担心了。

  孩子,我后悔了,真的后悔……离开靳家村,骆雨樵盘算着是否该先想办法将藏起来的掌门令符取出,毕竟那块令符,可是牵扯着藏剑阁的未来。

  坐在茶馆角落的位置,骆雨樵团团地啜饮一口淡茶,神色很是漠然。

  历经师门之变,原本个性平温善良的骆雨樵,深深体会到江湖的险恶,为了保护自己,他不跟陌生的江湖人为友,也尽量不搅和江湖事,甚至在发生憾事之后,他已经对人性的淡薄,感觉心灰意冷,只想远离这些江湖是非,安安静静的度过此生。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