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金萱 > 小乔大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1页     金萱
  「干爹。」同行而来的乔雨青朝他轻声唤道,不喜欢他对爷爷露出这样责怪的神情。都说儿大不由娘了,爷爷他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司徒昭撇了下唇,都说这丫头偏心了,不只偏司马君泽那臭小子,还偏她爷爷,怎么就不见她偏心他这个干爹一下啊?哼哼。

  司徒昭侧身让到一边去,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虎视眈眈的瞪着那只苍蝇——呃,那个邱恶霸。

  「邱来富。」乔蓟堂叫着邱恶霸的大名。

  身为大夫的他也去过邱田村替人治病,甚至替这家伙已逝的爹娘治过病,过这家伙并不陌生。

  他冷冷地看着这个一方恶霸,拍着自己的胸口说:「我乔蓟堂是什么样的人,这十里八村有谁不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将孙女嫁给你这样一个仗势欺人的人的,你若再到这儿来,我让我孙女的干爹打断你的腿!还有,我跟那两个不孝子早已分家,我家的事就算是我死了他们也管不着,你听清楚了没?听清楚了就给我滚!」

  乔蓟堂说完,人突然一晃,差点没倒下去。

  「爷爷!」乔雨青吓得立即伸手扶住他,一边不断地柔声安抚道:「爷爷,您别生气,别生气,没事的,没事的。」

  「丫头啊,是爷爷对不起你……」乔蓟堂看着孙女,忍不住老泪纵横。

  「爷爷,您别这样,这事与您完全无关,您一点都没有对不起我。」乔雨青红着眼眶摇头道,真是恨死乔思聪和乔思贤那两兄弟了,竟然害爷爷这么伤心难过又自责。

  她扶爷爷走进屋里,扶爷爷坐下来,又倒了杯水拿了一颗这两天才赶制出来的药丸子给爷吃。

  乔蓟堂顺从的将孙女递给他的药丸吃了,然后伸手抹了下嘴巴,不着痕迹的将脸上的泪水和泪痕抹去。

  他抬起头,歉疚的看着眼前已经长得亭亭玉立的孙女说:「爷爷怕这事会影响你将来的姻缘。」

  虽然村民们在他面前没多说什么,甚至有些还说着好话夸他孙女能干,可是他又怎会看出来他们眼底的敬而远之与强笑呢?只怕经过这次的事之后,丫头目不尊长的悍名一辈子也摆脱不了了。

  而有这种不敬长辈悍名的姑娘,又有几户人家敢聘为媳娶进家门呢?所以他才对不起孙女,都是他教子无方,养出两个畜牲,会害孙女坏了名声,是他的错。

  「什么?」乔雨青呆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的说:「爷爷,您想太多了,没这回事,您别乱担心。」

  「你这丫头不懂这事的重要,一切都是爷爷的错。」乔蓟堂摇着头说,才擦干了眼泪,眼眶又红了起来。

  「爷爷——」乔雨青正想劝说,却感觉到司马君泽突然一个箭步来到她身边,然后他朝乔蓟堂九十度躬身,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道:「爷爷,我心悦雨青姑娘已久,请您同意将孙女儿嫁给我,我发誓会一辈子待她好,并和她一起奉养爷爷您的。」

  他的求亲来得太过突然,让乔蓟堂和乔雨青祖孙俩都有点傻眼。

  「你、你说什么?」乔蓟堂有些反应不过来。

  乔雨青在一阵呆愕后,不由自主的红起脸来,害羞的丢下一句「我去看干爹怎么还不进来」,说完不等他们有何反应就直接避了出去。

  她虽走得匆忙,但乔蓟堂还是从孙女脸红的模样看出了端倪。原来这丫头也喜欢司马君泽这个小子吗?

  第十三章  恶霸逼婚,司马求婚(2)

  乔蓟堂将目光移到眼前这小子身上,仔细的打量起来。

  在他的印象里,这小子还是半年多前病恹恹、弱不禁风的模样,可是现在仔细看才发现他和半年前的模样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不仅脸色变好,身子变得壮实许多,就连身高都好像又长高了不少,除了仍瘦了些之处,看起来几乎就与常人无异,一点也不像曾经缠绵病榻近二十年的人。

  「你身上的病真的全好了?」他看着他问道。虽然孙女跟他说过已痊愈,但他还没确认过。

  之前他是相信孙女的医术,所以没多做确认,现在即便他还是相信孙儿,他可没办法放心将孙女交给他。

  「过来,我号号脉。」他不客气的说。

  司马君泽毫不介意的走上前,坐下来,将手伸出来交给他。

  乔蓟堂将指尖搭在他手腕上,闭上眼睛,屏气凝神的感觉指下的脉动。

  过了半晌,他终于睁开眼睛,神色有些欣慰也有些复杂。

  丫头的医术到底有多高,他现在已经不敢揣测了。

  司马君泽的身分说明了他的病肯定请过名医替他医治过,因为住京城的关系,甚至那个连太医院的御医都出过手,可是在人才济济的京城都治愈不了的病竟然被他的孙女治好了。

  这说明了什么呢?

  说明了丫头的医术可能——不,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比绝大多数「名医」更高明,真是不可思议。

  见他号完脉后却迟迟不发一语,司马君泽不禁有些紧张担忧了起来。他小声问道:「爷爷,我的身子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

  「没有,你的病已经完全康复了。」乔蓟堂回神摇头道。

  司马君泽不由自主的咧嘴笑。「我相信雨青,她的医术真的很好,比多数御医都好。」

  「这话可不能乱说。」乔蓟堂严肃道。

  「我知道,树大招风风撼树,人为名高名丧人,因为面对爷爷我才敢这么说。」司马君泽谨慎的点头道。

  「你知道这个道理就好。」乔蓟堂点头道,旋即又有些忧心忡忡的说:「只是以丫头的医术,她早晚都会出名,甚至还可能会因此而招惹事端,你有没有想过?」

  「有。所以爷爷更该同意将雨青嫁给我,因为我有信心能够将她保护好。」司马君泽坚定的看着对方道。

  「你不是和家里断了关系?」乔蓟堂疑惑的问道,以为他的信心来自于京城司马家。

  「不靠他们,我靠自己。」司马君泽摇头道。

  「凭的是什么?」乔蓟堂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双眼问道。

  他并没有瞧不起司马君泽或看不起他的意思,就是想不明白他眼底的坚定与自信来自何处,毕竟他在半年前还是个缠绵病榻、靠家族庇护的大少爷不是吗?

  「凭我有脑子,还有银子。」司马君泽认真的回答。「因为身子不好,过去这些年我唯一能做的几乎就只有看书,司马家的书房成了我第二个寝所。我知道很多也懂很多,虽说现今暂时只是纸上谈兵,但是我对自己有信心,只要我想做的就一定会做到。」

  乔蓟堂看着他,突然有种错觉,就好像看见一只雄鹰正准备展翅飞翔,他的目光锐利,目标明确,张开的鹰翅矫健,抓地的鹰瓜锋利。他独立而坚强,气势非凡,令人畏惧也令人心折。

  他看着他,有感而发道:「如果你回到司马家,前途肯定无可限量。」

  司马君泽轻愣了一下,然后一脸冷淡的摇头道:「那里没有我想保护的人,只有我不想面对的人,回去我只会碌碌而为,不会有什么作为。」

  乔蓟堂张了张嘴,想起了孙女对他说过有关司马家的事。都说了虎毒不食子,没想到像司马家那样的世族贵胄做出来的事却是如此的令人发指,也难怪这孩子提到那些人时会如此冷漠淡然了。

  这孩子心里苦啊。

  他深吸一口气,言归正传的点头道:「君泽,你想要求娶雨青那丫头的事,爷爷不反对,不讨爷爷还是得先问过那丫头的意思才能给你答复。」

  司马君泽欣喜若狂的用力点头,顿时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当然当然,当然要先问过雨青,雨青同意才是重要的事。不是不是,爷爷的同意也很重要,对了,还有司徒大叔。司徒大叔是雨青的干爹,也必须要先征求他的同意,必须要你们三个人都同意才行。」

  一顿,他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对乔蓟堂行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礼,信誓旦旦道:「爷爷,我一定让雨青幸福的,今生今世只对她一心一意,与她驻守到老,白首不分离。」

  「你要记住今天对我说过的话。」乔蓟堂说。

  司马君泽抬起头来,谨而重之的回答,「至死不忘。」

  乔大夫的孙女乔雨青要成亲了。

  黄土村的村民刚听见这消息时,多数都是叹息摇头的,觉得既可惜又有些同情雨青那丫头,毕竟那丫头也是大伙看着长大的,就这么被乔家那对无良兄弟卖了,咦?什么?不是嫁给邱田村那邱恶霸,那是嫁给谁?

  这次与那丫头一同回来,长相俊美得让村里大娘见了都会脸红的年轻公子?

  哇,这是上门女婿吗?不过靠乔大夫和那丫头的医术,家里要多养个人倒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不知道乔家那两兄弟会不会有意见就是了。

  「爹,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莫非真是老糊涂了?您又不是没有儿子孙子的,当年收养个孤女当孙女也就罢了,现今竟还招起了上门孙女婿,您这样叫我们这些做儿子、孙子的面子往哪儿摆啊?这件事我们坚决不同意。」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