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金萱 > 小乔大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1页     金萱
  「司马君泽放手!」她连名带姓的怒声瞪眼叫道。

  司马君泽摇头拒绝,没理会唇上传来的疼痛,只是坚定的抱着她不松手,任唇上那抹刺目的红逐渐从一小点蔓延成一小片。

  乔雨青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因为看着他唇上那抹红,她发现自己竟然心软了,对他的怒气也去了一大半,真是太没用了!

  「司马君泽,我以为你懂我,」她垂眼难过的对他说:「我以为你了解我,知道我和那种一心只想成亲嫁人,然后生儿育女来傍身的女人不同你怎么能说你后悔娶我呢,你怎么能?」

  「我没说后悔,我只是不想你的人生有遗憾,不想你难过。」司马君泽哑声道。

  「我有什么遗憾?」她抬眼问他。

  「你难道不想要有自己的孩子吗?」

  「我当然会有自己的孩子。」她毫不犹豫的回道。

  司马君泽顿时浑身僵硬。

  「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乔雨青气得又想咬他了,「我说的是我们的孩子。」她将他的手拉放到她的小腹上。

  他呆呆的看着她。

  她又说:「到底是谁说你会有子嗣艰难的问题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你现在的身体与常人无是?我之所以迟迟没怀孕是为了谨慎,为了更加确保你体内无余毒会影响到咱们孩子,这才会避孕了一年。早知道你会胡思乱想,我就把这事跟你说清楚了。你听好了,咱们要有自己的孩子一点问题也没有,事实上虽然日子浅了点,但是咱们的孩子已经来报到了,八个多月后就会出世与你这个傻爹见面,懂吗?」

  司马君泽看似毫无反应,事实上他已经惊呆、喜呆了。

  孩子?他就要当爹了吗?他的身子真的没问题,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而她的体内现今就正孕育着他们的孩子吗?

  孕育……孩子……

  她怀孕了?!

  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所代表的意思,赶忙大声叫道:「停车、停车,快点停车!」

  「吁——」马车外立刻传来车夫勒马的声响,车厢很狠地一震,马车猛然停了下来。乔雨青若不是紧紧地被他搂在怀中,肯定会在车厢里跌得五脚朝天。

  「干么突然停车啊?」她问他。

  「夫人,发生了什么事?」车厢外响起了不愿待在车厢里当电灯泡而坐到外头与车夫大叔作伴的小彩的声音。

  乔雨青看着司马君泽,将小彩的这个问题留给他回答。

  「立刻将马车调头,回家。」司马君泽扬声吩咐道,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有车厢内的乔雨青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

  「欸,不用这就回家吧?我感觉很好,没什么异样……」她话没说完就被瞪了。

  「你怎么能这么胡来呢?不知道怀孕初期要特别小心吗?亏你还是个大夫。」司马君泽一脸严肃的轻斥道。

  「就是因为我是个大夫,知道自己的身子状况没问题……」她话没说完就又被他一句话打断。

  「医者不自医。」他说,接着便用认真又带点严厉的表情勒令道:「总之现在听我的,回家之后听爷爷的,以后关于你身子和孩子的事都不许自诊,更不许擅自做主,听见了吗?」

  乔雨青顿时无言以对,总觉得过去一年来自由自在的好日子就要离她远去了。

  欲哭无泪。

  第十八章  岁月静好(1)

  乔雨青的预感成真,等她回到家被爷爷诊出喜脉,确认她有了身孕之后,她就丧失了做主的权利与自由。

  司马君泽瞬间化身夫管严,不许她做这、不许她做那的,什么都要过问,什么都要管,搞得她差点没疯掉。偏偏爷爷还在一旁点头赞许他的夫管严,让他受到鼓舞的丝毫不理会她的抗议坚持管到底。而无良的干爹见状总是哈哈大笑,在旁看笑话看得乐不可支的,让她只能气得牙痒痒的。

  身为一名大夫的她当然知道夫君和爷爷这么做全都是为了她和肚子里的小孩着想,可是他们应该要知道过犹不及啊。

  总是不许她做事不许她随意乱动,又总是要她多吃点,这两者加总的后果八九不离十就是难产,他们难道不知道吗?

  为此,她找爷爷深谈辩论了一番,终于将爷爷给说服,并让爷爷同意了由他来说服他的孙女婿改变观念和想法。

  乔雨青悠悠哉哉的回房等候好消息,却不知她爷爷乔蓟堂为此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因为孙女婿会这么大惊小怪,完全就是他纵容出来的啊,如今却要他去改变孙女婿的想法和观念,这不是自打嘴巴是什么?

  可是孙女的顾虑没错,再这样继续下去她生产时恐怕会有危险,所以为孙女的小命和未出世的小外曾孙,他这张老脸该认错的时候还是得认错啊。

  总之当天司马君泽一回家就被爷爷给找了过去,然后乔雨青终于重获过去一半的自由,可以重回医馆坐堂看诊,也可以继续研究新的药丸子。

  时光匆匆,在乔雨青的肚子愈来愈大,乔家医馆的名声愈来愈响亮,司马君泽的生意愈做愈大,钱也愈赚愈多之后,前世他们所居住的那间宅子终于传出了要出售的消息,乔雨青第一时间找上夫君司马君泽,向他透露出想买下那间宅子的欲望。

  「咱们家里的人愈来愈多了,等孩子出生之后又还得多个奶娘,只怕家里就要住不下了。况且以前院充当医馆的空间已嫌不足,总让那些大老远的来咱们医馆求诊的患者或坐或瘫的待在大门外看诊也不是办法。所以我想,如果咱们家有余钱能够买下那间宅子的话,咱们全家就搬到那边住,这里以后就专门留做医馆,你看怎么样?」

  司马君泽言却一声不吭的看着她。

  「欸,好不好你也说句话啊。」乔雨青有些心急。

  「娘子,好像从两年前咱们刚搬到这青泽城时,你就对那间宅子情有独钟。」司马君泽若有所思的说。

  乔雨青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那间宅子挺合我的眼缘的,一眼就觉得喜欢。」她说。

  「所以那间宅子未来又可以帮上咱们什么忙?」司马君泽一脸认真的问道。

  「啊?」乔雨青一脸懵状,完全不懂他的意思。

  司马君泽解释道:「自从咱们来到这个青泽城之后,娘子总会不时的对这城里的某些人事物感觉到合眼缘,然后这些人事物又总能在某一天为夫突然遇到困难时凑巧能帮上为夫的忙。」

  乔雨青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有这回事吗?」她装傻,没想到他竟然早发现了这些巧合。

  「有。」司马君泽点头道。

  「那肯定是因为我救了许多人,老天给咱们的福报吧。」乔雨青笑得有些不自然。

  上辈子她在这个青泽城住了一辈子,虽说来此的时间比今生要晚上许多年,但城里的人事物大同小导,哪些人有本事,哪些东西未来会受人追捧变得值钱,又有哪些现今还在暗来暗去,将来却会对整个青泽城影响深远的事,上辈子她就算没经历过也听人说过。

  既然她都已经预先知道这些事了,没道理不趋吉避凶,为自个儿的小家谋福利。

  况且她这么做也没害人,反倒还有可能救下不少无辜受害的善良百姓,她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这些都源自于她的重生,而她重生之事又太过匪夷所思与骇人听闻了,所以即便是面对最亲密的爱人与家人,她也不能随便宣之于口啊。

  「娘子有秘密。」司马君泽深深地看着她肯定道。

  乔雨青脸上笑容又更加僵硬不自在了,她犹豫不决的看着他,实在不知如何解释这些事。

  「夫君……」

  「如果勉强就不用告诉我。」司马君泽对她摇头道,眼中有着全然的信任与包容。他说:「为夫是觉得这些巧合很不可思议,却没有想追根究抵的意思。对了,那间宅子已经被我买下来了。为了让她放心,他直接转移话题。

  「什么?真的吗?怎么会?」乔雨青被他突如其来的宣告惊喜到了。

  「跟娘子一样,我也觉得咱们这间宅子小了点,所以日前便托了牙行帮忙找宅子。两天前,牙行派人来找我,跟我提了那间宅子要卖的事,我记得当初娘子很喜欢那间宅子,所以就直接把它买下来了。」司马君泽有些得意的告诉她。

  「夫君你真是太棒了!」乔雨青开心得不行。

  「这么高兴啊?看样子你真的很喜欢那间宅子。」见她这么开心,司马君泽也满面笑容。

  乔雨青用力的点头,欢喜的毫不遮掩又有些迫不及待。「夫君,我可以去那间宅子看看吗?」她问。

  司马君泽一秒变脸,严肃的拒绝道:「不行,你临盆在即,这几日你给我好好待在家里待产,哪儿都不许去!」

  乔雨青也知道自己是强求了,伸手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眼神黯淡的只能点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