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金萱 > 小乔大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2页     金萱
  「你也别心急,那间宅子有些年头了,有不少地方需要修缮。等你将孩子生下来做足月子之后,该修该建的地方也应该完工了,正好咱们能搬新家。」司马君泽安抚的对她说,然后忍不住也伸手摸了摸她圆滚滚的肚子,柔声问她,「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沉,很沉。」虽然这么说,乔雨青脸上还是漾着微笑,浑身都充满了母性光辉。

  看着这样的她,司马君泽情不自禁的倾身吻了她一下,又替她理了理落在脸颊上的发丝,深情款款的对她说;「这段日子辛苦娘子了,再忍耐几天就好了。」

  说完他又低头对着她的肚子说:「宝贝,你一定要乖乖地出生,不要让你娘受太多的苦,否则到时候爹可是会打你的小屁股喔。」

  乔雨青闻言瞬间就笑了出来。

  「孩子都还没出生你就威胁他。」她笑瞋了他一眼。

  「这不是威胁,是教育。」司马君泽义正词严。

  「孩子都还没出生你就这么严厉,就不怕他会被你吓得不想出来啊。」乔雨青开玩笑道。

  「胡说八道!这话能乱说吗?」司马君泽立刻大惊失色的瞪眼道,随即整个人显得有些紧张的又一次低头过着她肚里的孩子柔声说:「宝贝,你别听娘说的,等你出生后爹一定会很疼你、很爱你的,所以时间到了,该出来的时候你就要快点出来,别拖拖拉拉的,也别害羞知道吗?」

  乔雨青笑得不行,双手抱着肚子整个人笑得东倒西歪的。

  「悠着点,悠着点。」司马君泽一脸紧张的扶着她叫道,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笑成这样,他并没说什么笑话啊。

  「没事没事。」乔雨青又笑了好一会儿才笑着摇头道,只是这话才刚刚说完,她就感觉到肚子紧缩了一下,因为太过突然,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嘶——」

  「怎么了,怎么了?」司马君泽立刻紧张的问道。

  乔雨青没有回答,却是仔细的感受着自己的肚子,感受着腹中的孩子。没异样。所以刚才那一下只是偶发吗?

  「雨青,怎么回事?你别不说话啊。」司马君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满脸的紧张与担忧。

  「我没事。」她抬眼看他,对他微微笑。

  「真的?」

  「真——嘶——」又来了,刚才出现的紧缩感又来了,这频率……

  「雨青?」

  「等一下。」她说道,然后安安静静的等了一会儿,直到下一回的阵痛来临,她才确定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她抬起头来对司马君泽说:「夫君,我觉得咱们这孩子以后肯定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什么意思?」司马君泽不明白她的意思。

  「孩子听了你的话迫不及待想出生了。」乔雨青苦笑道。

  「什么?!」司马君泽当下跳了起来,接下来自然就是一阵人仰马翻与鸡飞狗跳的混乱场面了。

  毕竟,乔雨青要生了。

  乔雨青生的第一胎是个女儿,有着一头浓密的黑发,还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看就是个小美人胚子。等过了几天褪去身上的红,换上身白里透红的肤色那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家里的三个男主子都不是重男轻女之辈,对这个新成员简直爱不释手,每天都在上演着抢人大作战。

  当然最后的胜出者多是司徒昭,这不仅是因为他的身手最好,更因为他原就是家里最清闲的一个,自然抱孙女的时间也就最多了。

  为此不管是司马君泽这个孩子的爹,还是乔蓟堂这个孩子的外曾祖父,都是满腹的怨念。

  乔雨青在一旁看了只觉得好笑。

  然后,正如司马君泽所说的,新买的宅子在女儿满月前几天完成了修缮工程,换句话说他们可以搬家了。

  他们大伙讨论了一下,决定将孩子的满月酒与乔迁之喜合并一起举办,省麻烦。

  不知不觉间,他们家人在这青泽城落脚定居都过了两年,夫妻俩的事业也各有所成,认识的人非常多,交好的人也不少,而且是从达官贵人到贩夫走卒都有,也之所以宴客那天当真是热闹非风。

  第十八章  岁月静好(2)

  热闹结束后,日子又恢复了平静。

  一家人搬到新宅居住后,旧宅也重新规划成了乔家医院,不仅又招了两名坐堂大夫到医馆里来坐堂看诊,还招收了一群学徒,从识药、炮制开始学起,如品德过关又有做大夫的慧根便收做徒弟,如无做大夫慧根又肯吃苦者便留做炮制哑与制药师。

  三进院里前二院做为医馆兼医学院,后院则做为学徒与伙计们的住处,甚至其中一位孑然一身的坐堂大夫也住了进去,打算余生就在这里过了。

  乔雨青在女儿百日礼后,终于重回医馆坐堂替病人看诊治病,不过因为要奶孩子的关系,她坐堂的时间便有了限制,想指名由她诊治的病患得挑着时间来,不然就得认命的排队等候了。

  乔蓟堂医者仁心,每每看见那些受病痛折磨的人还不赶紧医治,还在那里排队等就觉得有些于心不忍,可是孙女忙,他可爱的圆圆外曾孙更是饿不得啊,所以想来想去没了办法,只能找孙女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乔雨青也不是没想过,而且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那便是涨诊费。

  既然她这么奇货可居,诊费较别的大夫贵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当然,这并不表示她就不替穷人看诊了,只是穷人付不起较高的诊费,便会选择爷爷或其它坐堂大夫看诊,那他们再把棘手或没把握的病人转给她诊治,而且诊费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这么做不仅可以平均每个坐堂大夫的看诊人数,还可以「劫富济贫」,甚至大夫之间还能教学相长,完全是一举数得。

  解决了医馆病人们专挑乔雨青排队看诊的事后,日子在忙碌却平顺中继续往前推进着。然后,在小名圆圆,大名司马玉岚这个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小人儿周岁后不久,乔雨青发现自己又有了身孕。

  乔雨青的第二胎怀得有些辛苦,因为也不知道该说幸还是不幸,她竟然怀了双胞胎。这事一公布,众人的脸色当真是复杂到笔墨难以形容,整个就是忧喜参半,忧心忡忡到一个不行。

  谁不希望怀双胞胎能一胎抱两啊?可是生孩子可不是简单的事,多少产妇死于难产之下,而那些产妇还只是生个娃儿而已,生双胞胎却是要一口气连生两个娃儿啊。

  「怎么办?为什么会怀双胞胎呢?这胎能不生吗?」司马君泽没忍住,开口问了这个问题。

  「夫君不喜欢双胞胎吗?」乔雨青看着他。

  「我不喜欢你有任何的危险。」司马君泽凝视着她,眼里有着藏不住的担忧与惊恐和害怕,「雨青,要不这胎咱们不要了好不好?」

  「不好。」乔雨青直接拒绝道。

  「雨青……」

  「傻瓜,你又忘了我是个大夫吗?我这是第二胎不是第一胎,生产时会比第一胎还要顺的。还记得当初我生圆圆时,两个产婆都惊讶的说从没见过像我生孩子这么容易的产妇吗,所以即便是生双胞胎也不会有问题的。」

  「可是……」

  「相信我。」她坚定的凝视着他说,一顿后又道:「况且咱们家什么没有,就大夫最多啊,夫君还担心什么?」

  司马君泽即便担忧到一个不行,还是被她这句「大夫最多」给逗出了一丝笑意。

  总之,因为乔雨青为母则强的坚持,夫妻俩的长子与次子在八个月后有惊无险的降世,喜得乔爷爷和司徒干爹一人分得一个外曾孙、一个外金孙可以抱,整天都笑得阖不拢嘴。

  司马君泽这个亲爹也不吃醋,因为他还有个软萌的宝贝女儿可以抱。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双胞胎在不知不觉间就五岁了,长成调皮捣蛋、会跑会跳的两个小萌娃,让孩子的爹每次见着了都忍不住黑脸训儿,心里直想着还是女儿好、女儿乖、女儿省心。

  因为爹太会训人了,所以双胞胎最爱的除了娘和姊姊之处,排名第二的就是会带他们飞屋顶、飞树上、飞来飞去的司徒外公,然后毫无意外的被外公拐去学武。

  双胞胎不仅长得像他爹司马君泽,聪明的脑袋也像,学什么都快,唯独学武得稳扎稳打,一步一脚印的苦练才能得到成果,因此用来磨磨这两个精力旺盛的顽皮鬼最好。

  所以两个小家伙再聪明,还是被大人们给坑了,从五岁开始就天天早起练武,练完武功后还得读书和学习药理,每天都忙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精力充沛的小家伙完全都把这些当成了游戏,又因为难兄难弟有伴的关系,即便是苦哈哈的学习也能打打闹闹、比来比去的,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又欢快。

  小孩子过日子是一天一天的长大,老人家过日子就是一天一天的老去。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