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金萱 > 小乔大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页     金萱
  总之,他现在的心情真的是复杂又混乱,有些无所适从,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为他「试菜」这件事?是该阻止她呢,还是让她继续?

  还有,她对他的偏心……

  「唉呦,真是吃太多吃太饱了,我到院子里去消消食。」司徒昭突然站起来道,然后转身就出了偏厅,留下一对极度不自在的男女。

  活了三辈子的乔雨青觉得自己应该先开口说些话,不能让年纪阅历都比她轻的司马君泽为难。于是她开口道:「刚才大叔所说的话你不必介意,我是一名大夫,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治好病患的病。」

  「我知道。」司马君泽看向她点头答道。

  「那就好。」乔雨青对他灿烂一笑,但不可否认心底是有些失望与失落的。原来她对他做了那么多,他真的一点都没有感觉。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原来真的很重要,否则真的只会徒增枉然而已。她低下头,掩去眼底的自嘲。

  「我知道乔姑娘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要替我治病,但是我不明白为何会有「偏心」的状况?」

  「什么?」乔雨青愕然抬头看他,压根儿没想到他会这么突如其来又直截了当的问她这个问题。

  「我想不明白,乔姑娘为何会偏心于我,司徒大叔即将成为乔姑娘的干爹,照理乔姑娘要偏心的人应该是司徒大叔不是吗?」司马君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脸上有着明显的疑惑与不解。

  乔雨青望着他明显不解却清透正直的双眼,突然领悟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家伙根本就还没开窍。

  这事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在这时代二十岁男子成亲早的,说不定都有两三个孩子了,他竟然还能单纯到这种程度,真是……

  乔雨青都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但是认真想一想,这样的情况又觉得合情合理。

  司马君泽过去的人生一直都在受病体所困,时不时还得与死神拔河,根本就不可能会去想成亲的事,自然对男女之情懵懂不解了。

  唉唉唉,这可怎么办呢?她要不要趁这机会向他告白?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了,她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免得等她治好了他的病,他的身子愈来愈好,人愈来愈帅,最后却被别的姑娘家给盯上,成别人家的相公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身为司马太师嫡长曾孙的他能够做主自己的婚事吗?

  想到这,乔雨青就像突然被浇了一头冷水,原本还跃跃欲试的冲动情瞬间就冷却了下来。她之前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呢?

  上辈子司马君泽苟延残喘将近三十年,早已被司马家遗弃并遗忘了,自然不会有人来干涉他的任何行为与决定。

  可是这一世不一样,他现今还年轻,再加日后病愈有了健康的身体之后,以他的聪明才智,司马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他这么一个优秀的子孙的。

  她一个被名不见经传的乡野大夫收养的孤女,有什么资格配得上人家啊?即便她是他的救命恩人,扯上婚姻大事恐怕也是没用。

  「乔姑娘,我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太唐突了?如果是,你可以不必回答。」司马君泽突然出声道,只因为她的脸色愈变愈难看,让他有种心生愧疚与于心不忍的感觉,他没有想逼迫她或为难她的意思,他只是想不透才问,真没其它想法。

  「不会,不唐突。」乔雨青深吸一口气后,抬头直视他的双眼说:「对你偏心,是因为你的病情特别,身子底弱,不谨小慎微不行。」

  「是……这样吗?」司马君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总觉得这个说法有点牵强。

  「嗯,所以你不用想太多。」乔雨青一脸诚恳认真的点头道。

  司马君泽虽然对她的说法有疑虑,但之前他都想作罢不为难她了,现在就不该再追问下去。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点头应道:「好。」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平顺,乔雨青每天都按部就班的为司马君泽治病,而他担心下毒害、刺客暗杀等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乔雨青对此有点担心,司徒昭却是老神在在,而司马君泽呢,则是……呃,心不在焉?

  没错,就是心不在焉。

  乔雨青发现近日司马君泽总是在发呆,要不就是与他们说话时突然神游,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或者是在烦恼什么。

  若这事发生在前段时间的话,她肯定会上前关切、为他难解忧。可是现在她无法再这样做了,因为自从上回恍然大悟,自己与他的未来可能会是两条平行线之后,她就一直努力调整自己对他的感情,尽量与他保持距离,不再对他有特殊待遇。

  上辈子她对他的遗憾是没能救他性命,而不是没能嫁给他,这辈子她能救他,且知道他也在这片天空下活得好好的,这就足够了。

  所以,她决定在他还没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而他也尚未对她有一丝心动之情,将两人的关系回归到大夫与病患的身分。

  她会藏好自己对他的情感,等到他病愈之后,在到了该分道扬镳的时候笑着与他道别,祝他鹏程万里。

  爱不是占有,她只希望他这辈子能展翅高飞,伸展抱负,做他想做的事,然后顺其自然的娶妻生子,平安顺利的安度一生。

  有时候想想,乔雨青觉得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根本就是个圣母,牺牲自己成就他人,可是她又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毁了他们俩的一生,甚至是疼她爱她的爷爷的生活吧?司马家的权势可不是乔家这样的平民百姓可以对抗得了的。

  算了,反正她也不是非要男人不可,前两辈子她都可以一个人过一生了,没道理这辈子一个人就活不下去。

  第十章  转变、迷惑与不解(2)

  乔雨青从来就不是个犹豫不决、优柔寡断之人,一旦下定决心就会坚定的执行,也之所以司马君泽近来才会老是心不在焉的,因为他发现她变了。

  司马君泽说不出她哪里变了,因为她依然对他体贴入微,为他试菜试药,为他针炙号脉,事必躬亲毫不懈怠,但他就是感觉到有些地方变得和以前不同了。

  他一直在回想过去两人的相处,比较现今的差异。

  很多事情真的禁不起回想,因为越想就会越发现当初的自己真的很愚蠢。

  司马君泽不懂自己怎会如此理所当然的以为,她对他的所做所为都是身为一名大夫的职责,理所当然的享受她的体贴入微,理所当然的将自己的烦恼与心事丢给她,再理所当然等她为他想解决办法?

  他愈想愈觉得不可思议,愈想愈怀疑那个人真的是自己吗?

  因为身子不好的关系,他自小到大没少麻烦人,可也因为如此,凡是自己能做,能力所及之事,他从不爱假手他人。说他自尊心太强,他就是不想让自己真的成为一个废人,一个除了只会拖累家人之外百无一用之人。

  可是在接受乔姑娘为他治病的这段期间,他到底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依赖她呢?

  不,这不是单纯的依赖,而是信任,是推心置腹。

  他对她到底何时开始有了这种信任,又是怎么会如此轻易又毫不设防的相信她与信任她,甚至直到现今领悟到这件事之后,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之处?

  司马君泽每每想到这就不由自主的陷入深思。

  到底为什么呢?

  他不断地想着这个问题,却没发现自己早已偏离了原本的目的,忘了去比较乔雨青之前与现今的差异。

  「今天是第二十五天,只要再过五天就能彻底清除深入你五脏六腑的异毒。之后只按照我告诉你的方法继续调补气血,固本培元,不出几年,你的身体就会康复到与常人无异。」

  乔雨青拔下司马君泽身上的最后一根银针,感觉又向成功迈进了一步,虽然那一步同时也是在向与他分道扬镳的那一天靠近。

  但是俗话说得好,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既然总是会走到那一天,早一天晚一天对她其实也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别了。

  「君泽,若没事的话你早点休息,我先回房了。」她收拾好银针转身要走。

  「乔姑娘请等一下。」司马君泽突然出声叫住她。

  乔雨青停下脚步,转头看他。「还有什么事吗?」

  司马君泽先下床将衣服穿上,系好腰带才看向她说:「可以请乔姑娘陪我走吗?」

  乔雨青眨了眨眼,虽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有此要求,但也同意的点了点头。

  两人走出房门,来到小院。

  今天夜色浓稠如墨,不见星月。

  曲廓上挂了几盏灯笼相对明亮,替深沉的黑夜带来了一些光亮与温度。

  两人沉默地并肩走着,在院子里绕了一个圈之后,司马君泽却还是不发一语,乔雨青无奈只好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她开口问他。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