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金萱 > 小乔大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金萱
  「你干爹出马,还会有捉不到的人吗?」

  「那……是咱们认识的人吗?」

  司徒昭点头,开口说了三个字,「姓易的。」

  乔雨青闭上眼睛,虽然她早有怀疑,但得知这个事实还是觉得很失望、很难过。如果她都这样了,不难想象这事对司马君泽的打击会有多大。

  「他……还好吧?」

  「死不了。」司徒昭说。

  「干爹——」乔雨青用着请求的语气叫唤道。她真的很担心他。

  司徒昭撇了撇唇,才道:「我看那小子的样子还挺冷静的,似乎早有心理准备的样子,所以我才说他死不了。」

  就怕他把一切伤痛都压抑在心里。乔雨青担忧的想着,却不能把这话说出来,就怕又会惹得干爹不高兴。

  「他打算怎么处置易明雄和心静那两人?」她问。

  「不知道,我没问。」司徒昭摇摇头。「那小子似乎也还没决定要怎么处置他们,所以至今都还没有去见那两个人。」

  「他应该很难抉择吧?」

  「有什么难抉择的?」司徒昭冷笑道。「背叛者唯一的下场就是死,更别提那家伙还不只一次的对自个儿的主子下毒,这种叛徒本就该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他一直把易明雄当成家人在看待。」

  「所以我才说姓易的那家伙该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乔雨青果断闭上嘴巴不再多说,她是担心司马君泽需面临抉择的痛苦,干爹却只想着要如何处置叛徒才是对的,他们父女俩根本就是在各说各的,产生不了共鸣。

  去厨房端膳食的小彩回来了,司徒昭看着干女儿把粥喝完,又吃了不少配粥的小菜与小点心后,终于放心的到隔壁的耳房小憩一会。

  司马君泽整整将易明雄晾了五天。

  等乔雨青都能下床走动,后肩的伤口也开始愈合结疤了,他体内的毒也彻底的清除之后,他终于有心情前去见被分开关在两个地方的那两人,他先去见心静,被司徒昭刺了一刀又没受到良好治疗的心静,已呈现半生不死的状态,不复服侍他时那般圆润精神的模样。

  「为么?」他只问了那丫头这个问题。

  心静沉默不语。

  一旁的心澈见状,便开替她回答了。

  过去五天一直都是由她在负责看守并照料心静的,这个问题她也问过原本情同姊妹的心静无数次,心静刚开始根本就不理她,终于在昨天卸下心防的回答了她这个问题。

  她神情复杂的看了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心静眼,开口道,「心静已经是易总管的人了,易总管答应她在事成之后就会给她名分,娶她为妻。」

  「就为了这个空口白话的承诺?」司马君泽连气都生不起来了。「她就没想过,一个奴才谋害主子之后会有什么下场?易明雄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命娶她为妻吗?」

  「她说易总管告诉她这是上头的意思,上头保证他们绝对不会有事。」

  「谁是上头?」

  心澈摇了摇头,「心静说她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这边也就没有什么好问的了。

  司马君泽二话不说起身离开,走到另一个关押犯人的地方。

  易明雄的情况比心静更不堪,原本就有些年纪的他在过去几年养尊处优下一直都不显老,但这回的事让他又受伤又被废武功,还没能得到好的照顾之下,只不过五天的时间,就让他整个人老了十岁不止,一头原本乌黑的头发也染上了不少银丝,斑白的双鬓尤其明显。

  司马君泽看着突然间变成一个「老人」的易明雄,心里说不难过是骗人的,但对于一个真心换绝情的人,他有必要为这人难过吗?

  他摇了摇头,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少爷是真的想知道答案吗?」易明雄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我想知道。」司马君泽毫不犹豫的点头易明雄嘲讽的笑了一下,虚情假意的对他说,「答案很冷酷也很无情,老奴真担心少爷虚弱的身子会受不住那样的打击。」

  「不需要担心,因为我身上的毒已经解了,母胎里带出来的病症也好了七八成。乔姑娘说了,只要我继续对症下药,不再遭受毒害,不出下个月我的身体便会恢复如初,如果能持续的勤加练习司徒昭所授的那套拳法,甚至还能比常人更健康健壮。」司马君泽对他说,然后就见易明雄对他露出了扭曲的面目。

  「我就知道那个臭丫头会是个麻烦,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直接把她给杀了。」易明雄咬牙切齿道。

  「你应该从头到尾都不相信乔姑娘能治好我的病,这才将她带回来替我治病的吧?」司马君泽看着他说,这算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看明白了易明雄这个人的真面目……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毛丫头医术会有多高明?」易明雄冷笑道。「我本来盼望着她的不自量力能让我一劳永逸,没想到那臭丫头竟还真有点本事,让我的期望落空。」

  「所以前些日子你才又对我下了一次毒吗?」

  「没错。你们是从那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吧?」易明雄眯了眯眼,神情带着扭曲与恨意,见他面上连一点悔意或歉意都没有,只有心存不甘的狠意,司马君泽连仅存在心底的最后一丝心软与饶恕也消失殆尽了。

  他神情平静到几近冷漠的开口告诉他,「怀疑你的是乔姑娘,一直以来我都不想也不愿意去怀疑你,只可惜事与愿违。说吧,到底为什么,还有到底是谁如此恨不得我去死?」

  「想你死的可不只一个人。」易明雄恶意的笑道。

  司马君泽沉着脸看着他。

  「你爹啊,你的亲姨母、继母,还有你舅舅他们,每一个可都是希望你能早点死,死了才能把位置让出来。」易明雄冷笑道。「要不你认为以我一个下人有这个胆子对你下毒吗?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有好处的全都是那些人。」

  位置?是司马家嫡长曾孙的位置吗?

  司马君泽瞬间只觉得离谱、讽刺与可笑。他都没管也没碰触司马家的任何事了,只是刚好出生在这个位置上,占了一个名而已,就碍着了这么多人吗?

  爹?姨母?舅舅?

  原来这就是他司马君泽血浓于水的至亲吗?呵呵。

  「你不问我那些人都要我做什么吗?」易明雄带着恶意的看着他说。

  司马君泽没有应声,因为他不需要问就能想明白。

  娘在世时,因为有娘的护犊子,姥姥、舅舅那边不忍心伤害因生育而伤了身子再难受孕的娘,只能折衷的将姨母送进司马家为妾,以稳固两家姻亲的关系,因为谁也不知道也这个体弱多病的孩子何时会一命呜呼。

  一定没想到因为有娘的庇护,他竟然一直活到了十八岁还没死,让他姨母所生的弟弟担一个庶子之名,始终正不了名。

  爹疼爱二弟、对二弟寄予厚望,姨母也一样,舅舅他们也一样,而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他自然也就成了众人除之而后快之人了。即便娘死了,姨母被扶正了,那些人也不可能放下长年来对他的成见与期盼他能早点死的希望。

  答案很冷酷也很无情,但大伙都心知肚明这就是事实。

  在利益、权势与地位的引诱下,亲情血缘就是个渣。

  「你怎么不说话?」易明雄问道。

  「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嘘寒问暖、对我的怜惜、心疼,难道真的连一丝的真心都没有,全是虚情假意吗?」司马君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不疾不徐的开口问道。

  易明雄脸上迅速的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他转头避开他的目光,斩钉截铁的回答,「没有。」

  「人非草木,熟能无情?」司马君泽不信的淡声道,顿后又说:「就像你所说的,你只是一个下人,我的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只是不得不听从主子的命令行事罢了,所以我不杀你。」

  易明雄倏然回过头来,难以置信道:「你——」

  「可是你必须替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易明雄脱口问道,他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不料竟还能拥有一线生机。

  「就当我死了。」

  「什么?」易明雄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当我死了,把我的死讯送回司马家,并且让他们相信。」司马君泽直直的看着他说。

  看出他眼里的认真,易明雄不明白的问道:「为什么?」既然他的病都治好了,从此能与常人无异,他不是该立刻返回司马家巩固自己嫡长曾孙的地位吗?他不想报仇吗?不想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吗?

  「既然他们都希望我死,我就如他们的意,不再回去给他们添堵,也算是我对他们最后的孝道。从今以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今生今世再无瓜葛,恩断义绝。」

  第十二章  逼嫁再现(1)

  得知司马君泽对易明雄的最后处置后,司徒昭气得不行、但经司马君泽解释这么做的原因后,司徒昭也无话可说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