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金萱 > 小乔大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8页     金萱
  相反的,他还挺佩服这小子的洒脱与毅然决然的,毕竟司马家嫡长曾孙这等显贵的身分可不是人人都放得下的,那背后所代表的的可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与权钱利益,多少人一生梦寐以求都求之不得。

  不过这小子还是阅历太少了点,不了解人性,他难道就没想过姓易的会倒戈倒他一靶吗?

  如果姓易的回了京城没按照他的交代做,反倒将事实全盘托出的话,那些原本要他命的冷血亲人不暗中派人前来了结他性命才怪,毕竟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不会将司马家和贺家企图毒害亲子和亲外甥这畜牲都不如的事传出去。

  总之,司徒昭想了一下,决定还是由他出马替这小子扫除后患,因为只要这小子能靠死遁成功与司马家划清关系与界线,他干女儿和这小子还怕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吗?

  所以,他找丫头特制了一颗毒药,直接把它塞进姓易的嘴巴里,告诉姓易的别想耍什么花招,这颗毒药会让他一旦毒性发作便从五脏六腑开始溃烂,人将会被生生折磨至死。

  然后他又丢了一个小瓷瓶给他,告诉他瓶里装了三颗缓解毒性的解药,每月毒发可服用一颗,三个月后他会获得解药或是缓解之药抑或者什么都得不到只能等死,那就得看他的表现了。

  易明雄憋屈得要死,却也只能受其威胁,乖乖认命。

  十天后,乔雨青身上的伤已无大碍可以出行,一行人毫无眷恋的爬上马车,头也不回的驾车离开这代表了权势与富贵的山庄。

  同行者一共有四人,有司徒昭、乔雨青、小彩,还有便是抛弃了司马家人身分的司马君泽。

  两个男人坐在外头驾马车,当然驾车的是司徒昭,司马君泽是陪伴兼学习,毕竟将来他再也不是奴仆成群的大家少爷了,什么事都得靠自己来,他有太多事情必须学习了。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赶路期间无聊,两人不时的闲聊,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聊到这事上头,司徒昭似笑非笑的看着司马君泽说:「你该不会就想这样跟着丫头回黄土村做个上门女婿,到乔家后,从此靠丫头替人治病赚钱养活你吧?」

  「在大叔眼中我真的这么没志气,像个吃软饭的人吗?」司马君泽无奈道。

  「这和志气无关,和能力有关。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了,你的情况似乎比书生还不如不是吗?」司徒昭挑眉道。

  「以前是,现在却不见得。」司马君泽淡声答道,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司徒昭挑了挑眉,「如何不见得?」

  「过去这些年我虽一直在生病和治病之间过日子,但不表示我就没做别的事。」司马君泽微笑道。

  「什么别的事?」司徒昭露出好奇的神情。

  「我做了点小生意。」

  「什么小生意?」司徒昭挑高眉头。

  「能够赚钱,且司马家和贺家都不知道的小生意。」说到这事,司马君泽不由得露出了些许自嘲。

  「原本我只是想,我这样一个药罐子不能为家族尽心力也就罢了,总不能还一直拖着家族的后腿,成为家族的负累。所以我想了又想,也只有赚钱一途是我能做的,不说赚个金山银山来帮助家族,至少也该把自己治病买药所花的银两给赚回来。」他缓声说道。

  「你说司马家和贺家人都不知道?包括姓易的也不知道吗?」司徒昭问。

  「不知道。」司马君泽肯定的说:「我原意只是不想让关心我的人知道这事后会更为我心疼,所以才瞒着,没想到……」他嘲讽的笑了一笑,没再往下说了。

  「帮你做事的人难道不是司马家或贺家的人吗?」司徒昭不解。以他的状况没有帮手是不可能的,但他身边的人不全都是与那家有关系的人吗?

  「他是我一起长大的奶兄,不过在五年前奶娘因犯事受杖责一病不起死后,就离开了司马家。」

  「意思是他对司马家有恨?」

  「奶兄是个遗腹子,奶娘是背着克夫的罪名被赶出婆家与娘家的,后来遇见我娘才得以捡回一命。奶兄是在司马家出生长大的,在奶娘过世后,对司马家应该是爱恨情仇都有,因为这种感情太过痛苦复杂了,我会希望他能离开司马家。可是他无处可去,对未来又茫然无头绪,我便请他帮我做事,不帮司马家与贺家,只帮我。」司马君泽简单的说明了一下两人合伙做生意的来龙去脉。

  「所以这回大树那小子才没跟咱们块回黄土村?你派他去找你那位奶兄了?」司徒昭恍然大悟。

  「嗯,我发现大树真的很机灵,是个可造之才。」司马君泽点头道,一顿后又说:「况且我现在也不是什么少爷了,身边不需要有人服侍,带大树一起去黄土村也无用武之地。」

  「你还真是提得起放得下。」司徒昭也不知是佩服还是揶揄的看了他一眼。

  司马君泽扯了扯唇,勉强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

  「笑不出来就别笑了,难看。」司徒昭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司马君泽又笑了一下,这回的笑容倒是真心了不少。

  马车内的乔雨青因为坐得比较靠前,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全听了。

  关于司马君泽的奶兄,于她其实也是个大熟人,因为上辈子便是此人带着司马君泽的遗书与遗产交付给她的。

  司马君泽的这位奶兄姓江,名诚朴,人如其名的真诚质杜,与她熟识之后还携着妻儿举家搬迁到她居住的府城、到她身边来帮她。

  后来她都叫他江大哥,唤其妻田氏一声嫂子,而他们也待她如亲妹妹一般的关照,直到她老了死了也是由江家子孙为她养老送葬的。

  回想起来,她上辈子真的很幸运,遇见的几乎全都是好心人。

  「姑娘,黄土村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您突然带这么多人回家,乔老大夫会不会不高兴啊?」小彩又好奇又期待又有些担忧的问。

  「你这丫头又不是没见过我爷爷。」乔雨青白了小彩一眼,爷爷那大好人的性子遇到这种事只会欢迎,不会说一句不好的。

  「姑娘,您没听懂奴婢的意思。」小彩摇头叹息道。

  看小丫头装大人般摇头晃脑的叹息,乔雨青忍不住轻笑出声,伸手点了点小丫头的脑袋瓜子。「有话就直说,谁叫你拐弯抹角着说话了。」

  「奴婢是在为乔老大夫担忧,为姑娘担忧。」小彩认真的说道。

  「担忧什么?」乔雨青愣了一下。

  「担忧家里没地方住,没粮食吃啊。」小彩满脸忧虑道。「奴婢小的时候也是住在村子里的,村子里的房子矮矮小小的,都是一大家子住在一块,根本没有多余的房间可以待客,粮食更是缺乏。姑娘自个儿回家也就罢了,还多带了三个人回去,奴婢能不担忧吗?」

  「你这丫头,年纪小的想得倒多。」乔雨青失笑道。

  「放心吧,虽然住的地方是小了点,但还不至于住不下,以后看是要扩建还是搬到镇子上住,到时再做打算。粮食就更没问题了,咱们到时候顺道从镇上买些回去就行了。」

  「姑娘有银子?」

  「我没有干爹有啊,干爹没有司马公子有啊,他们俩都还欠着我诊费没付呢。」乔雨青说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坐在马车前面驾车的两人闻言不由自主的侧头看向对方,然后,都默默苦笑了。

  马车愈接近村子,乔雨青愈是归心似箭,满脑子想的都是不知道爷爷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在家,突然见到她回家会不会高兴坏了?肯定会的,呵呵呵……这类的做法。

  黄土村地处偏僻,少有马车出现,因此马车远远的还没进村里就已先引起了轰动。村子里的人家,有一户算一户,,只要有人在家的无一不跑到家门来看热闹。

  然后,待马车终于驶进村子里,看清楚坐在马车上的人是谁之后,村民们无一不露出了震惊与难以置信的神情。

  「是雨青,是雨青那丫头!」

  「真的是她!」

  「难道乔大夫说的都是真的,那丫头真是外出去给人治病去了?」

  「不管是不是,能坐着马车被送回来那是多大的面子啊?」

  「哎呀,这下子真是便宜了邱田村了。」

  「就是说啊,娶了一个懂医术的小媳妇不说,还能有一车嫁妆。」

  「你也看见了?」

  「你也看见了?刚刚马车车帘被风吹了一下,我看见车上堆满了东西,那些肯定都是嫁妆。」

  村民们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声或多或少都传进了马车上四人的耳里,四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那个邱田村是怎么一回事?」这是司徒昭问的。

  「姑娘,他们说懂医术的小媳妇不是指您吧?您何时成亲嫁人了?」这是小彩的疑惑。

  「全都是胡说八道!」这是脸最黑的司马君泽说的话。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