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0页     心宠
  门扉未掩,一眼便能看见,此刻他正伏在案上,似已醉倒。东莹连忙上前,一把将他扶起来。

  “你看看你,大清早的,就喝成这样,像什么话?”忍不住责怪。

  她若不提醒,他便会被父亲责怪,此刻她与他已经有了惺惺相惜的感情,她不能置之不理。

  “福晋,是你啊……”他抬眸,醉眼迷离地笑道,“稀客……没想到,这辈子你还有主动来看我的一天。”

  “我有这么冷淡吗?”她轻叹,“你倒说说,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啊?”

  “阿玛要选立世子一事,你听说了吗?”玄铎没有半分应有的欣喜,反而涩笑。

  “听说……是董先生建议的。”她小心翼翼道。

  “董先生一心想助我,可从没问过我的意愿。”

  “怎么?”她一惊,“你……不想当世子?”

  “从没想过,”玄铎坦率地摇头,“有哥哥在,我这辈子也不会跟他相争的……”

  她挨着他坐下,默默听着。

  她知道,此时此刻,他需要的不是一张聒噪的嘴,而是一双聆听的耳朵。

  “我是妾室所生……”终于,他开始倾诉衷肠,“我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她患有肺痨,而我小时候也是个病秧子。大夫说,母亲的病传给了我,恐怕我是养不大的,建议到庙里抚养,沾些佛光,或可痊癒。阿玛曾经想过把我送走,但大哥却执意留下了我……”

  这些关于他的故事,她还是头一次听闻。

  “那时候,大哥也才只有六岁,他抱着四岁的我,一直不肯撒手,生怕阿玛把我送走。我哭闹的时候,他就哄我睡;我饿了,他就亲手喂我汤饭。其实,他自己也只是一个孩子……”

  他的一双醉眼似乎闪动着泪光,而她,亦被深深打动。

  “我的身体居然从此渐渐好起来,所以我打小就发誓,不与大哥相争。其实,论文论武,我并不输他,但每每在外人面前,我就假装什么都不懂,一副顽劣浪荡的模样。如此,才会突出他的才华,世人才会对他称赞。”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处处隐藏、时时退避,她还一直觉得纳闷。

  “这一次,我破了例,”他涩笑,“礼部侍郎一职,我从他手里抢了去,可我断不能再抢了……再抢,我还是人吗?”

  她懂,一切,都是因为她。

  难怪古人说红颜祸水,若非她的存在,他们兄弟依旧和睦,他永远也不会如此内疚……

  “玄铎,我不在乎你是不是世子,”东莹听见自己忽然道,“你没必要——再破例。”

  他为她做的,已经够了,不能再继续泥足深陷,让他背负自责的罪名。

  “可是,我若非世子,将来你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他深深地凝视她,“唯有丈夫强大有力,妻子才能过上舒心的日子,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我不需要,”东莹感到泪盈于睫,嘴角,依旧保持微笑,“玄铎,没有这一切,我也会过得很好。”

  她哭了吗?为什么而哭?

  她知道,只为他眼前的一句话——为他关爱她的心情。

  “来,”他忽然伸出手,“过来,坐这儿。”

  这片刻,她的思维是麻木的,一片空白,却可以清楚知道,他是指让她坐到他的膝间。

  什么都不愿去想,转身,投入他的怀抱,而他几乎在同时,双臂紧紧搂住她的腰。

  “不要怕……”他在她耳边低语,“我不会做什么……只想抱抱你……”

  她并不畏惧,此时此刻,叫她做什么,估计她都会愿意。

  他的身躯深深环抱着她,暖暖的体温触烫她的背心,让她双颊发烧。

  从小到大,没人这样抱过她,印象中,甚至母亲也没有——他,是第一个与她如此亲近的人。

  不知为何,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像是传说中的相濡以沫、比翼连理。

  第5章(1)

  “砰”的一声巨响,瓷瓶落地,支离破碎。

  “这是干什么?”纳也难以置信地看着妻子,“这可是你最喜欢的花瓶啊!”

  “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和婉恶狠狠地回瞪丈夫,“你要猜不出来,今天别想步出这扇门!”

  “闹了一夜,你也该消停了吧?”他淡道,“今儿个我还要进宫呢,迟了皇上会怪罪。”

  “这么愚钝,让皇阿玛砍了你好了!”和婉大嚷。

  纳也怔住,这么恶毒的话居然从妻子嘴里说出,让他始料未及,他一直以为和婉人如其名,和气温婉。

  “陪伴公使夫人的事宜,皇阿玛已经全权交给皇后娘娘去处理了,完全不让我插手,”似乎意识到自己出言不逊,和婉换了稍稍温软的语调,“我好说歹说,也无济于事……”

  “既然我不再补礼部的缺,你又何必在乎这个?”纳也不解。

  “我就是气你那个弟弟啊!”她愠道,“就是他向皇阿玛建议不许我插手的,这哪里是一时不让我高兴,简直就是想一世不让我高兴!”

  “你和玄铎的矛盾,我已听说,”纳也劝道,“谁让你得罪他的?我这个弟弟,表面上看来对什么都不在乎,可一旦认真起来,谁也拧不过他。”

  “他会跟你争世子之位吗?”和婉终于提到心里最担忧的事。

  “你闹了一宿,就是因为听说父王要选立世子?”纳也微微侧眸。

  “世子之位本来就是你的,你是长子,又是正房所生,”她负气的说,“玄铎凭什么跟你争啊?一个贱妾的孩子……”

  “不许这样说我弟弟。”纳也俊脸一凝,“他是我亲手带大的弟弟。”

  “所以他更不应该跟你争!”和婉大叫,“他还顾不顾骨肉之情?”

  “我若仗着是正室所生,不给弟弟公平的机会,难道又叫顾念骨肉之情?”纳也蹙眉反驳。

  “你……”和婉争辩不过,面红耳赤,“反正我不管,你若让他得逞,这辈子休想要我再理你!”

  纳也微微叹息,没有再说什么,转而推门而去。他又听到和婉大摔东西的声音,但这一次,他已无力再管。

  曾经,他以为自己跟和婉是天作之合,婚后也确实如胶似漆地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然而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妻子。

  她已经是固伦公主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若他真的丧失世子之位,难道从此以后她就与他一刀两断吗?

  纳也从不觉得,郡王是什么了不起的封号,对于礼部的官缺,他也没什么兴趣……他这一生,喜欢的无非舞刀弄枪而已,哪怕当一个给皇上看门护院的小吏,他亦觉得惬意。

  出了院门,他在花园中漫无目的游走,不知该往何处,走着走着却来到玄铎的水榭。从小,他就羡慕弟弟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不像他,担负着长子的重任,一颦一笑皆受约束。

  他听见清悦的笛音自水榭处传来,靠近一瞧,只见玄铎与东莹正立在廊桥之上,玄铎在吹短笛,东莹在欣赏流水桃花——才子佳人形成天然图画,虽然默默无言,但那脸上的表情,可见恬静的幸福。

  虽然大家都传说玄铎与东莹不和,但在纳也看来,这两人无比匹配,且有令人羡慕的默契。

  表面上恩爱又有什么用呢?像他与和婉,算是人人称羡的夫妻了吧?还不是有方才那一番争吵。

  “大哥?”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玄铎却发现了他,停了笛音,叫道。

  “没打扰你们吧?”纳也笑道。

  “大哥说这是哪里话,”玄铎连忙答,“快过来坐!”

  纳也踏上廊桥,东莹对他盈盈而笑,点头示意,并叫婢女奉了茶水点心,搬出椅子。

  “大哥今天不用进宫吗?”东莹问。

  “今日……想歇息。”纳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忆起方才与和婉的一番争吵,脸上露出忧郁之色。

  “大哥是遇上什么烦心事了吧?”还是玄铎了解他,一语即中。

  “不瞒二弟说……”纳也尴尬地笑道,“因为阿玛选立世子之事……”

  “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与你相争的,”玄铎立刻表示,“东莹也赞成如此。”

  纳也一怔,抬头看向东莹。

  “对,”那盈盈而笑的女子,居然无比释怀,“玄铎说的,我都赞成。”

  纳也猛然发现,自己心中竟有一丝嫉妒——二弟娶的,其实是世上最贤慧的妻子,绝非什么河东狮,比起他来,幸运多了……

  “不,”他摇头,出乎意料地,拒绝这一番好意,“玄铎,我希望……与你公平相争。”

  此言一出,听者皆愣怔。

  “大哥,你是说……”玄铎难以置信。

  “我们就光明正大来一番较量吧,”纳也笃定地答,“从小到大,你从来没跟我较量过,每次秋围骑射,你都避开我,其实我很想知道,到底你我二人,谁更适合当世子。”

  四下一片沉默,东莹眼中皆是难解的神色,然而,玄铎脸上却浮现出笑意。

  “好,大哥,”他点头,“你若愿意,我陪你玩。”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