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3页     心宠
  “他知道了一切,却不告诉你,存心瞒着你,还刻意领着你去见董思成,这说明什么?”和婉轻蔑地笑,“姊姊,我原以为你很聪明,怎么成亲之后,反倒变傻了?”

  无论和婉的话有多夸张,但她不得不承认,有一点,她说对了……为什么他要瞒着她?

  若非心里有鬼,何必瞒着她?

  他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坦白?何况,这是件关系到她身世的大事……

  彷佛心电感应似的,她赫然回首,发现门槛处站着一个身影。

  玄铎!

  他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只立在屋外默然无语,从他脸上的表情,便可知道,他已经听清了方才的对话。

  “贝勒爷回来了……”和婉盈盈而笑,不怀好意地上前道:“来得正好,方才我所说的,可有虚言?贝勒爷你要替我作证啊,否则姊姊不信我!”

  “这是……真的吗?”东莹的目光透过幸灾乐祸的妹妹,直视他的脸庞。

  这一刻,她只希望他摇头,一如既往的微笑,告诉她,一切只是和婉的离间。然而,她错了。

  “是真的。”没料到他竟然颔首,答案令她撕心裂肺,“成亲之前,我就知道董思成,是那个人。”

  成亲之前?他瞒着她已经罪不可恕,还瞒了这么久,罪加一等。

  东莹觉得自己的眼泪潸然而落,万般复杂的情绪涌动心间,嘴里五味杂陈,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难堪……

  “公主,额驸求见——”

  已经不知有多久没听到这句话了,两人的关系倏忽又回到从前,本来已经融化的冰,再度冻结,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重解……

  “不见。”东莹低哑地答,坐在镜前,看着自己一张憔悴的面庞,只一夜的时间,彷佛鲜花凋零。

  “公主,还是见一见吧……”婢女劝道,“额驸的脾气你也知道,他会硬闯进来的。”

  “他若硬闯进来,我就罚你杖责一百!”深知玄铎不会连累别人,她故意如此大声说道。

  婢女一惊,蹙眉万分忧心的步出房。

  而门外的人显然听见了,也不知他在那里站了多久,此刻缓缓地答,“好,我不进来,就在这儿说几句话,成吗?”

  隔着窗纸,东莹可以看见他的侧影,虽然朦胧不见轮廓,感觉却褪去了平日的风华,略显伤感。

  依旧对着镜子梳理自己的长发,他的问语,她置若枉闻,沉默不答。

  好半晌,不见他再次说话,她以为他已经走了,抬眸间,却见窗上人影犹在,她的心忽然抽搐一下,怎么也狠不起来。

  “你说吧。”终于,她如此道。

  “我八岁那年,在御花园的池子边,看到一个小女孩,当时她独自一个人,哭得很伤心,我问身边的宫婢,她是什么人,分明一副格格的打扮,我却从没见过……”玄铎缓缓回忆道,“宫婢告诉我,这是新进宫的忻贵人的女儿。忻贵人是再嫁之身,却得皇上万分宠爱,她的女儿也因此得以住进宫来,权当公主教养。”

  这是在说她吗?原来那么久以前,他已经注意到她,而她却一点也没有察觉。

  “从那天起,我知道了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叫东莹,”玄铎涩笑,“宫里的人都说她脾气很大,比真正的公主还刁蛮跋扈,可我却一直不信,因为刁蛮的女孩子不会像她那般,独自哭泣。”

  原来素未相识之前,他就已经懂得她,难怪世间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说法,似乎是专门来形容他俩。

  东莹只觉得心里的怨气消退了一半,她不自觉地起身,踱到窗前,聆听他的倾诉。

  “后来,忻贵人晋封为忻贵妃,诞下了和婉公主,宫里的人又传说,东莹格格十分嫉妒和婉公主,打小就看妹妹不顺眼,有什么好东西不让着妹妹,反而伸手就抢,可我却能理解她的心情——与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相处,假如不是正出,难免心中会有自卑,为了掩饰自卑,最好的方法,就是跋扈。”

  原来他们是这样同病相怜的两个人,有些话,外人未必能体会,唯有他,一语即中,一针见血,道出她的心情。

  “其实,我很想亲近她……”玄铎的声音越发温柔,像微颤的弦音,让她听了心碎,“因此我特意以送礼为名,第一次,勇敢地对她说话,可惜,她却把我大骂一顿,还大打出手……呵,我是真的觉得那岫玉簪子比较美,若知道她不喜欢,就算寻遍天下美玉,又有何妨?”

  东莹觉得鼻子酸酸的,眼眶泛热,眼前的事物开始从清晰变得水雾蒙胧。为什么当初那样冲动?否则她便多了一个童年伙伴,不必如此孤寂。

  “我总是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她,暗中打听她的喜好,却不敢再度亲近她……长大以后,我听说她喜欢上我大哥……我喝酒是从来不醉的,听闻这消息的那天晚上,我却醉了。”

  他……一直在暗中注意她?就像她默默注视纳也一样?

  “不料,皇上却赐婚,把她送到了我的身边,”玄铎似有哽咽,“我满心欢喜,却又担忧。欢喜是因为可以娶到她,担忧却是害怕她的心向着大哥……所以我故意当众说她是河东狮,只因为不想再让人抢走她。”

  呵,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时候他要那样给她难堪,气得她几乎想杀了他,原来是这样“自私”的理由。

  可她喜欢这个藉口,这让她觉得,世上原来真有人如此在乎她……

  “东莹,我的确在成亲之前打听过你所有的事,包括你的父亲是谁。我知道每年都会有人固定送忻贵妃绢花,其中蹊跷引起我的好奇,当我得知是董先生所赠时,我比谁都吃惊,可我打算瞒着你,只希望你不必徒增烦恼,可以在一个遮风避雨的环境里无忧无虑的生活。”

  爱一个人的至高境界,就是什么都为她准备,什么都为她着想,保留她的清净与单纯。这是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最大的宠溺。

  东莹再也忍不住,泪盈于睫,扶住窗棂,久久啜泣。

  他没有再说话,沉默半晌,彷佛人已离开,窗上亦无剪影,一片空白。

  第6章(2)

  不知为何,东莹忽然心里一紧,害怕他会从此消失似的,猛地将门一拉,傍晚的夕阳映进她的双眼,金灿灿地看不清四周。

  冷不防,一个修长身躯挡住她的视野,强而有力的双臂搂住她纤腰,吓得她尖叫起来。

  “嘘——是我……”玄铎在她耳边轻声道。

  她惊魂稍定,这才发现,原来真的是他。

  “谁让你吓我、谁让你吓我!”东莹的泪水直往外涌,说不清是惊还是喜,挥动拳头直打他的胸膛。

  他掩上门,大掌包覆住她的双手,微微笑道:“别闹了,当心外头听见——”

  “谁让你进来的?谁允许你进来的”她咬着唇,瞪着他。

  “你不希望我进来吗?”玄铎低柔地说,“那你为什么开门?”

  “我是想看看你这混蛋滚了没有!”她赌气道。

  “气还没消呢?”他轻轻搓揉着她的双手,“我真的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吗?你真相信和婉说的,我在利用你?”

  不,她从来就不信……看人要看对方的眼睛,她从他的眼里,从来只看见真诚。

  “我只是气你……”她垂眉,“气你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连和婉都知道的事,我却不知道——”

  其实,这才是关键所在。自幼对和婉的羡慕,让她容不得自己比对方少了什么、缺了什么,何况这次事关她的生父,没道理连外人都一清二楚了,唯独瞒着她这个当事人。

  “以后有什么事,我头一个告诉你。”玄铎轻抚她凌乱的发丝,莞尔道。

  “真的?”她睁大眼睛,怔怔地问。

  “至少,和婉知道的事,我会先一步告诉你。”他毕竟明白她的心境,不必多加解释,亦能道出她的心声。

  东莹笑了,终于云开雾散,露出破晓的喜悦。

  玄铎凝视她,眼神变得深邃,忽然一把将她抱起来,送到床榻间。

  她虽错愕,心却狂跳不已,与此同时,亦听到他的喘息。

  “不要怕……不要怕……”她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说,“我只想看看你……就这样看着你……”

  这瞬间,他的脸庞离她这样近,目光彷佛能在她颊上烫下烙印,让她越发全身燥热。

  四周静悄悄的,就连院中似乎也没人了,天地间只剩他俩,就像故意在制造一次机会,供他俩独处。

  “东莹……东莹……”他轻轻唤着她的名字,嘴唇俯下来,像蜂吸蜜一般,轻啄了她一下。

  东莹只觉得自己四肢一时间无比酥软,搂着他腰间的手深探进他肌肤。

  “玄铎……”忍不住,回应他——不仅名字,还有情不自禁的唇吻。

  他长吁一口气,所有隐忍在这一刻爆发,彷佛要把自己整个人融进她的身体里,不让她有任何退缩的空隙。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