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4页     心宠
  “东莹,你知道吗?等这一天,我已经等很久了……”

  这是她记得的最后一句话,之后的天旋地转,让她无暇再听、无暇再想……

  顺着这条山道直驰而下,便可以看到霜染的枫林,熟透了的野苹果似樱桃一般落在地上,堆积成一条果泥的小径,马儿且行且停,忍不住咀嚼这路边的美食。

  “我以前最怕秋天,因为觉得很冷。”东莹笑道。

  “有我在,还怕吗?”他的大氅紧紧包覆住她,两人同乘一匹坐骑,她在他怀中信马由缰。

  自从有了肌肤之亲,她与他几乎寸步不离,真奇怪从前那些疏离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他们居然隐忍了那么久,浪费了许多大好时光……

  “过几天,我带你去热河,好吗?”玄铎忽然道。

  “热河?”她马上领悟,“可是第二场比试要开始了?”

  “阿玛说,趁着陪皇上打秋围,顺便把武试给比了。”他颔首。

  “这一次的题目,又是什么呢?”若论文试,她并不担心他会输,可武功骑射一向是纳也所长,她怕他这次胜算不大。

  “传说热河郊林中,有一种雪鹿,极为稀有罕见,阿玛说,谁若能先猎得此物,便算胜出。”

  “所以……这一次,你又打算故意输给纳也吗?”她微微侧眸。她知道文试时他真正的心意,却意外获胜。

  “你希望我输,还是赢?”他贴着她的耳垂问。

  “玄铎,你想听真话吗?”事到如今,她不再瞒他,“天下没有哪个妻子会希望自己的丈夫输,无论什么理由。”

  “呵——”他笑了,明朗地笑,“我懂了,福晋——这一次,我不会故意输的。”

  “真的?”她一时间难以置信,是什么能让他抛下兄弟亲情?

  “因为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妻子,凡事,我要多为她的将来考虑。”他贴住她的面颊,无限柔情地道。

  闭上眼睛,她沉默地微笑。

  为了她,他竟然可以暂时抛开兄弟亲情,这样的痴恋,让她实在无以回报,唯有紧紧地倚在他怀中,与他一同享受这个并不太冷的秋天。

  从小到大,虽然她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但她的一颗心总是悬着,彷佛随时之间,天地都会崩塌一般,但现在,终于有了踏实的感觉。

  他是上苍赐予的垂怜,让她孤寂的生命里终于多了陪伴,有了依靠。

  忽然,一阵喧嚣之声从林子外侧传来,惊得她睁开双眸。

  “好像有人?”东莹迷惑,“这荒郊野外的,哪儿来这么多人?”

  听那人声鼎沸,肯定不只三两过客那么简单,反倒像集市一般。

  “哦,我知道了,”玄铎想了一想,“这是赌石。”

  “赌什么?”她闻所未闻。

  “赌石,”玄铎笑着解释,“你可知道,咱们平素佩的玉,并非天生就长成那样,一般有石皮包着,称为‘原石’。有眼力者,能识破皮中的美玉;无眼力者,就算美玉近在眼前也以为只是顽石一块。这北京近郊,不知何时形成一个石市,每逢初一、十五,天南地北的玉商在此云集,将原石贩卖给京中商家,而购者只凭自己的眼力与运气,称之为赌石。”

  “这么有趣,”东莹拍手道,“咱们也去瞧瞧吧!”

  她的要求,玄铎从来没有不答应的,看她如此兴致高昂,只得驱了马儿,与她一道前往。

  只见那林外的草地上,聚集了数十摊小贩,皆将各式原石摆在布垫上,而石之形状大小亦各不相同,有的大若西瓜,有的小如佛手,过往商客挑起一只捧在手里,对着太阳照望,品评议价,着实热闹。

  “这原石也有分类,比如这摊是羊脂玉的,那摊是碧玺的,那一摊则是上次我买给你的翡翠。”玄铎边走边指点介绍。

  东莹满眼好奇,东摸摸、西看看,兴奋不已。

  “哟,这位公子,看来也是识货的,”小贩听了他的介绍,称赞道,“今儿个想买块什么试试?”

  “我们只看看,不买。”他笑道,“况且我也是门外汉,并不在行。”

  “你不懂吗?”东莹侧目,“上次你买给我的簪子,不是赌石得的?”

  说着,从发鬓间抽下他送的礼物,阳光下,越发通透碧绿。

  “哟,夫人这支簪,是翡翠的吧?”那小贩在一旁瞧了瞧,“您可得好好留着,这翡翠半年来疯涨了不知有几倍,将来可值钱了。”

  “看来,不必等五十年。”东莹一笑,与玄铎对视一眼。

  “你还记得我说的‘五十年’?”玄铎满脸欣悦,“不过,这并非我赌石所得,是在铺子里买现成的,我对原石的确一窍不通。”

  “那也不碍事,既然今天凑巧,咱们也买一块来玩玩。”东莹不以为意,“输就输了,不差这几两银子。”

  “听说现下还有不少人,拿这原石来许愿呢,居然十分灵验。”玄铎忽然道。

  “许愿?”她诧异,“怎么许?”

  “比如你买了一块,在打开它之前,先许个愿,若开出来是好货,那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好啊好啊,”她连连点头,“我要买!”

  “想许什么愿呢?”玄铎暧昧地暗示,“给我生个大胖儿子?”

  “一边痴想去吧!”她脸儿绯红,踢他一脚。

  “夫人想买哪类的?羊脂玉?碧玺,还是翡翠?”小贩问。

  “就翡翠的。”

  她一直觉得,那支簪子是她和玄铎缘份的开始,所以就算翡翠现在仍不算太值钱,她也愿意买。

  “我刚也想说,选翡翠的。”玄铎在一旁莞尔,似乎心有灵感。

  “夫人,这块好,”那小贩立刻捧起西瓜大的一块原石,“您瞧,这石皮被磨去了一些,里面的碧色都能瞧见了,肯定是好货。”

  “我是要用来许愿的,如此不算作弊吗?”东莹摇摇头,却瞧见一块柚子大小的深色原石,冷清清地被抛在一旁,却皮细油亮,模样没由来地讨她喜欢。“就这块吧。”她捡起那原石,当即立断地道。

  “夫人,这个是我年前进的,卖了好多趟都没卖掉,识货的人都不挑它,”那小贩好心劝道,“我看,您还是买块稳妥些的吧。”

  “不,我就要它。”她一直觉得,眼缘很重要,既然不懂,那就赌一赌缘份。

  “就这块吧。”玄铎亦点头,赞成她的决定。

  “好吧,算你们便宜,五两银子拿走。”小贩爽快地挥挥手。

  “给你钱。”玄铎立刻掏出银两。

  “不,我买的,当然要我自己付钱,”东莹按住他的手,“否则怕不灵了。”

  “你到底要许什么愿啊?”他不由得笑道,凑近她耳边低声说:“是希望……我俩白头偕老吗?”

  “呸,才没这么肉麻!”她啐他一口,害羞地转过身去,死也不肯告诉他。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吧?

  其实,她并无什么过多的奢望,只想就这样平平安安地,一生与他相伴,余愿足矣……

  不知这块原石,是否能保佑、满足她这小小的心愿?

  第7章(1)

  “过几天就要去热河了,怎么这会身体倒不舒服起来?”忻贵妃担心地看着东莹,“趁早叫太医替你瞧瞧,出了门倒不便了。”

  “最近只觉得全身燥热,没什么胃口,”东莹自己也迷惑,“月信也迟了好些天。”

  “是吗?”忻贵妃眼前乍然一亮,“最近……你跟额驸可好?”

  “挺好。”她没料到母亲会问起这个,不觉脸红。

  “呵,我就说嘛,耐心相处,总能云开雾散。”忻贵妃不由得笑了,“想必……你是有喜了。”

  “喜?”东莹一怔,整个人顿时僵住。

  “害什么臊啊!”忻贵妃宠溺地捏捏女儿的脸,“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天大喜事,你妹妹与你同时成亲,至今没个信儿,你倒抢先一步。”

  她真的怀孕了吗?假如果然如此,玄铎该高兴得发疯吧……一想到他欣喜若狂的情景,她就按捺不住盈盈笑意。

  “娘娘,太医来了——”宫婢在外间传话。

  “快请进来。”忻贵妃亦喜不自胜的模样,“让他好好给东莹公主瞧瞧,不可错断了。”

  来者为御医房之首佟太医,据说治后宫妇科疾病最为拿手,只见婢女将他引进来,垂下纱帘,搁了腕枕,东莹只探出一只素手供他把脉。

  四周沉默无语,分明只是一盏茶的工夫,东莹却感觉像过了半辈子那么久,一颗心怦然直跳。

  “佟太医,如何?”忻贵妃着急地问,“可是有喜了?”

  对方清咳两声,尴尬地答,“公主是有些上火了,臣开几帖清脾顺肠的方子,过几日便能好。”

  “不是喜脉吗?”忻贵妃大为失望,“您可诊断确切了?”

  “额娘,我想也没这么快……”东莹心里同样一沉,但依旧微笑地劝慰母亲。

  她明白,这种事是急不来的,只盼上苍恩赐,让她两年之内添得子嗣,她便满足。

  “娘娘,可否借一步说话?”佟太医却道。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