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5页     心宠
  “怎么……”忻贵妃脸色微变,“东莹这身子……可是不好?”

  “呵,公主无大碍,老臣只是有话想对娘娘说说。”佟太医陪笑。

  不知为何,越是这样的欲语还休,越让东莹害怕。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东莹忍不住开口,挑开纱帘,兀自走出来,“若是关于我这身子,我倒想听个明白。”

  “公主……”佟太医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老臣也暂时无法确定,只怕惊吓了公主。”

  “但说无妨。”她凝住呼吸,极力镇定,“若我身子不好,你瞒也是瞒不住的,不如早些告知,我也好尽早医治。”

  “如此,公主请恕老臣直言。”佟太医施礼,“恐怕,公主这一生……难有子嗣。”

  “什么?!”忻贵妃惊骇,“太医,你可当真?”

  “老臣还要再度确诊,只是方才把脉之时,觉得公主脉象微弱,气血两虚,手指冰寒,却又说全身燥热,胃口难调,月信且早且迟……这一切,都是不孕之兆啊。”

  她这一生,注定孤苦吗?好不容易有了如意郎君,这不争气的身子却要让未来凭添阴影?

  东莹只觉得整个人都僵了,半晌不能动弹,周身软绵绵的,灵魂出壳一般。

  “难道就不能医治了?”忻贵妃比女儿还急,“想当初,本宫怀东莹以前,也曾有大夫说我不宜受孕,可事实证明,本宫一连生了两个女儿。”

  “这等妇科疑难杂症,最是说不清楚的,”佟太医道,“或许公主日后多加调理休养,又无大碍了也未必。老臣先开几副方子让公主吃着,边走边看吧。”

  “好……”忻贵妃六神无主地点头,“就按你说的,先吃些药吧。不过,这事暂时保密,别对外宣扬。”

  “老臣明白。”

  佟太医躬身退去,自然有宫婢随他开方拿药。他走后许久,东莹都未曾从愣怔中回过神来。

  “女儿,别怕,”忻贵妃深深搂住她,“咱们一步步来,总有法子的。咱们又不是平民小户,天底下有什么药吃不起?有什么病不能治?”

  东莹垂眸,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顺颊流淌下来。本以为这个秋天格外温暖,没料到,雨水却特别多。

  “暂时不要对额驸说,就连你皇阿玛,额娘也会替你瞒着。”忻贵妃在她耳边叮嘱。

  瞒?为何要瞒?是害怕她夫家知道她身体有恙,会生别虑吗?可惜纸里包不住火,这样的谎言,又能维持多久?

  “额娘、姊姊——”失神中,忽然有笑声自身后传来,吓人一跳。

  东莹回头,却见和婉不知何时闯了进来,满目生辉、笑意盈盈,那模样,看了真教人羡慕。

  没错,这一次,恐怕她又要败给妹妹了……从来在她最最伤心的时候,和婉却意气风发,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就算玄铎给予和婉的一点点挫败,比起她的大喜大悲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怎么也进宫来了?”生平第一次,忻贵妃见了小女儿如此冷淡,沉浸于大女儿的悲伤中,她的怜爱总算分去了一点点。

  “过几日就要起程去热河了,听说额娘不与皇阿玛同行,要待在宫里?”和婉对四周冷凝气氛浑然不觉,直笑道:“女儿是来给额娘辞行的。不想,却被姊姊抢先了一步。”

  “是啊,他们男人去狩猎,你们做媳妇的去给丈夫助威,我去做什么?”忻贵妃叹道,“皇上难得出去逍遥几天,听说早就择了几个新进宫的同行服侍,我们这些老脸去了会被嫌弃的。”

  皇阿玛有新宠了吗?东莹心中悸动——原来,男人的爱情如此短暂,曾几何时,三千宠爱集于一身,红颜消褪时,君王意气尽,幸好,还有膝下儿女能替自己保住名份。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女人要生孩子,这是为自己晚年做的最好准备。

  “女儿会替额娘看住皇阿玛的,”和婉拉过东莹的手,“姊姊,走,咱们得回去打点行装了,若缺什么,也好一块儿去置办。”

  和婉很少跟她如此亲近,再说近日来发生了那桩不快,更不该如此……东莹不禁迷惑。

  “你们去吧,”忻贵妃对大女儿使一个眼色,“那药抓好后,我会派人送往王府,你要记得按时喝,到了热河也不许偷懒。”

  “什么药?姊姊你病了吗?”和婉好奇。

  “没什么,最近脾胃有些不好,太医开了个方子。”东莹敷衍地答。

  和婉一笑,并不再问,两人辞别了忻贵妃,屋外早已备好车马,便一同乘坐往宫门而去。

  “听说第二场比试的题目已经定了。”车身摇摇晃晃,和婉笑容忽然收敛起来,肃然道。

  “是猎雪鹿吧?”东莹就知道妹妹不会平白无故到宫里来,故意与她亲昵同车,定有话要对她讲吧?

  她的心思,早已不再与和婉纠缠了,佟太医的话一直在耳边旋绕,此刻所思所想,比原先更加遥远。

  “姊姊,咱们做一次交易如何?”和婉凝视她。

  “什么交易?”她淡淡问。

  “第二场,你劝玄铎贝勒输了吧。”

  “什么?”东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以为我会答应?”

  “你若不答应,我就把董思成的事告诉皇阿玛。”和婉阴冷地笑。

  “你疯了吗?”她本以为,这个妹妹还有药可救,不料却这样丧心病狂,“这会连累额娘的!”

  “我会替额娘求情。”和婉笃定地答,“再怎么说,我也是皇阿玛的亲生女儿,可你就不同了,皇阿玛若知道你的生父是董思成,他会怎么想?他还会允许自己妻子的前夫再待在京城、出入宫闱?他若把董思成驱逐出京,你这一辈子也休想再与生父见面了。”

  呵,这是威胁吗?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恶毒的威胁。

  “董思成未必是我生父,”咬了咬唇,她低声答,“就算是,他与我亦无养育之恩,我又何必在乎与他是否还能见面?”

  “你会在乎的,”这个妹妹,竟比想像中的了解她,“你从小为什么一直嫉妒我?不就是因为没有父亲吗?你朝思暮想的,不就是一个能疼你助你的父亲吗?”

  没错,她得承认,在隐藏的意识里,“父亲”这两个字何其重要……

  “所以,你就断定我会为了父亲出卖自己的丈夫?”但对她而言,玄铎——同样重要。

  “只一场,我只希望玄铎贝勒输这一场,”和婉忽然换了恳切神色,“不是还有第三场吗?我保证,到时候绝不作假,就让他兄弟公平较量。”

  “那你这是何必?”东莹微微疑惑。

  “纳也自幼习武,什么都可以输,唯独这武试,他不能输,输了,就等于丢了所有的面子。”和婉轻声叹息,“姊姊,就当我求你这一回,你就帮妹妹这一回吧!”

  “你该对纳也有信心,既然他自幼习武,玄铎自然比不上。”她不禁和缓道。

  “你也知道,玄铎这个人有多狡猾,什么事都深藏不露的。他说自己不会武功,天知道是真是假!万一他从小就背起人来勤学苦练,那可怎么办?”

  这一点,和婉倒是说对了,玄铎如同深潭,水深不可测,成亲至今,就算两人已经交心掏肺,她亦不敢说完全了解他。

  “方才你与额娘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见她沉默不语,和婉终于使出杀手,“姊姊,你就不怕我把你不孕之事告知查哈郡王府上下?到时候,就算玄铎再爱你,也不会再如从前那般待你。”

  呵,她早该料到,狠心的妹妹会有这一招,利用她的父亲和她的丈夫同时威胁,彷佛束住了她的左膀右臂,让她还如何挣扎?

  思绪在浑沌中一片迷茫,东莹彷佛置身浓雾中央,找不到方向……

  第7章(2)

  一行人随乾隆起程,到达热河时,却不急于移居行宫,只在山林边上搭营紮帐,连绵数里,为了狩猎方便。

  东莹自半路便发起了高烧,直至武试当日仍未好转,病症反而越加严重,吃了几副治风寒的药也不见效。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自从上次听了和婉的话,心中犹豫矛盾,添了堵石一般,左右不是,或许这病便是三分着凉、七分郁闷所致。

  “这可怎么好,似乎比昨晚烧得更厉害了。”玄铎换了猎装,迟迟不肯离帐,守在她的榻前,满目担忧。

  “你快去吧,”她虚弱地笑道,“一会儿皇阿玛他们等急了,会怪罪的。”

  生病,也是一种逃避吧?

  她既然不想助和婉背叛玄铎,也害怕和婉真的抖落出她不孕之事……上苍替她做了一个最好的安排:生病。

  她若病了,神志不清,还有什么闲情去管这场比试呢?一切听天由命罢了。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走?”玄铎怜惜地抚着她的发鬓,沙哑地道。

  他守护了她一夜,不是端药送水,就是冰敷热暖,天明时分才稍稍阖了回眼,此刻双眸通红,透着血丝,让东莹看了心里发疼。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