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7页     心宠
  “刚回来,”纳也瞧着她,用一种前所未见的奇怪神情,欲语还休,“听说……你病了?”

  “已经大好了,多谢大哥记挂。”东莹笑道。

  “我该早些过来探望,只是这一路上都住在帐子里,也不便过来,唯有回京以后再致意。”纳也踱到她面前,轻声道。

  “真的无大碍,不过感染风寒。”她欠身回礼。

  “听说……玄铎就是因为你病了,所以没参加第二试,让我猎得雪鹿。”纳也犹豫半晌,终于开口。

  “大哥不必为此多虑,”她当即明白了他的来意,“玄铎就算去了,也未必能赢,世人皆知大哥最善骑射。”

  “但总胜之不武,”纳也似乎并不情愿,“不如我去向阿玛和皇上请示,重比一次,如何?”

  “也怪玄铎自己没个定性,被我这小病吓着了,比试不仅考的是技艺,还有心性,”她摇头,“我倒觉得,这一次,他是真的输了,大哥不必让着他,横竖还有第三试呢,到时候一较高下才是真。”

  听了这番劝解,纳也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释然一笑。

  “这儿风大,”他脱下自己的披肩覆到她肩上,“病才好,别再着凉了。”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东莹吓了一跳。这花园里人来人往,任谁瞧了去,在和婉面前乱嚼舌根,她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不过,看纳也那神情,坦然自若、正大光明,她转念一想,自己也不必过于拘谨,不然反倒像有什么瓜葛似的,于是大大方方将披肩系好,施礼回谢纳也便罢。

  她并不知道,假山石后,槿木丛边,悄悄立着一个人——

  玄铎。

  此刻他亦刚刚回府,经过花园,不想却老远地看到纳也与东莹在说话,本来他大可笑着上前加入话题,却隐约听他俩似乎在谈论自己,一时不便,就避到假山石后,以免双方尴尬。

  其实就算纳也与东莹在一起说说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家人同个屋檐下住着,哪能不碰面?只是……当他看到纳也将披肩覆到东莹肩上,不知为何,心里彷佛有什么蜿蜒爬过,让他极不舒服。

  和婉的声音似在耳边旋绕,无端的猜测像蛀蚁一般涌至心间,他何曾变得如此多疑、如此小气了?

  因为东莹那病来得太蹊跷?其实,他心里也一直迷惑,素来活泼好动的她,怎会禁不住旅途中那一点风寒?

  爱着一个人,就会紧张她,就会患得患失,难怪他思虑重重。

  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完全没了昔日的洒脱,一个细微动作就思量半晌,小人似的猜忌……

  眉间深锁,挪动步子,却并没如常返回退思坞,直往董思成房里去。

  他觉得自己实在可怜,长这么大,没一个能说知心话的人,董思成还算与他有几分杯酒之谊,但也只限于此。

  万般负荷独自承受,还要维持笑脸相迎,有时候直觉得累死了,不知还能支撑到何时……

  “贝勒爷怎么来了?不巧,我正有事要去王爷那儿商议。”

  他才跨进别院的门,董思成却行色匆匆,差点儿与他撞个正着。

  “不是才从宫里回来吗?还要跟阿玛商议什么?”玄铎涩笑道。

  难道,他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坐坐也不成了吗?就连董思成这儿,也来得不巧。

  “贝勒爷不知道……”董思成欲语还休,“一会儿再告诉你吧。”

  “那你去吧,我且在你这里等着,喝一杯茶。”玄铎怔怔地踱到院中,却不进屋,只在那石桌旁坐下,怔怔出神。

  “贝勒爷这是怎么了?”董思成发现他神态有异,又不急着走了,关切地上前问。

  “也没什么……”玄铎只感到这满腹心思不足对外人道矣,世上也无人能助他,来到这儿,不过散散心罢了,以免一个人待着,胡思乱想。

  “贝勒爷不肯说也就罢了,”董思成笑着,“看你心不在焉的,原还打算请您出个主意呢。”

  玄铎抬眸,万分不解,“出主意?”

  “我本想稍后再告诉你,不过现在说了也无妨,”董思成索性陪他坐下,命仆婢倒了茶来,就在这花树下浅饮。

  “宫里又出事了?”不必问,玄铎便也能猜到七八分。

  “上次回疆进贡了一副绣屏,其中描着个回族女子,皇上见了顺口夸了一句,没想,回疆那边竟会错了意,把这女子给送来了。”董思成苦笑地摇头。

  “这不很好吗?”他莞尔,“皇上好艳福。”

  “你知道这女子是谁吗?她可是回疆头领最宠爱的侄女,名唤原香。你说,这份礼,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纳入后宫,封个妃嫔,不就结了?”玄铎不以为然。

  “万一送来的不是美色,而是细作呢?”董思成却道。

  “哦……”他点点头,发现自己果然思虑不周,“这也有可能。”

  “皇上是不敢把这女子留在身边的,想赐与别人,又找不着合适的对象。”

  “皇亲国戚里挑一个,配得上她郡主的名号也就行了。”

  “你忘了,方才说过,这女子也不知是否细作,万一随便把她嫁了,无论放在京中哪一家,都是隐患。”

  “是该好好想想。”

  “皇上的意思,打算挑个心腹之人,身份地位也配得上她的,风光赐婚,以后有什么风吹草动,皇上也能立刻知晓,防患未然。”董思成慨叹,“可惜,一时半会儿去哪里找这么个人呢?八旗中年貌相配的青年才俊皆已成亲,剩下的又非亲厚之人……”

  玄铎眉心一紧,电光火石之中,脑中某个念头一闪而过。

  假如……假如……是否能试探出她的真心?

  他知道自己不该怀疑她,可成亲至今,她对自己的感情是否已经牢固,前路是否会有变数,一切的一切,都像走马灯上的谜,在他心底轮番旋转,不能停止。

  这片刻,他做了一个生平最卑鄙自私的决定,彷佛掷出赌盅里的骰子,听天由命。

  玄铎回到退思坞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灯光下,东莹不知在缝着什么,一针一线,着实认真。

  “你去哪儿了?”一见到他,她马上站起来,笑道,“小厮说你早回来了,到哪儿转悠了这么久?”

  “去董先生那儿了,有事商量。”他半真半假地答。

  “哦……”听到董思成的名字,东莹脸上略微尴尬,转身避开话题,“阿玛说,今日大家都回来晚了,不必过去一同用膳,我单独给你传饭吧。”

  “哪儿来的披肩啊?”他侧眸中,却见方才大哥的那一方披肩搁在椅上,想必是东莹一直披着回来的,心中不觉一酸,故意问。

  “哦……这个……方才去给阿玛请安,额娘见我穿得单薄,顺手给的。”东莹心里没来由地慌乱,撒谎道。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说,大概多一事不如省一事,不想让他误会吧。虽然他并非多心之人,但她与纳也的感情一直是他心里的隐刺,自从上次秋围之后,她越发小心翼翼,不去触碰那根神经。

  毕竟,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虽然不是故意,但心中愧疚,让她终日惶恐。

  “哦?额娘给的?”玄铎轻抚那披肩上的细绒,喃喃道。

  如果说,之前他对自己的决定还有三分犹豫,这一刻,他是要完全豁出去了……若非她心里没鬼,何必说谎?

  看来,她是真的还对大哥念念不忘……这个事实,他一直不敢面对,害怕触碰,整天笑嘻嘻地想敷衍过去,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正视,便会钻入牛角尖,带来无尽折磨。

  “玄铎,你怎么了?”东莹注意到他脸上微变的神情,关切地挽住他的臂膀,“是否……朝中有事?”

  “没事,就是累了。”他勉强笑了笑。

  “你看,我给你做一件马褂。”她似想起了什么,连忙捧起来献宝,“好看吗?”

  “绣得很精致。”玄铎闲闲地看了两眼,无心于此。

  “我绣了五年呢!”东莹却道。

  “什么?”他一怔。

  “这幅百骑图,上面绣有一百个男儿骑射的情景,神态样貌举动,各不相同,我整整绣了五年呢。”她笑着。

  “好端端的,怎么想到绣这个?”他凝眉。

  “是……打算送给未来夫君的礼物,”她含羞地低头,“我小时候,总有许多千奇百怪的想法。”

  “咱们成亲这么久了,怎么现在才拿出来?”他却如此问。

  “因为……”冷不防面对这样的问题,她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嗳,没想起来呗……”

  的确是一时没想到,可听在他耳里,却有别的意思。

  是否,她一直不能确定自己的感情,所以迟迟不愿意拿出来?此刻终于愿意给他,是否出于内疚?

  因为他秋围失利,她想补偿他吧?或者……因为感情对他不忠,所以想赎罪?

  玄铎的怒意在这一刻爆发,一把将她抱住,灼烈的唇吻撬开她的樱唇,直贯而入。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