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8页     心宠
  “唔……”东莹没料到他突如其来的激情,想避,却怎么也避不开,顷刻间几乎窒息。

  他将近旁的茶碗一推,砰然声中,将她整个人压在桌上,力臂一撕,揉碎她的衣襟。

  “玄铎……你……你怎么了?”东莹不由得慌张心跳,感到他与平日的不同。

  从来,他都是那般小心地爱护着她,何曾有过如此粗暴的举动?何况是在桌上……这、这……她只觉得全身如火烧,又羞又怕。

  玄铎不语,大掌探入她衣襟深处,刺激她最最敏感的部位,让她险些惊叫出声。

  看着她艳红的嘴唇,桃花一般的双颊,他吮吸着她的粉颈,只觉得愤怒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冲动,几乎要将她压碎了一般。

  “呃——”东莹再也忍不住,发出银铃般的娇吟,双眸不禁微微闭上,无力再去反抗。

  “看着我、看着我!”他扳过她的脸颊,逼着她睁开眼睛——他就是要她正视自己,以免假想成别人。

  “玄铎……你到底怎么了……你弄疼我了……”喘息中,她虚弱地道。

  “抱着我——”他将她的双手绕过自己的脖间,两条玉腿赤裸着,环着他的腰间……

  生平第一次,东莹在远离床榻的地方,如此裸露,她羞得全身泛红,却不敢不听从他的命令,拒绝他的激情——

  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她感到他似乎将一腔怒火发泄在她体内,完全没了平日的疼惜,亦失去了万千缠绵……

  万般迷惑中,她看见烛光被风吹拂,摇曳着两人的影子,投射在洁白的墙上。

  第8章(2)

  东莹来到查哈郡王房中,照例在晚膳前请安,一进门,却觉得今日这气氛不同往昔,但哪儿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

  查哈郡王正与惠福晋在商量着什么事,窃窃私语,一见她进来,便骤然停止,表情极为古怪。

  “公主,你来了,正巧,臣下有一番话想禀明。”查哈郡王微笑道。

  “阿玛请讲。”东莹满腹迷惑。

  查哈郡王刚要开口,却彷佛不知该如何往下说似的,只瞧一眼惠福晋。

  “也罢,自古婆婆是恶人,今日这恶人就由我来做吧。”惠福晋叹一口气,拉起东莹的手,轻拍道:“我照实说了,公主听了若有什么怨气,只管往我身上撒好了,千万别怪……别怪……”

  一语再凝住,让东莹越发诧异,“额娘,这是什么话,您有什么教诲,儿媳自当听着。”

  “前儿回疆送来一名女子,本是他们的原香郡主,本想入宫为妃,与我大清永结姻亲,可皇上说,要找个年貌相当的青年才俊才不委屈了人家,但这八旗之中,该成亲的都成亲了,到哪里找一个合适的人呢?”惠福晋断断续续地道,“所以……”

  东莹感到一颗心就快跳到嗓子眼里了,不祥的预感沉重地袭来,顿而失语。

  “多亏了玄铎识大体,为国为民,打算主动向皇上揽了这苦差。”惠福晋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道。

  “主动?”什么话她都没听清,唯独这两个字,似一根刺深深刺入她的心尖。

  她喃喃重复,有片刻,甚至以为自己在作恶梦。

  因为太爱他了,害怕失去,所以作了这样的一个梦吗?为什么还不醒来?只要掐掐手心,就会醒吗?

  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一直深爱着她吗?怎会不顾她的感受纳妾?

  是了……为了家族的富贵荣华,查哈郡王夫妇一心想替皇上解忧,大儿子自然舍不得,索性就抛出一个妾氏所生的小儿子吧,反正他从不得宠。

  而他,自幼就渴望得到家族的认可,自然会答应——定是如此。

  “公主,你放心,那原香只是侧福晋,抢不了你的位置。”惠福晋看着她木然的表情,猜不出她的心情,只怯怯地劝慰,“你是公主,她是郡主,横也不必怕她,等她进了门,也不必客气。”

  “对对对,想不睬就不睬便是,”查哈郡王打圆场,“玄铎对公主其实一片痴情,这次不过是出于国事需要,迫不得已……”

  她该怎样回答?这突如其来的恶耗彷佛天外一闪而过的雷电,劈得她措手不及,她还能说什么?

  如果换了纳也主动揽下这桩“差事”,眼前这对夫妇会怎么说?应该会极力阻止吧?因为他们知道,和婉绝不会答应,固伦公主不可得罪。

  然而,却偏偏可以得罪她,两口子一齐来劝她……欺负她是没爹的孩子吗?

  心下一阵凄凉,终于明白,什么叫世态炎凉。

  此时此刻,最要紧的,就是强抑眼中泪水,不可泄露了悲伤的秘密。

  “阿玛和额娘不必担心,”东莹听见自己沙哑道,“她若来了,我自当视如姊妹,多加礼让……”

  她不是臭名昭彰的“恶福晋”吗?几时变得如此温柔和顺了?

  自幼在宫中见惯了那些嫔妃的际遇起伏,她从小就发誓,今生就算死,也不会与别的女人共事一夫,为何要违背自己的誓言?

  一切的一切,只因她太爱他了……爱到可以牺牲自我坚持,放弃强韧个性。

  大夫说,她今生难有子嗣,难道也要让他为此绝后吗?

  就算她再自私,也不能半点不替他着想……否则,他会怨她吧?

  不要等到爱情变成怨恨才去补救,不如现在就暂退一步——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样想着,心下也稍稍安定了些,但鼻尖仍然酸酸的,泪水随时而落。

  “阿玛、额娘,没什么事我去传晚膳了——”她想快快离开,在露馅之前。

  查哈郡王和惠福晋微微点头,东莹垂眸,迅速退出屋子,直奔到那廊道尽头的花荫底下,方才止步喘息。

  她好难过……真的好难过……从小到大,未曾有过这样的心情,就算知道自己不孕时,她也不曾这样难过。

  上苍刚刚赐予了她些许甜蜜,如今又要残酷地夺走,彷佛一会儿把她抛上云霄,一会儿又甩下来,跌宕得让人心惊。

  不如从未拥有,或许能好受些。

  “你答应了?”身后忽然传来低沉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回眸间,只见玄铎站在那里,蹙眉看着她。

  其实他一直候在查哈郡王窗外,倾听屋里的谈话。他多么希望她能当场拒绝,拿出昔日“恶福晋”的作风,哪怕只有一点也好——便可证明,她是爱他的。

  然而,她却前未所有的温柔和顺,点头答应。

  在她点头的一刻,他的心尖像落了雪,史无前例地冰冷。

  她还在想着大哥吧?就因未能忘情,所以心里愧疚,所以同意世上任何女子都会醋意大发的事……

  “你帮皇阿玛分忧,我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她努力让自己绽露微笑,“多一个姊妹,也免得我寂寞。”

  这个时候,她还能如何?使小性子、发脾气吗?一切无济于事,还会徒增他的烦恼,不如大方从容,至少不要给他太多压力。

  “你真这么想?”他凝视着她,缓步上前,“不会吃醋?不会难过?不会伤心吗?”

  “我哪有这么小气啊!”侧过身来,不敢看他,生怕露出破绽,“纳妾本就是极正常的事,别说你出身王族,就算一般平民小户,也有个三妻四妾的。”

  “跟别的女人分享丈夫,你真的乐意?”他忍不住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强转过身来,“看着我的眼睛,好好回答。”

  “玄铎……你怎么了?”东莹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难道不是你主动应承的?这会儿反倒像我逼你似的。”

  没错,是她逼的,若非想试探她的真心,他何必如此?

  本以为她会大发雷霆,亲自到皇上面前吵吵嚷嚷,阻止他纳妾,依乾隆的脾气,也断不会再为难他,没想到却是这番结局……

  他,真的要娶原香了吗?

  这着险棋,终究还是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觉得纳妾是一件极正常的事,不会吃醋吗?”他反反覆覆,垂死挣扎一般,想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假如,她此刻稍微流露出不情愿,他便会万分欣喜……然而,她镇定如常,甚至可以直视他的双眼。

  “没错,”东莹听见自己语气极平淡地道,“我不会。”

  就像遭到当头棒喝,玄铎有一瞬间几乎僵滞了。最后一块浮木从他眼前飘过,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即将窒毙……

  第9章(1)

  他刚刚离开,抑不住的泪水就像井喷似的,从她眸中涌出,站在这墙角下,也忘了该去传晚膳,怔怔地不知所措。

  他生气了吗?

  对了,他如此爱她,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模样,当然会生气……平静的反应全是为了他好,却惹来无端误会。

  但她依然觉得,这样的反应,是最好的选择——他气一气也就罢了,毕竟天下男儿没有谁不爱美色的。但如果她控制不住情绪,大加阻挡,将来他会恨她吧?

  任何时候,她都提醒自己是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所以吃再大的亏、伤再多的心,也要忍耐。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