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1页     心宠
  这样的侧福晋跟在玄铎身旁,她应该可以放心了吧?

  躺在竹榻上,闲闲读着一本书,忆起跟玄铎成亲的时候,天气还很冷,转眼已经夏天了,便觉得心中感慨。

  她闭上眼睛,脑海浮现他的样貌,假如,一直这样避而不见,这俊颜会不会渐渐变成模糊?

  他该不会永远扔下她不理吧?

  第10章(1)

  “公主、公主——”婢女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顾不得她正午睡,直奔到她榻间。

  “怎么了?”她知道,若非大事,一向行事规矩的宫婢断不会这样莽撞。

  “咱们额驸……出……出事了……”婢女气喘吁吁地道,“刚才王爷和福晋都进了宫,纳也贝勒也来了,这会儿一起聚在娘娘那儿,还请公主过去呢。”

  “到底怎么了?”东莹直起身子,“你且仔仔细细说与我听。”

  “奴婢在周边,也听没大明白,只说咱们额驸跟那原香郡主一同下了江南,没想到半路上原香郡主居然染了瘟疫,没两天人就不行了。”

  “什么?!”原香郡主死了这可……实在如青天霹雳。

  东莹瞪大眼睛,久久不能回神。

  “因为是大暑天,额驸来不及把尸身送回京里,又怕那瘟疫传染,所以便将原香郡主当地焚化掩埋。这原是正途,谁知却犯了回疆大忌,他们本来听说自家郡主给咱们额驸作小,就不大情愿了,这会更是怒极。他们头领派人上京来闹,说咱们额驸没照顾好郡主,要皇上给个说法呢!”

  “玄铎现在何处?还在江南吗?”她迫不急待地问。

  “昨晚回京,此刻被囚在宗人府里,等皇上发落呢……”

  宗人府

  未待婢女把话说完,东莹便胡乱披衣梳理,命人备轿。

  “公主,是去娘娘那儿吗?”

  “不,去宗人府。”

  没错,她要见他,立刻、马上。

  僵持了几个月,她不能再忍了,一听到他危难的消息,什么都可以立即放下了……何况,她本就没跟他赌气,避着他,只是怕彼此伤心而已。

  宗人府,她从小就最怕听到的名字,如今,为了一个男子竟能有如此勇气,独自擅闯。

  宗人府主事一听到她驾临,便亲往大门口迎接,其实无非是想阻止她入内而已。

  “我要见玄铎贝勒。”东莹开门见山地道。

  “公主,不知是否有皇上手谕?”主事道,“否则,小人不敢作主。”

  “怎么,我堂堂和硕公主,要见自己的丈夫,还要得到你的许可吗?”东莹摆出强硬架式,咄咄地说。

  已经很久,她没这般跋扈了,心里很清楚,只要她如此张扬,便是虚张声势的假装。

  “不敢……不敢……”主事垂眸,连忙避开一边道路,让她通过。

  东莹快步前行,一迳来到囚室,才下了台阶,鼻尖立刻酸了,只觉得眼眶里有什么在转动,碰一碰就要落下来。

  玄铎、玄铎,几个月不见,怎么变得如此模样?

  本来修长并不壮硕的身子,此刻越发单薄,看上去像一片孤影在昏暗中洒落,彷佛她的幻觉。

  他听见脚步声,猛然抬眸,直直地盯着她,对于她的忽然出现,他亦始料未及,不敢相信。

  “玄铎……”东莹缓步上前,轻声唤道。

  两人之间,隔着整面墙的囚栏,把彼此的面孔划裂成千万道,距离这么近,却又感觉这么远。

  她有一种冲动,想上前拥着他,可是只能这样隔栏说话,疏离得如同初次相识。

  “现在你满意了吧?”等了这么久,暌违几个月,从冬到夏,等来的居然是他这样的一句话。

  “什么?”东莹怔怔的,怀疑自己的听觉。

  “娶了原香郡主,却落到这样的下场,你该很高兴吧?”他涩笑,“都怪我自作自受,对吗?”

  “你……”她一口气堵在心间,却知道现在不是耍小孩脾气的时候,“不要玩笑了,眼下正经的,是把事情说清楚,求皇阿玛安慰回疆使者,了结这桩麻烦——”

  “玩笑?”玄铎忽然仰天大笑起来,“什么是玩笑?什么是正经?公主,你几时变得这么迂腐了?从前我喜爱的那个东莹,那个性格爽快、不拘世俗的东莹,到哪里去了?”

  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变了吗?如果真的变了,也是因为爱他而改变的。

  为了他,她收起所有的锋芒,冒充温柔和顺,只为了两人的漫漫前路能够走得更加顺利。

  为什么,他就不了解她的心呢?

  “我真的很怀念从前的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骂人就骂人……”玄铎深邃地望着她,“还记得那次在祁阳殿,你当众提剑要杀我的事吗?这样的情景,现在想起来,更觉得弥足珍贵……”

  她侧过身去,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否则真要当着他的面落泪了。

  此刻的万千心情,像漩涡一般在胸中激回,让她久久不能停止微颤。

  “为什么你不问我?”他冷不防道。

  “问什么?”好容易,才让语调不带一丝楚涩。

  “为什么我要忽然试探你。”

  呵,这个问题,她一直想问,到底自己哪里得罪了他,非得如此折磨她……可始终没有问出口。

  “和婉说,你一直没对我大哥忘情。”终于,他道出实情。

  “和婉?”她没料到竟是如此答案,“你……居然信她?”

  “不,我不信她,”他摇头,“可我向来是一个多疑又小气的人,看到你在花园跟大哥聊天、微笑,我就疑心。东莹,成亲这么久了,你却从来没有说过——你喜欢我。”他还是没说出披肩的事。

  她没说过吗?

  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说了千遍万遍,为什么他会这样问?即使她真的忘了,难道从她的举手投足、眼角眉梢,他感受不到吗?还用得着说吗?

  她亦以为,他从不在乎这些,这个素来邪笑着的男子,应该不会在乎此等虚言……然而,他竟如此小气,完全不似他豁达的外表。

  或许,在这场纠结的爱恋中,他们两个都变了,刁蛮的她努力让自己柔顺,豁达的他却变得多疑——所有的一切,只因为他们彼此相爱。

  东莹深深叹息,眼泪释放般淌下来,没有再说什么,她转身而去。

  她知道,他一定立在原处,怔怔望着她的背影,复杂的眼神满是落寞与孤伤。

  现下说什么也安慰不了他,她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办,来化解这场冰封危机。

  她走了?

  原以为她还要多说几句话,至少与他反驳争论几句,然而她就这样默默无言地离去了……

  玄铎的心顿时像坠落的流星一般,落寞不已。

  好不容易盼着她主动来了,何必故意说那些气话?这几个月来,他没有一刻不在思念那张如花容颜。

  她彷佛清瘦了许多,昔日晶灿的眸子失去光辉,黯然凄楚,让他一见之下,不由得后悔与她赌气。

  这下好了,她走了,是真的生气了吧?假如从此她再不理他,都是他活该!

  玄铎坐在蒲席上,垂眸发起呆来,只感到日影自那窄窄的窗口射进来,没过多久,便偏了西,渐渐淡去。

  这时,他又听到脚步声,脸上情不自禁,露出欢喜,以为是东莹又折了回来——但回头看时,却倏忽失望。

  来者却是董思成。

  “怎么,贝勒爷不想看到我?”董思成瞧见他不甘愿的神色,笑道。

  “董先生,难为你来探望,”玄铎起身,微微颔首,“想必皇上已经做出裁定了?”

  “贝勒爷不愧是聪明人,”他答道,“皇上说,贝勒爷可以回府去了。”

  “什么?”就这样轻易地放了他?没有半点惩罚?

  “皇上已经跟回疆的人说明了,原是暑天里尸身腐坏,迫不得已才那样做,并非不尊重回疆礼仪,实在不能怪罪贝勒爷。”

  “可……回疆的人就这样认了?”玄铎越发愕然。

  “这由不得他们认不认,皇上说,最多闹些战事,咱们大清也奉陪得起。”

  “为了我,皇上他……”居然不惜兵戎相见?没道理啊,皇上几时变得如此疼爱他了?何况乾隆若真的不畏回疆,当初也不会为安置原香郡主的事百般头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贝勒爷别猜了,”董思成已经度到他几分心思,“这次皇上开恩,只因东莹公主前去求情。”

  “什么?!”错愕的人霎时僵住。

  本以为,她是气恼地离开,没料到她居然一跨进宗人府就直奔宫中替他求情……亏他还如此讽刺她,伤了她的心……

  “她去求情……皇上就答应了?”不敢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凭他的直觉,一定另有隐情。

  “没错,”董思成浅笑着,“皇上自然不会轻易答应,只因为东莹公主拿出了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玄铎眉间一蹙。

  “东莹公主十五岁时,皇上说是及笄之年,要送她一份厚礼,便赐了张空白的圣旨给她,盖了御印,说无论她日后要什么,只需自个儿写上去便成。没想到,她不求封赐、不求钱帛,也不留着将来有个万一……为了救你,居然拿了出来。”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