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2页     心宠
  董思成敛去笑容,深深地瞧着他,意味深长地道:“贝勒爷总疑心公主对你的感情,敢问到了这关头,你还不明白她的心思吗?她若不喜欢你,早把这圣旨拿出来改嫁了,还等到现在?”

  没错,她这一生也不知有多少次是用得着这圣旨的,比如在她嫉妒妹妹得到固伦公主封号的时候,比如和婉夺走她初恋的时候……可无论再怎么难过,她终究没有动用这件秘密武器,唯独,为了他。

  所以,对她而言,今生最重要的事,便是保他平安吗?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同意他纳妾……一定不是因为不爱他、不在乎他,一定有别的更隐秘的理由,让她可以如此默默忍受,无论如何,一定是为了他好。

  他不该那样恶意地猜忌她,凭着这些日子对她的了解,他还有什么可疑惑的……他,真是太傻了、太不该了!

  “董先生,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玄铎忍不住脱口道。

  “当然,随时都行。”董思成回答。

  话音未落,他已夺门而出,不愿意再浪费一刻,已经蹉跎了这许多时日,他不能再等了——

  乾隆答应,晚膳前就放他回来。

  已经有多久,没回查哈郡王府了?推开退思坞的门,彷佛已经隔了好几世了。

  这里,与她前尘的记忆还是一模一样,坐在窗前,那碧水萦回,落英纷纷,依旧如常。可是,她与玄铎之间,却已经历了生死……

  墙上挂着玄铎昔日为她绘的“美人凭栏图”,记得当初她在那隔岸柳林丛中,添加了一抹身影——那是一名青衣男子,与凭栏美人遥遥相望。

  这个秘密,他可曾察觉?应该没有吧……否则他会明白她的心思,还怎会跟她斗气到此?

  奇怪了,他已另娶新人,为何此图仍然悬挂在此,似乎不曾移动,他不怕新娘子看了不高兴吗?

  是了,新婚过后,他们便到江南游玩去了,想必此间搁置,他也就忘了……

  将图取下来,抚在手中,细细观看,昨日种种涌上心头,引得她又要落泪。

  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她只当是婢女到了,头也没回便道:“你们去池子里采些藕花来,用那琉璃瓶子装了,送到这儿来,额驸他最喜欢闻这藕花的清香,一会儿他回来了,定会欢喜——”

  身后没人回答,她只当婢女静静地听着,于是又道:“晚膳准备几样额驸喜欢的小炒吧,比如竹芛条、南瓜花什么的,他这人怪着呢,不大爱吃肉,你们吩咐厨房,以清淡为宜,再备些时令水果来——”

  身后仍没有声音,东莹不觉诧异,猛然回眸,登时瞠目,愣在那里。

  玄铎……

  他、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居然一声不响的立在门槛处,悄悄看着她,脸上……似乎有一抹笑意。

  “看来是分别太久了,你连我的脚步声都不认得。”玄铎上前,缓缓道。

  这又是在责怪她吗?认定了她不爱他,无论犯什么小错,都变成了天大的罪过……

  “贝勒爷大安了,”她忍不住哽咽,“那我也该去了,免得碍眼……”

  刚想从他身旁掠过,却被他一把抱住,拥在怀中。

  强烈的体温迎面而来,紧紧包覆着她,让她的眼泪融了似的,滴落不尽。不,是整个人都化了似的,软在他怀里,也忘了挣扎。

  想念这样的时刻,已经好久了……多少个夜里,她卧不能寐,便紧紧抱住被子,幻想是他……

  忍不住抡起拳头,猛捶他的胸口,像在责怪,又像在撒娇。

  玄铎也不还手,就任她这样打着,十下八下之后,看她消了气,忽然将那双纤纤素手掰开,搁在自己的腰间,微笑的俊颜贴上她的面颊。

  “你既然有那件宝贝,怎么不早告诉我?”他玩笑地问。

  “那张圣旨吗?”想必,他已从董思成那儿听说了吧?“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若你把我欺负惨了,我还要用它来要你的命呢!”她一边垂泪,一边赌气道。

  “可惜现下你已经把它用了,”玄铎莞尔,“再没东西可以治我了。”

  “那我就亲手一刀杀了你!”她呶呶嘴。

  “你舍得吗?”他嘻笑地道。

  “呸!”东莹一把将他推开,瞪他一眼,“我现在就取刀去!”

  第10章(2)

  “取我的命容易,不过有一件事,我得先告诉你。”他却道。

  “什么事?”她故意板起脸。

  “关于……我为什么要娶原香郡主。”他收敛神情,正经地说。

  “不是为了气我吗?”这个答案,她早就知晓。

  “不只如此,”玄铎颔首,“还有另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没来由的,她倒吃起醋来——本以为一切是为了她,竟还有别的?

  “还记得我带你去过的曲馆吗?”他突道。

  “记得啊,不就是你们京中才子风流快乐的地方吗?”给他一记白眼。

  “呵,是谈论国事的地方,”他纠正,“我从前在那儿,认识了一个汉人,与我一般年纪,志趣十分相投,我曾说过,他若有难事,可找我帮忙,没想到半年前,他倒真的开口求我。”

  “这跟原香郡主有什么关系?”东莹凝眉,怔怔听着。

  “他竟是原香郡主的表哥,与她自幼感情深厚,就像——我和你一样。”他话中有话地道。

  “呸!”东莹不由得双颊飞红,当下明白了他的意思,以及事情的大概。

  “本来,我是为了气你,并不打算真的娶那原香郡主,但她表哥亲自来求我,想带她私逃,于是我便想出这一石二鸟之计……”玄铎顿了顿,终于透露,“此刻,他俩想必已在江南寻了个清幽处,拜堂成亲了。”

  “她……没死?!”东莹大大惊愕。

  难怪要将原香郡主的尸身找个藉口焚化,因为她根本就还活着,这是躲避朝廷与回疆耳目唯一的办法吧?

  “这件事,我可只告诉你一个人,从今往后,为夫我的性命可真的攥在你手里了。”玄铎道。

  东莹万万没料到,还有这其中隐情,骇然半晌,不能言语。

  “你可知道,为夫我有多可怜——”他恢复玩笑的神情,摩挲着她的背脊,“跟原香郡主做了这么久的假夫妻,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样子,越发想起我俩成亲的那会儿……”

  “呸!”东莹再度骂道,“你活该!”

  “寂寞了这么久,我现在五脏六腑里全是火,”他凑近她耳边悄悄道,“慾火……快替我解解。”

  “你作梦!”她抡起拳头再度打他,却被他拦腰抱起,送到榻前。

  修长的身躯密密实实压下来,她顿时心跳如狂,全身酥麻,胸前高低起伏,像要窒息了一般。

  “为什么你要答应?”玄铎抚着她的发丝,凝视着她的眸子,低低问。

  “什么?”她此刻脑中一片空白。

  “我纳妾的事,你为什么要答应?真是为了跟我赌气?”他道出长久以来纠结于心的迷惑。

  “你猜呢?”她反问。

  “我猜,一定有什么隐秘的原因,并非你不在乎我……”他眼前有无限怜爱,“是为了我的前途吗?”

  一半一半……更因为她不孕的事实。

  要告诉他吗?忍了这么久不坦白,在这欢喜欣悦的时刻,她该说出来杀风景吗?

  忽然,她决定继续缄默。

  她并不认为,爱一个人就要凡事都告诉他,徒增他的烦恼,让他为自己悬心,她向往的爱情,就像一叶扁舟,泛于平静的湖上,水流不疾不徐,只要能承载两人即可。

  诸多的秘密,完全可以压于湖下,藏于无形。

  但他如果自己发现,她也不会刻意隐瞒,就像那美人图中,她绘了他的身影,有朝一日倘若他瞧见了,她会笑着承认。

  她笃信,任何时候,他都不会真的生她的气,因为他是这样的爱着她……

  “玄铎,无论我的目的是什么,你都要相信,在这个世上,我只爱你……”凑到他的耳边,她柔声道,“无论我从前在乎过谁,今生,他都比不上你,永远也比不上了。”

  “好,我不再问了,”他微笑,“从今往后,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再猜疑。”

  唇吻偷袭而上,封住她的玲珑小嘴。

  爱一个人,其实毋需听她的多加解释,从今往后,他亦不会再人忧天,自寻烦恼。

  “第三试,从琴棋书画中任选其一,如今,我已想好题目了。”查哈郡王坐于堂上,朗声宣布道。

  “阿玛,不是我小气,”和婉反对,“玄铎贝勒才从宗人府放出来,此事是否该搁一搁?万一又惹出祸来,咱们岂不白折腾了?”

  “皇上说了,玄铎的事已经了了,”查哈郡王露出不悦的神色,“立世子一事不能再耽误了,谁再无理阻拦,休怪我得罪!”

  和婉低头,知道公公动怒了,不敢再出声。

  “两位公主都会弹琴吧?”查哈郡王又道。

  东莹与和婉不解其意,微微点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