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6页     心宠
  “你想不想听曲?”他忽然道。

  “怎么,你要给我唱曲吗?”东莹没好气一笑。

  “吹笛子,如何?”他自袖中掏出一支短笛,试了几个音,还算清悦悠扬。

  “好啊,那你就吹吧,我听着。”她闭着眼睛,淡淡道。

  他微笑,低头继续,笛声像一道风,穿堂而过,轻抚她的皮肤,让她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

  世上的曲子听得多了,比他技艺高超的数不胜数,但她却从来没有过这样感觉,彷佛音律在心尖上洒落,扇着如蝶的翅子,让她无法平静。

  她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情景中沐浴,有些害羞,却又……十分惬意,彷佛中了他的咒语一般,无法自拔。

  一曲终了,只剩水声,在她四周微荡。

  “吹得不错,”本以为他不学无术,原来却是通音律之人,“这曲子叫什么名字?以前没听过。”

  “不错吗?”他收起短笛,似乎又笑了,“这曲子——是我所作。”

  “你?”她不禁愕然,“骗人!”

  “信不信由你。”他并不介意,“十岁那年,我随父亲到江南游玩,路过一处山坡,开满了紫色的野花,我就写了这曲子,它让我有风的感觉。”

  呵,没错,就是风。

  如她所感,彷佛在深宅大院里看到了旷野的景色,虽无复杂华美的音韵,但已足够宜人。

  这一刻,她终于相信,此曲是他所作,因为其中意味,他深深懂得。

  “我说,你今日前来,不会是为了送花包、吹笛子这么简单吧?”东莹挑眉。

  “公主真聪慧,”他坦言答,“其实是皇上差我来的,他老人家说,若不求得你的原谅,就把我降回贝子。”

  “原来是为了封号!”她轻哼,“怪谁呢?若不是你在大厅广众下宣扬闺阁隐私,我也不会动怒,皇阿玛也不会知道我们不和。”

  “你以为我希罕这贝勒爷的封号?”玄铎讽笑。

  “那你是为什么?”

  “真不明白吗?”他话里有话地道,“为何我当众宣扬你我的私事,惹你生气?”

  “为何?”她傻怔怔的,依旧不明所以。

  “好好想想吧——”他并不回答,“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答案。”

  这家伙,干么如此神秘?吊她胃口!东莹嘟着嘴,瞪着他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

  “我要出浴了!”她朗声道,“你快回避吧!”

  玄铎噗哧一声,“你沐浴我都没回避,何况出浴?”

  他打算赖到底了?真没见过这样的厚脸皮,让她甘拜下风……东莹叹一口气,披上长褛,掀帘而出。

  他侧目,直盯着她,忽然一言不发。

  “本公主漂亮吧?”东莹真想给他一拳,“美人出浴,把你看傻了?”

  “你……”他蹙眉,“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端端的……”

  “少装神弄鬼,我怎么了?”她高傲地昂起头。

  “这些小红斑是哪来的?”他不由得一把抓住她的腕,仔细端详。

  “什么小红斑……”东莹定晴一瞧,不禁惊出声来。

  方才在浴室里,光线昏暗,雾气氤氲,她没发现,不知何时全身都长了疹子,浑然不觉。

  她心中一慌,连忙冲到镜前,却见双颊也同样泛红,密密麻麻一片细点,花容月貌变成鬼见愁。

  “啊——”东莹捂着脸一声惨叫,“玄铎,你好毒!就跟你吵了两句,需要这样害我,毁我容吗?”

  “你以为是我所为?”他肃然地道。

  “肯定是那些干花的问题!”她大嚷,“你别赖……”

  “不管你信不信……”他的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低沉,“这些干花,是你妹妹叫我送来的,我只想讨你的好。”

  “和婉”她身子僵住,“是她?”

  “或许这泉水不太干净……”

  “不,”这一次她却道,“是她——和婉。”

  此言一出,连她自己也骇然,彷佛隐藏在内心深处不愿触碰的东西,终于揭示出来,她最不想面对的秘密。

  玄铎一怔,难以置信地盯着她,霎时,彷佛懂了。

  这一刻,天地之间,他是唯一懂她的人。

  和婉依旧是她记忆中天真无邪的模样,一脸纯净笑容,此刻坐在假山石上,抛着鱼食,抚掌大笑,灿烂无比。

  关于这个妹妹,她其实从不了解。虽然相伴长大,但没未说过推心置腹的话语,表面和乐融融,实则万分疏离。

  她的红疹,一时半会儿难以褪去,经御医诊治,的确是那些干花的原因。

  有些事情,她不愿往坏处想,但临到头来,却不得不面对。

  “姊姊——”和婉远远地看到她,堆起微笑,“病还没好,怎么就出来吹风?”

  “不碍事,”曾经,她觉得妹妹的笑容那般可爱,此刻,却不寒而栗,“御医说,这些疹子会自行褪去,不痛也不痒,就是难看点罢了。”

  “姊,我真对不住你,”和婉一脸歉疚,“在街上闻见那些干花挺香的,我就买来了,也没细看,让你受害了。”

  “好端端的,怎么想到要送我干花?”东莹不动声色地问。

  “那卖香的人说,这些干花有催情之效,我想着你跟玄铎贝勒一直不太和睦,所以就买了来,特让他送去……”和婉吐吐舌头,“我是不是太多事了?”

  东莹并不回答,只是望着湖水,沉默半晌。

  “和婉,还记得从小到大,你都送过我什么吗?”她忽然道。

  “嗨,我哪里记得清呀。”和婉莞尔道。

  “十四岁的时候,我俩同时看中了西南进贡的一块衣料,最后,你让给了我。谁知,我拿回屋中打开一瞧,上面全是小窟窿。你说,是被老鼠咬破的。”

  东莹缓缓回忆,“十六岁的时候,我俩又同时看中了江西进贡的一对瓷瓶,最后,还是你让给了我,我依旧不疑有他,打开盒子,却发现全然变成了碎片……”

  “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和婉脸色微变。

  “这一次,你送我干花沐浴,我却全身长了疹子,”东莹盯着她的脸庞,一字一句地道,“真有那么巧吗?从小到大,你送过我三次礼物,三次,都是不好的结果——”

  “难道我是存心的?”和婉不由得嚷着,“姊姊,我何必要害你?”

  “对啊,你何必要害我……”东莹只觉得伤感,“论父母的宠爱,宫中的地位,我哪里能比得上你?就算嫁人,也不如你……”

  “既然如此,姊姊为何怀疑我?”和婉镇定道。

  “因为你恨我吧?”东莹低沉地说,“我的存在,对于你来说,无疑是个耻辱。本来,你是深受皇阿玛宠爱的固伦公主,却因为我这个身份不明的姊姊,让宫中上下窃窃私语,指指点点;本来,以额娘的受宠程度,完全可以被晋封为‘皇贵妃’,甚至皇后,却因为我的存在,不敢与其他妃嫔相争——你一直觉得,我是你和额娘的绊脚石,对吗?”

  一席话说得痛彻心肺,以至于缄默之后,东莹仍感到心尖悸动。

  和婉终于不再假意微笑,收敛花容,目光变得冷凝。

  “没错,”她说,“你倒不傻——我的确恨你。”

  第3章(2)

  “可我们……毕竟是姊妹……”臆想中的,跟亲耳听到的,感觉截然不同,就算做好一切准备,仍旧觉得难过至极。

  “谁跟你是姊妹?”和婉讽笑,“你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是额娘此生的毒瘤,只可惜,她不忍心将你除去,让你存活在这世间,沦为笑柄。”

  “那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你何必理睬我?何必还要跟我嫁入同一户人家?”东莹紧紧掐住自己的掌心。

  “因为我知道,你也喜欢纳也。”和婉淡淡答。

  “所以你就向皇阿玛提议要我嫁给玄铎?”东莹一怔。

  “对啊,否则你又要跟我争。论美貌才学,我是比不过你,纳也定会喜欢你的,所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

  天啊,这就是她的妹妹,为何,却有这样一副蛇蝎心肠?

  东莹只觉得头有些眩晕,脚下轻飘飘的。

  “最近我又得罪你了吗?”她沙哑道,“为何要让我染上红疹?”

  “哦,怪只怪皇阿玛对你太客气,居然让你去接待公使夫人。”和婉一笑,“只好委屈姊姊几天,让你暂时无法见人。”

  “原来,你想代替我。”东莹恍然大悟。

  “没错。若不是那日皇阿玛可怜你,这美差怎会轮到你?”

  “怪了,堂堂和婉固伦公主还希罕那些洋玩意,将此事视作美差?”

  “我才不希罕那些洋玩意,我只是想为自己的丈夫争一个前程。”和婉朗声答,“纳也年纪不小了,不能一直待在护军营里,我也不喜欢他整天舞刀弄枪的,礼部正好有个空缺,我已跟皇阿玛说了,皇阿玛却要对他先做一番考量。此次与大不列颠公使洽谈通埠一事,便是考题。我若能陪伴公使夫人,总能探知些有利消息,告知纳也。”

  她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