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心宠 > 无良福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心宠
  不知为何,却忽然羡慕和婉,能够为自己的丈夫尽心竭力,出谋划策,而她呢?虽有配偶,形同虚设,更谈不上执子之手,志同道合。

  “公主真是天真,以为这样做真能助我大哥?”忽然,一个声音自身后传来,出人意料。

  东莹在回眸之间,看到玄铎的笑容。他缓缓靠近,让她的心忽然踏实起来。

  要知道,方才她多么旁徨无助,一直视若至亲的人竟如此恨她,就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体中抽离了一般……但此刻,看到他,就彷佛看到了船岸。

  他是她的丈夫,无论多么讨厌他,“丈夫”这两个字,便是女子的依靠。

  “只希望公主不要再为难我的福晋了,”玄铎低沉地道,“否则,我不能保证公主将来的安全。”

  “你……”和婉脸色大变,“是在威胁我吗?”

  “呵,礼尚往来而已。谁要让我的福晋一时不高兴,我也要让她一时不高兴。”玄铎淡淡看她一眼,握住东莹的手,回头便走。

  愣怔的东莹就这样任由他牵着,穿过长长的廊道,一直默默无言,在花明柳暗的地方,终于停下脚步。

  “我现在终于知道了,”玄铎涩笑,“小时候,你为什么打我。”

  “呃?”她不解其意。

  “原来,你在宫里的日子并不好过,所以生性敏感,用嫉妒掩饰自卑,用骄傲掩饰脆弱。”他轻抚她的发丝,语意中,有无限怜爱。

  东莹只觉得这瞬间眸中蕴满了泪水,侧过身去,不想让他觉察。

  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了解她,就算是母亲,也时常误会她。可是……他却懂得。

  这个她一向憎恶的男子,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握住了她的手,给予了一番慰藉的话语。她会涌泉感激,偿还滴水的恩情。

  “放心,”他低柔地道,“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我的福晋。”

  奇怪,明明跟他并不熟悉,为何一颗心却跟他贴得这样近,似乎可以听到彼此内心的告白,就像,听到他的笛音。

  每日的晚膳,是查哈郡王府一家齐聚的时刻,只有在这时候,东莹才会看到查哈郡王和他的妻子——惠福晋。

  查哈郡王是乾隆的表弟,虽不姓爱新觉罗,却为上三旗显贵。乾隆亦十分倚重他,每有烦恼,或许不会向亲兄弟倾吐,但定召查哈郡王前往。

  惠福晋并非玄铎生母,她一生最大的骄傲便是纳也这个儿子,但她对玄铎并不算太差,至少每每用膳时,会亲手夹一只鸡腿,放进玄铎碗里。

  每一天,府里的气氛便会随着查哈郡王的表情而改变,若他下朝归来,笑意融融,全府上下便吁一口气,若他愁眉不展,府中亦是窒息。

  在东莹眼里,查哈郡王是一个比乾隆更难以捉摸的人,身为儿媳,她却并不想上前取悦讨好,因为她有一种隐隐的感觉,查哈郡王的意志不受任何行为左右。

  今天,府中的气氛十分冷凝,因为查哈郡王刚从宫里回来,彷佛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让他一筹莫展。

  “王爷,怎么了?”惠福晋担忧地问,“趁着全家都在,不如说出来,或许两个儿子可以分忧。”

  “自从两位公主嫁入我郡王府,承受天恩,本无甚烦心之事,”查哈郡王终于缓缓道,“只是近日圣上有虑,我身为臣子,也随之难安。”

  东莹听得出,查哈郡王这是在向她与和婉求救,否则国家大事,一般不让女子知晓。

  “阿玛尽管说吧,”和婉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讨好地笑道:“有什么儿媳能帮得上的,自当效劳。”

  “今日圣上召我入宫,提起了一个人。”查哈郡王轻叹。

  “谁?”纳也问。

  “董思成。”

  “董思成?”纳也眉心一蹙,“他不是雍正爷年间汉籍名士?”

  “就是那个因三皇子受到牵连的董思成?”连惠福晋都知晓,可见此人当年名气之盛。

  “皇阿玛提此人干么?”和婉挑眉,“他是乱党吗?”

  “正相反,”查哈郡王道,“此人是大贤隐士。雍正爷年间,曾拜为三皇子府上宾客,替三皇子出过不少良策,可惜三皇子死后,此人便归隐民间,一直卧伏不出。”

  东莹听得一知半解,但也隐约知道,所谓“三皇子”,便是乾隆的哥哥,弘时。雍正五年,弘时因“放纵不谨”,削宗籍,赐死。

  不过,这个“放纵不谨”听上去怎么都像杀人的藉口,就算有过,罪不至死吧?

  “皇上怎么忽然想到此人?”惠福晋迷惑道。

  “皇上一直惦念此人才华,可惜他曾是三皇子所拜宾客,又自绝于朝廷,皇上就算惜才,也无可奈何。今日,皇上再度提及此人,问我是否有法子能召此人为朝廷效命。”查哈郡王不断摇头,“这可难煞我了,我与此人素未谋面,何德何能,召他为朝廷效命啊?”

  “所以,阿玛您是想让我们进宫求求皇阿玛,推掉这份差事?”和婉机灵地道。

  “公主若能相助,查哈感激不尽!”

  “阿玛言重了,”和婉笑道,“身为儿媳,应该为查哈郡王府分忧的。”

  “依我看,阿玛倒不必推掉这份差事——”一旁的玄铎却破天荒地开口。

  “什么?”四下皆惊,一齐望向他。

  “皇上要召此人出山,碍于他曾为废皇子所用,断不会任他为官,估计是想让阿玛您再度拜他为宾客,遇到朝中疑难事,向他请教。”玄铎饮一口茶,悠悠笑道,“这样很好啊,等于从此以后国家大事皇上要向阿玛您请教,我门定当更加显贵。”

  “你以为我不希望这样吗?”查哈郡王苦笑,“要请得动他才是!”

  “对啊,否则应允了皇上却劝不动他,就是办事不利。”纳也担忧道,“皇上若迁怒下来,便不好了。”

  “阿玛放心,我知道此人在何处,也有十分的把握能请动他。”玄铎道出惊天之语。

  东莹瞪大眼睛,忍不住自桌下踢他一脚,提醒他别说大话。

  玄铎对她抿唇微笑,还以神秘眼色,彷佛一切胸有成竹,就算有险,也会化险为夷。

  “你能请得动?”查哈郡王第一次正眼瞧这个浪荡儿子,“别唬阿玛!”

  “若我办到了,阿玛怎样奖赏?”玄铎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查哈郡王当即点头。

  “我……”他停顿片刻,目光移向和婉,恶作剧一般,“我要礼部那官缺。”

  “什么?”和婉惊得跳起来,“贝勒爷,你在开玩笑吧?”

  “公主,记得那日我在鱼池边跟你说过的话吗?谁要让我的福晋一时不高兴,我也要让她一时不高兴。”他跷起二郎腿,逍遥地道。

  他是在替她报复吗?

  东莹只觉得一颗心顿时停住,随后,是更大震荡的弹跳。

  从小到大,她不知“宠爱”为何意,但此时此刻,她终于懂了……他如此行为,便是对她最大的宠爱,彷佛亲手摘下了花蜜,喂进她的嘴里,让她品尝到弥足珍贵的滋味。

  一直以为,他是靠不住的纨子弟,没料到还有这替她遮阳蔽日的一天,就像飞鹰展开了划过长空的翅膀。

  鼻尖酸酸的,她又开始想掉眼泪。

  “阿玛,不可啊——”和婉嚷着,“礼部那官缺,说好了是给纳也的!”

  “这……”查哈郡王犹豫,“玄铎,不如这样,我再另替你谋一份官职……”

  “不,我就要礼部那缺,”他笃定道,“假如大哥也看中了,不如与我一较高下,谁若先劝得董思成出关,谁就算赢。”

  他从不曾如此,自幼一直藏匿锋芒,不曾与兄长相争,但今天,为了一个女子,他终于拔出了剑鞘。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就连东莹也难以置信,望着那肃然俊脸,似乎眼前变了一个人。

  第4章(1)

  车轮停住,打起帘子,分明置身于闹市之中,却是一处闹中取静的宅院,屋角的几枝花淡雅而开,隐约中,听到流水般的琴音。

  “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东莹步下马车,满脸腹疑。

  “对啊。”玄铎跟在她身后,淡淡笑道。

  “还以为是陪我买胭脂水粉呢,”东莹侧睨他,“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还记得昨儿我说的话吗?”他反问。

  “晚膳时说的那些?”东莹不由得愁眉微蹙,“你啊……干么强出头?吓唬吓唬和婉就行了,非把自己也搅进去。”

  “是在为我担心吗?”他却无比开怀,深深望着她,“若能得你关怀,死了也值。”

  不管这话出自肺腑,还是随口的花言巧语,她承认,听在耳里……无比动人。

  “别拿这话哄我!”东莹啐了一口,“我可不是你从前那些女人。”

  “现在是想跟我打情骂俏吗?”他哈哈笑起来。

  “呸,没个正经,”东莹背转身去,不睬他,“到底来这儿干么?没事我先走了。”

  “这是‘妓馆’。”他忽然坦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